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怕,本王不做什麼!”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紅著臉,不好意思的樣子,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說道。

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

隻是看著近在咫尺的北明燁,她小臉緋紅,渾身滾燙,雙眸更是時不時的往北明燁的臉上看去。

她也是在此時往一旁挪了挪,似乎是想要和北明燁保持距離。

也想讓自己冷靜下來。

她小手放在被子上,微微閉上了眸子。

隻是在西泠月這麼做了之後,北明燁突然在這個時候一把摟過了西泠月。

西泠月整個人撞進了北明燁的懷裡。

她睜著一雙漆黑的大眼睛,震驚地看著北明燁,小臉像是煮熟的蝦一般,渾身緊繃著。

這是她第一次,這麼近地看著北明燁。

看著北明燁近在咫尺的俊臉,感受著他,一起一伏的胸膛。

和他身上的青草香。

西泠月的心莫名地跳動得更快的。

快得讓她冇有心思睡覺。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紅著臉,雙眸盯著自己胸膛的畫麵,唇角彎起微微搖了搖頭。

他側過了身子,麵對著西泠月,抬起手輕輕地拍打在她的後背,“閉上眼睛,睡覺!”

西泠月看了一眼北明燁,倒是在之後,乖乖照做了起來,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似乎是因為在北明燁的懷裡,西泠月的確很快就睡著了。

她嘟著小嘴,長而密的睫毛,捲曲著。

肉嘟嘟的小臉上,白皙的肌膚冇有一絲瑕疵。

整個人像是徹底的放開了一般,不斷地往北明燁的身上靠近著。

西泠月睡著了,可北明燁卻睡不著了。

他雙眸看著小丫頭的小臉,輕輕描繪著她的眉眼,“明日秋日狩獵,你放心,我不會讓那些事情發生,不會讓你擔心!”

“西泠月,你就是我的寶貝!”

“可為什麼,你像是什麼都不明白一樣。”

北明燁也是陪著西泠月許久,等這個丫頭徹底的睡著了。

他才起身離開了。

翌日一早,西泠月再睜眼的時候,自然是注意到了這身邊,根本冇有北明燁。

所以,昨天明燁哥哥真的就是來哄她睡覺的。

想到了昨天的畫麵,她小臉微微泛起了紅暈。

西泠月你在想什麼,怎麼還想要讓明燁哥哥一直陪著你睡覺不成?

小丫頭微微晃了晃腦袋,倒也在之後穿上了北明燁給她的那一件紅色的騎裝。

今日便是秋日狩獵,北明燁早就在門外等候好了。

西泠月穿著一身紅色騎裝,準備出去的時候,剛好碰到了西泠心。

“月姑娘,你今日這是?”西泠心眉頭擰起,像是剛好碰到西泠月一般微微笑了笑。

“去參加秋日狩獵!”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不知道為何,看到眼前的女人,西泠月根本不會設防,她總覺得眼前的女人,不會對她做不好的事情。

“秋日狩獵,月姑娘,我能一起嗎?”西泠心雙眸閃爍著。

“可以是可以,但是此事要明燁哥哥同意!”西泠月說道,“要不,你先隨我到王府外麵,問問?”

“好!”西泠心微微點頭。

王府門口。

北明燁坐在戰馬上,身後跟著獨玉。

他今日穿著一身暗紅色的長袍,腰帶繡著金絲,一頭青絲完成髻,那張俊逸的臉上,深邃的眸子一直都看著王府裡,像是在等著西泠月一般。

隻是在看到了西泠月和西泠心一起走出來的時候,他眉頭擰起,瞳色冷了下來。

這個心兒姑娘,怎麼過來了。

相比於北明燁在看到了西泠心的時候,眼眸冰冷。

獨玉在看到了西泠心之後,就會想起了那日的畫麵,他俊臉微紅,一下子不好意思了起來。

他還冇有和心兒姑娘說過要負責。

算了,下次吧。

“明燁哥哥!”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這是?”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心兒姑娘說,她也想去獵場!”

“所以可不可以一起?”西泠月睜著一雙大眼睛軟糯著說道。

北明燁那雙眸子,像是在此時能看透人心一般,雙眸看了一眼站在西泠月身邊的西泠心。

西泠心明顯在觸及到了北明燁這般直接的眼神,猛地低下了頭,看起來似乎是害怕他。

“這位心兒姑娘,你會打獵嗎?”

“會騎馬嗎?”

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不會!”西泠心擰著眉頭柔聲說道。

她現在的身份是露華樓的花魁,若是會騎馬,會打獵那就可疑了。

“既然什麼都不會,去獵場不是來添亂的嗎?”

北明燁一聽這話沉著聲音說道。

西泠心眉頭擰起,小手攥緊了衣角些許,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多說一句話。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眉頭擰起。

明燁哥哥,好像對這個心兒姑娘很凶。

心兒姑娘明顯想去的。

西泠月想到了這裡,小嘴嘟起,直接在這個時候衝著北明燁撒嬌了,“明燁哥哥,就帶著心兒姑娘一起去唄!”

“她就在外麵看看好不好?”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衝著自己撒嬌的畫麵,雙眸閃爍了起來,無奈歎了一口氣,“本王可以同意,但是,本王不會保護她,要是去了不該去的地方,受了傷,可和本王沒關係!”

“好,明燁哥哥,你同意就好!”西泠月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唇角彎起,衝著北明燁甜甜的笑著。

“心兒姐姐,我們可以一起去了!”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西泠心微微點了點頭。

隻是小丫頭也在此時找了半天,發現明燁哥哥好像冇有準備馬車。

她微微皺著眉頭,抬眸看了一眼北明燁,“明燁哥哥,馬車呢?冇有馬車,我和心兒姐姐怎麼一起去?”

“你是不是不帶我了?”

“本王同意的事,怎麼可能會反悔!”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伸出手,示意西泠月過來。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雙眸微微閃爍著,小臉泛起了紅暈,倒也在之後伸出了手。

北明燁直接將在這個時候,拉著西泠月上了馬。

讓這丫頭坐在了自己的麵前,將她摟在了懷裡。

“這樣,不就是能一起去了?”北明燁將下巴抵在了西泠月的鎖骨上,柔聲說著這一句話。

西泠月在感覺到了北明燁溫柔的呼吸時,小臉微微泛起了紅暈。

“那心兒姐姐呢?”西泠月像是在此時想起了什麼。

北明燁雙眸瞪了一眼在身後的獨玉。

獨玉在看到了他們家王爺的眼神,雙眸看了一眼心兒,他也在此時伸出了手來。

西泠心看著獨玉微微泛紅的臉,倒是冇有多想,下一秒,直接坐上了獨玉的馬。

隻是和北明燁的不同,西泠心坐在獨玉的身後,摟著獨玉的腰身。

獨玉渾身緊繃,俊臉紅得像是煮熟的蝦一般。

他們一行人,也在此時向著獵場的方向而去。

而同時攝政王府內,雲初綰安靜了好幾日,她這幾日,不僅聽說了府裡又多了一個女人。

今日也知道了北明燁帶著西泠月離開了。

如今她一個人來到了北明閣,看著這空蕩蕩的偏房,她雙眸閃爍著,勾唇苦澀地笑了笑。

腦海中再一次閃過了之前北明燁所說的話。

她也剛好在這個時候看到了北明燁放置在一旁的信,那信是昨日西泠月給北明燁的那封。

她眉頭擰起,拿了過來,更是在之後展了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