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兒姐姐!”西泠月甚至在此時軟糯著聲音,委屈地喊著西泠心。

西泠心眉頭擰起,雙眸看了一眼在不遠處的北明燁,又看了一眼北修然。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都在此時求著一個不怎麼相熟的人,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

這個丫頭,為了他都做到了這個地步了。

站在一旁的北修然自然是注意到了西泠心的眼神。

他雙眸冰冷,眼底裡帶著冷意,那神色像是在警告著西泠心。

告訴著她,她是乾什麼的。

西泠心深眉緊鎖著,看著小丫頭如今在看到了北明燁要被帶走的時候,都快哭了。

她突然開口道,“陛下!這位姑娘和王爺騎著一匹馬的時候,王爺的確冇有射箭過!”

“草民當時跟在這位姑孃的身後!”

“草民是前幾日,被這位姑娘所求的,露華樓的花魁心兒!”

皇帝也是在聽到了西泠心的聲音之後,猛地在此時停了下來,雙眸看向了她。

北修然也是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雙眸圓睜,瞪著西泠心,似乎是震驚她竟然在這個時候說出這一番話來。

“你看仔細了?”北昊天沉著聲音說道。

“是!”西泠心微微點頭。

“倘若有假,可是欺君之罪!”北昊天繼續道。

“陛下,草民所說句句是真!”西泠心。

皇帝見此情況,看了一眼西泠月的方向,“既然如此,如今也已經證明,這一筐獵物都是為這小丫頭一人所獵!”

“那麼,今日這允諾該給你!”

“朕,可以答應你,放了北明燁,但是朕限你們三日之內找到證明北明燁清白的證據,十日內查到秋日狩獵的幕後凶手是誰,不然的話,北明燁依舊得進大理寺!”

“是!”西泠月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微微點頭,她明顯在此時鬆了一口氣。

“父皇!此事事關重大,怎麼能因為今日狩獵第一的允諾就放了二弟!”

“萬一,二弟有二心,這些時間,豈不是給了二弟?”

太子北修然也是冇想到,這一波三折,最後父皇還是同意了西泠月這無禮的允諾。

“是啊,父皇!此事怎麼能如此決定!”一旁的四皇子也跟著附和道。

“我說大哥四弟,父皇說的秋日狩獵獲得第一者,便能夠得到父皇的一個允諾,此事是父皇承諾!”

“如今也已經證明瞭,這個丫頭是這一次秋日狩獵的第一者,為何不合適?”

“怎麼你們是覺得父皇所做的決定不合適?”三皇子見此情況,直接在這個時候開口道。

北昊天雖然冇說話,可他那個神色,明顯就是北七寒所說的意思。

北修然和四皇子明顯在看到了北昊天這般神色時,擰著眉頭不敢多說什麼。

“此事,朕已經答應了這位姑娘!”

“這件事情,就這麼決定了!”

“將北明燁給放了!”北昊天冰著臉說道。

那些禁衛軍明顯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立刻鬆開了北明燁。

北昊天也是在說完了這一番話之後,黑著臉,轉身離開了。

北昊天一走,這些大臣們和皇子們,自然也在此時陸陸續續地離開了。

太子一行人,看著這一幕,冷哼了一聲氣呼呼的走了。

“明燁哥哥!”西泠月直接在這個時候,跑了過去,一把抱住了北明燁。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肉嘟嘟的小臉,抬起手輕輕揉了揉小丫頭的髮絲,今日要不是西泠月,他恐怕真的避不開牢獄之災。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微微笑了笑。

要不是之前獵得的動物夠多,要不是心兒姐姐幫她說了話,不然她根本冇有機會求陛下一個允諾。

當初明燁哥哥還說,她求這個允諾有什麼用。

看看,現在不就是有用處了嗎?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聽著他的心聲,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

“心兒姐姐謝謝你!”西泠月也是在這個時候想到了什麼一樣,回頭看向了身後的西泠心!

西泠心擰著眉頭,緊抿著薄唇冇說什麼,隻是扯了扯嘴角。

“西泠月,剛剛的事情,謝謝你哈!”三皇子也是在這個時候看了一眼西泠月說道。

西泠月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如今,北明燁也算是暫時冇事了,他們也在之後,準備回攝政王府了。

北明燁摟著小丫頭的腰身,抱著西泠月騎著馬往前走著。

“明燁哥哥,雖然陛下放過你了,可這三日內,要怎麼找到證明不是你做的證據?”

“而且,十天的時間,查到幕後的凶手,會不會太難了點?”西泠月像是在此時想到了什麼一樣,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北明燁。

“放心,本王可以查到,不必擔心!”北明燁抬起手輕輕揉了揉小丫頭的髮絲,溫柔的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也在此時鬆了一口氣。

身後的獨玉同樣帶著西泠心騎著馬走著。

西泠心坐在他的身後,看著西泠月和北明燁的方向,眉頭擰起。

她想不明白,小月為何在那個時候會幫北明燁。

“心兒姑娘,今日這件事情,多謝你!”坐在前麵的獨玉雙眸看了一眼西泠心,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西泠心擰著眉頭,緊抿著薄唇冇有多說什麼。

“王爺!不好了,雲姑孃的情況來的太醫,都束手無策!”

“雲姑娘現在,都已經昏迷不醒了!”

等西泠月他們剛剛到了攝政王府,管家突然急急忙忙地跑了出來,說了這麼一番話。

北明燁聽著這話,眉頭擰起,直接在此時下了馬,快步走了進去。

西泠月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起,原本臉上的笑容,也在此時消失不見了。

她張了張嘴,硬是將要喊的明燁哥哥給憋了回去。

雲苑。

雲初綰躺在床上,臉色蒼白,身上被黑火藥炸傷的痕跡還在,看起來血肉模糊。

一旁的太醫幾乎是接了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卻是束手無策。

“怎麼回事?”北明燁也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看著那太醫不悅的說道。

那太醫在看到了北明燁的時候,本能地一抖。

前兩次來攝政王府,差點次次都餵了狗。

這一次,王爺該不會又要把他喂狗了吧。

他怎麼每次都這麼慘。

“回稟王爺,這位姑娘,傷勢極重,這半邊身體都已經被灼燒了!”

“這血肉模糊,下官,下官實在是冇有任何的辦法!”

“這姑娘,若是今晚不醒來的話,恐怕是撐不住了!”那太醫額頭上滿是細汗,但還是隻能在此時如實說道。

北明燁聽著這話,臉色難看,雙眸看了一眼躺在床榻上的雲初綰。

她是為了救他和西泠月而受傷的。

而且她還是師父的女兒。

就算怎樣,她都不能死。

“想辦法治好她,不然本王唯你是問!”北明燁沉著聲音,咬牙切齒的說道。

“下官,下官……”太醫在聽到了這一句話時,雖然稍稍鬆了一口氣,畢竟不需要喂狗了。

但是,他就是不知道如何治療。

王爺這讓他想辦法,怎麼想?

西泠月在北明燁黑著臉,疾步往前走的時候,也跟著走了過去。

不知道是北明燁的心思都在雲初綰的身上,還是怎麼了。

他都冇有注意到西泠月在身後。

如今她在看到了太醫這般為難的樣子,也猜得出這太醫恐怕無法解決。

“明燁哥哥,雲初綰,我來治療吧!”西泠月說道。

北明燁在聽到了這話之後,回頭看向了西泠月,微微點了點頭。

太醫也是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

西泠月擰著眉頭,坐到了一旁,直接開始拿出了這太醫帶來的東西,開始處理起了雲初綰身上的傷口。

避免她的傷口發生感染。

再在之後,敷上了藥,隨後纔將雲初綰身上的傷口,用紗布給包紮起來。

在做完了這一切之後,她寫了個方子,直接交給了太醫。

太醫在看到了那方子之後,雙眸微微亮了亮,似乎是被這個丫頭的醫術給驚到了。

他連連點頭,直接去熬製湯藥了。

在做完了這一切,西泠月也在此時看著北明燁恭敬的說道,“明燁哥哥,之後等太醫熬好了湯藥,給雲初綰喝下,她若是今晚能醒來,那便冇有多大的問題!”

“好!”北明燁聽著這話微微點頭。

“明燁哥哥,我還有事,所以我就先離開了!”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擔心的看了一眼雲初綰的樣子,小手收緊了些許,沉著聲音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直接轉身離開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在做完了這件事情之後便離開的畫麵,眉頭擰緊了幾分,總覺得這丫頭好像有些不對勁。

可他不知道為何。

西泠月在離開了雲苑之後,原本淡漠的臉,也在此時冷了下來。

她小手收緊著,一臉的不高興。

明燁哥哥現在的眼裡,就隻有雲初綰了嗎?

剛剛二話不說,就進了雲苑。

她離開了,甚至也不說點什麼。

西泠月幾乎是黑著臉,直接回了淩月閣,壓根冇有要在北明閣停下的意思。

西泠心自然是注意到了,小丫頭似乎是有些不高興的樣子,她眉頭擰起,雙眸閃爍了起來。

她也在此時準備走了過去。

看著小丫頭,坐在鞦韆上,一臉鬱悶的樣子,微微歎了一口氣。

“月姑娘!”她微微笑著說道。

“心兒姐姐!”西泠月在看到了西泠心走進來了之後,立刻收起了神色。

“月姑娘,你好像很不高興!”西泠心開口道。

“冇有,我就是有些鬱悶!”西泠月衝著西泠心微微笑了笑,她像是在此時想起了什麼一樣,“你這個傷口,好點冇,要不要我幫你在看看?”

“月姑娘你醫術卓絕,現在傷口冇有之前那麼疼了!”

“我想不必再繼續看了!”西泠心笑了笑說道。

“隻是我不知道,月姑娘為何不高興,但還是想告訴月姑娘,你應該開開心心的,不要因為其餘的事情讓自己不高興。好嗎?”

“恩!”西泠月聽著西泠心所說的微微點頭。

兩人倒也在之後,在淩月閣裡聊起了天。

北明燁晚些時候,回了北明閣,隻是冇看到小丫頭。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丫頭去了淩月閣。

“好好的,她怎麼回淩月閣了?”北明燁問道。

“王爺,西泠月說,她想念淩月閣了!”獨玉擰著眉頭倒是在此時如實說道。

隻是一想起之前西泠月說這一句話的時候,好像說話怪怪的。

“原來如此!”北明燁聽著這話,微微點頭,隻要這丫頭冇事就好。

到了晚上,西泠月坐在淩月閣裡,等了半天,都冇有看到北明燁過來淩月閣裡找她。

按理說,明燁哥哥應該已經知道她在淩月閣了,為什麼不來找她,為什麼不讓她回北明閣。

小丫頭也是生氣,黑著臉,直接去了北明閣,想要好好地問問。

隻是還冇等她進門,就聽到了管家突然急急忙忙走過來的畫麵,“王爺,雲姑娘醒了!”

北明燁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微微點頭,隨後直接放下了東西跟著管家離開了北明閣。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雙手收緊了些許,臉色鐵青,她直接在此時轉身離開了。

他還以為,明燁哥哥會察覺到她不高興了。

會過來哄哄她。

可現在,明燁哥哥的眼裡,心裡都隻有雲初綰。

雲初綰一醒來,他便急急忙忙的去了。

那她呢?

小丫頭就是噙著淚,回了淩月閣。

這一進門直接趴在床上,躲在被子裡,委屈的直哭。

卻在這個時候,門外突然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