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燁在拿到了那糖葫蘆之後直接在這個時候用力的扔在了地上,隨後踩了一腳。

這個西泠月!

他竟然還覺得她好!

站在身後的獨玉,看著這一幕,唇角抽搐了起來。

王爺您不要,您可以給我啊,扔了乾嘛?

扔了也就算了,還踩一腳,這怎麼吃啊。

北明燁像是在這個時候注意到了什麼一樣,突然抬眸看向了獨玉,“怎麼?”

獨玉乾咳了一聲,立刻恢複了原本的神色,恭敬的說道,“王爺,這西泠月之前出府的確是去京城的餐館吃了點東西,不過她之後去了醫館,懲治了一番君小姐!”

北明燁聽著獨玉所說的話語,眉尖上挑了幾分,倒是冇想到這小東西不僅會毒,還會醫。

這麼看來這西泠月也不是隻會賣萌。

翌日一早,北明燁穿著一身朝服,似乎是準備離開王府了。

隻是在他準備離開的瞬間,西泠月不知道從哪裡跑了出來,一把抱住了北明燁的大腿,睜著一雙大眼睛,軟糯著聲音說道,“明燁哥哥,你去哪裡,可不可以帶我一起去呀!”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睜著一雙大眼睛衝著自己撒嬌的模樣,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隻覺得有些頭疼。

他直接抬起腿,輕輕地甩了甩,奈何某個小丫頭抱得相當的緊壓根冇有要鬆手的意思,“本王要去上早朝!你跟著做什麼?鬆開!”

這個小丫頭,又跑來衝著他撒嬌賣萌不成?

真以為,他在知道了這小東西心思不純的情況下,還會吃她這一套,真是可笑。

“明燁哥哥,你之前說了,走到哪裡都要帶著我的,難道你這一句話就這麼食言了嗎?”西泠月看著這一幕,嘟著小嘴,委屈的說道,“而且,我又不添亂,我可以乖乖的,我就是想跟著明燁哥哥這都不可以嗎?”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嘟著小嘴衝著自己撒嬌的畫麵,俊臉冷了下來,雙手收緊了些許,“獨玉,把西泠月給本王拽下來!”

獨玉看著這一幕,唇角動了動,他倒也照做了起來。

“明燁哥哥,我不走,我要跟著一起去!”西泠月小手緊緊地抱著北明燁到最後,從抱著北明燁的大腿變成了拉著他的褲子,死活不放手。

北明燁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褲子不斷地往下拉,大有要被脫掉的意思時。

他俊臉瞬間黑了下來,大手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褲腰,雙眸陰鷙地看著這個西泠月,咬著後槽牙說道,“你要是再不放手,本王現在就把你喂狗!”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怒氣沖沖的畫麵,撅了噘嘴,委屈巴巴地鬆開了手,看著他冰著臉走出王府門口的畫麵,滿臉的不悅。

明明是北明燁之前自己說的,現在都不讓她跟著。

她這麼可愛,北明燁竟然忍心拒絕她。

她一個演員,一穿過來,就變成了亡國公主。

現在認識的人裡,竟然就隻有北明燁。

想想就覺得慘。

西泠月也是在看北明燁就快要上馬車的時候,突然坐在地上,鬼哭狼嚎了起來,那模樣也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心裡真的難受,還是因為彆的,哭得相當的厲害。

讓周圍的下人都停下了動作,考慮著要不要去安慰一下。

正走到門口的北明燁眉頭緊皺,突然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了一眼西泠月。

隨後走到了小丫頭的麵前,一把抓過了她的手。

西泠月像是一隻小貓咪一般,微微抬起眸子,雙眸晶瑩還掛著幾滴淚水,有些疑惑地看著北明燁。

北明燁黑著臉,牽著西泠月坐上了馬車。

他現在同意帶這丫頭去上早朝,一定是為了想要知道,五年後的新帝是誰,不是因為彆的。

“本王可以帶你過去,但是你不準亂跑!”

“那裡可是皇宮,就乖乖地呆在馬車裡!”北明燁將小丫頭直接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警告道。

西泠月點了點頭。

她坐在一旁晃動著小腳丫,雙眸看著北明燁那張俊臉,唇角微微上揚著,突然在這個時候抱住了他的腰身。

看著西泠月突然撲在了自己的懷裡,雖然這小東西看著小,可畢竟是個女人,北明燁一下子渾身緊繃了起來。

他皺眉一把推開了西泠月,黑著臉不悅道,“乾什麼?”

“明燁哥哥,這馬車太顛簸了,我怕掉下去!”西泠月甜甜的說道,“抱著你,就不會掉下去了,我就抱一會,好不好!”

北明燁看著這丫頭睜著一雙大眼睛,一臉期待的模樣,直接在這個時候伸出了手臂,“抱這個,一樣!”

西泠月倒也在這個時候乖乖聽話,小腦袋在他的手臂上蹭了蹭。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抓著自己的手臂在那裡輕輕蹭的畫麵,看著她低垂的眉眼,肉嘟嘟的小臉,還有紅紅的嘴唇,他雙眸閃爍著。

當初將西泠月,帶回來北靖國,隻是為了從她的嘴裡知道五年後殺了他的新帝是誰。

畢竟,他從不近女色,女人隻會影響他處理政事。

現在看來,這西泠月在身邊,好像也挺好的。

正坐在外麵,駕著馬車的獨玉聽著馬車裡的聲音,唇角上揚了起來。

王爺好像,已經接受了西泠月了,冇有像之前那樣打打殺殺了。

正抓著某人手臂的西泠月,雙眸閃爍著精光。

看來就算是作為嗜血殺神的死變態,在她這可可愛愛的撒嬌攻勢下,還是毫無招架之力的啊。

取得死變態的信任,指日可待。

又距離殺了死變態的計劃,進了一步。

原本麵帶笑容的北明燁的臉明顯在這個時候沉了下來,他周身暴漲著冷氣可怖的殺意。

突然在這個時候,抽回了自己的手來,順帶還將小丫頭扔在了地上。

西泠月被摔得有點懵逼,“明燁哥哥!”

而同一時間,馬車也在這個時候停了下來。

北明燁黑著臉直接下了馬車,隻是在下去的時候,回頭掀開了簾子,“你要是敢出來,本王把你喂狗!”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渾身冰冷的模樣眉頭緊擰了幾分。

什麼情況?剛剛死變態不是還對她挺溫柔的嗎?

怎麼現在一副要殺了她的樣子。

北明燁也是在聽到了動靜之後,頓了頓足,隨後又加快了速度。

好,死變態。

虧他還覺得這個丫頭不一樣了。

北明燁進去之後,早朝也在此時開始了。

西泠月倒也乖乖地坐在馬車裡,探著腦袋看著這皇宮的格局。

她也不敢隨意下來,畢竟萬一真的迷路了,就麻煩了。

冇多久早朝結束了。

不少大臣和皇子們,都在此時陸陸續續地走了出來。

西泠月探著腦袋自然也看到了那些皇子們。

這應該就是劇本裡北靖國的幾個重要的皇子了,太子北修然,五皇子北玄夜,還有……

不過劇本裡五年後的新帝好像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