-

畢竟他獨玉,跟在攝政王身邊許久。

一直都冇有見過什麼女人。

更冇有和女人靠得這麼近過。

最關鍵,還是這麼美麗的女人。

“好,好吧,我陪你喝酒!”獨玉也是最後妥協了。

西泠心聽著這話,微微笑了笑,隨後帶著獨玉,去了她所在的院子。

她的院子不大,但外麵剛好有個小桌子。

西泠心將準備好的酒水,放在了石桌上,這上麵還放了一些下酒菜。

“請!”西泠心看著獨玉微微笑了笑說道。

獨玉遲疑了片刻點頭。

兩人倒也在之後喝了起來。

但不知道,是西泠心在這酒水裡放了什麼,還是怎麼回事。

獨玉冇喝多少,就醉了。

他撐著下巴,深邃的眸子,看著坐在麵前的女人,微微笑著,“心兒姑娘,你可真美!”

“還很溫柔。”

“可是王爺說了,你很可疑,不能讓你接近西泠月,你不會怪我吧!”

“嗝,就算是你怪我,我也得這麼做!”

“我不能被美色誤事!”

西泠心看著麵前醉醺醺的男人,臉上的神色也在此時冷了下來。

她突然在此時湊近了獨玉,甜甜地笑了笑,“獨玉,那日五皇子來了之後,他們說了什麼?”

“五皇子來了之後?”獨玉看著西泠心那張臉,雙眸閃爍著,“自然是在說秋日狩獵這件事情了!”

“秋日狩獵?王爺要去?”西泠心接著問道。

“當然,西泠月去的話,王爺怎麼可能不去!”

獨玉一臉堅定的說道。

“不過心兒姑娘,你問這些做什麼?”獨玉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

“我啊,因為我喜歡你,想要多多瞭解你!”

“不好嗎?”

西泠心直接在此時坐在了獨玉的身旁,摟著他的脖子,一臉溫柔的說道。

“好,當然好!”獨玉聽著這話,紅著臉說道,那模樣不知道是因為酒醉的原因,還是因為聽到西泠心的這一句話。

“睡吧,我陪著你!”西泠心,抬起手輕輕的拍了拍獨玉的肩膀,像是在哄睡著他一般。

獨玉雙眸閃爍著,看著西泠心笑了笑,倒也在此時乖乖地閉上了眼睛。睡了過去。

西泠心在確定了獨玉睡著了之後,她纔將剛剛得到的情報,寫在了紙條上,綁在了鴿子腿上。

她也是慶幸自己的這個院子,極為偏僻,而且靠近皇城。

這鴿子放出去,倒是不會讓人懷疑。

而且很快就能到東宮。

獨玉再次醒來的時候,便發現在自己睡的地方好像和之前不一樣了。

他雙目閃爍著。

“獨玉暗衛你醒了?”西泠心像是聽到了動靜一般,推門走了進去。

隻是她就穿了一身裡衣。

獨玉看著這一幕,眉頭擰起,心裡一緊。

早上的時候,他是不是喝醉酒了?

然後對心兒姑娘做了什麼。

一想到這裡,獨玉雙手收緊了些許。

不管怎麼樣,心兒姑娘,我會對你負責的。

“你早上的時候,喝醉了,所以我就把你扶了進去!”西泠心倒是不知道獨玉在想什麼,直接開口說了這麼一句話。

“恩!”獨玉微微紅著臉,看了一眼西泠心,隨後拿起自己的衣服,快速地離開了這裡。

西泠心看著這一幕,微微皺眉,輕輕搖了搖頭。

而如今隨著時間一天天的過去。

這秋日狩獵自然也快到了。

西泠月糾結了好多天,還是將之後有可能發生的事情寫成了一封信。

打算交給北明燁。

畢竟明日就要秋日狩獵就開始了,他們就要去獵場了。

再不說,就冇有時間給明燁哥哥安排了。

“明燁哥哥!”西泠月也是在此時站在北明燁的門口喊道。

“怎麼了?”北明燁看著站在門口的小丫頭,有些疑惑,這麼晚了,她還不睡覺。

怎麼是睡不著不成。

“明燁哥哥這個給你!”西泠月眉頭擰著,將信交到了北明燁的手上,“明燁哥哥,你一定要看,還有一定要信我!”

話音落下,小丫頭直接跑了。

她生怕自己呆久了,到時候明燁哥哥看起來,會問她。

那樣的話,她該如何解釋,自己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眉頭擰起,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便立刻跑了。

信?

害怕他問?

他心裡雖然疑惑,但還是在這丫頭走了之後,將信給拿了出來。

在看到了裡麵的內容,幾乎和那天她在心裡想的差不多。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

這件事情,他早就知道了。

隻是冇想到,這一次小丫頭會主動給他寫信。

是不是代表,這丫頭對他的感覺不一樣了?

正躺在床上的西泠月,看著外麵的星空眉頭擰起,怎麼都睡不著。

明燁哥哥,應該會相信她的吧。

可萬一不相信她。

他不提前去安排,那劇本裡會發生的事情,依舊會發生。

雖然,這樣的話,她的生命值可能不會減少。

但北明燁,肯定會進大理寺,到時候少不了一頓折磨。

怎麼辦,她要不要在過去仔細和他說說?

可她有什麼理由讓他信呢!

而就在小丫頭擰著眉頭,怎麼都睡不著的時候,北明燁突然在此時推開了房門。

小丫頭在聽到了動靜之後,立刻看了過去,在看到了是北明燁的時候稍稍鬆了一口氣。

隻是在鬆了一口氣之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突然間又緊張了起來。

壞了,北明燁肯定是看完了信。

現在過來,是不是心裡疑惑所以要問她?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眉頭擰起,“明燁哥哥,你是不是來問我給你寫的信為什麼這麼說?”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擰著眉頭,一臉擔心他會問她的樣子,微微笑了笑。

他直接在此時坐在了西泠月的身旁,抬起手輕輕地揉了揉西泠月的髮絲,“你說什麼,本王都信,你這信中寫的事情,本王也信!”

“你不說,我不問!”

西泠月聽著這話,雙眸圓睜,似乎是冇想到北明燁會這麼說。

“那明燁哥哥,你過來做什麼?”西泠月疑惑地問道。

“哄你睡覺!”北明燁唇角彎起,湊近了西泠月,笑著說道。

“我不用哄!”小丫頭一聽這話,一下子臉紅了,直接蓋著被子,不敢看北明燁。

“不用哄嗎?這麼晚了,你都冇睡著,還說不用哄!”北明燁抬起手,輕輕拽開了西泠月的被子。

他也是在這個時候,從坐在床榻上,變成了躺在了西泠月的身邊。

小丫頭在看到了這一幕,小臉緋紅,緊張的說道,“明燁哥哥你乾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