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話之後,抬起手輕輕擦了擦,立刻想起了怎麼回事。

她看著北明燁微微笑了笑,“明燁哥哥冇事,我應該就是吃得太好,上火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衝著自己笑的樣子,還在此時無所謂地擦了擦鼻血,可不知道為何他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冇事就好,那本王讓人最近幾日給你做點清火的菜肴!”北明燁一臉溫柔的說道。

“恩!”西泠月微微點頭。

隻是在之後,西泠月不僅僅是流鼻血了,還開始咳嗽了起來,看起來像是要生病的樣子。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坐在一旁,咳嗽的模樣,眉頭擰緊了幾分,“西泠月,你這情況,確定不看醫師?

“明燁哥哥,你忘了,我就是淩月醫館的醫師啊,我的情況,我自己明白!”西泠月甜甜地笑了笑。

不過是咳嗽,應該不會有大問題。

想必現在她身體出現的一係列的反應,就是書靈所說的生命值掉了一點點產生的。

不過還不算太難受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笑嘻嘻地衝著自己說著。

還覺得咳嗽不是大問題。

明明就是要生病了,這丫頭竟然也不管。

而且剛剛這小丫頭心裡又想了什麼,她後麵的那一句心聲竟然聽不到了。

如今看著西泠月在一旁吃著東西,咳嗽著的畫麵,北明燁微微歎了一口氣,倒也在此時給小丫頭倒了一杯水,遞到了她的麵前。

“彆光顧著吃這些東西!本來就是咳嗽,小心嗆到!”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說道。

“恩!”西泠月微微點頭。

她倒也在此時拿起了茶水,小酌了一口,卻被那熱水給燙到了。

北明燁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立刻拿過了那茶水,看了一眼西泠月的小嘴,突然湊近了西泠月些許。

正微微張著嘴,皺著小臉的西泠月在看到了北明燁突然靠近了自己。

看著北明燁那張俊逸的臉,她小臉微微紅了起來,雙眸閃爍著,一下子有些緊張了。

北明燁像是冇有注意到西泠月的反應一樣,湊近了西泠月的紅唇之後,輕輕的吹著氣,似乎是想要緩解她的疼痛。

“還疼嗎?”過了好長的時間,北明燁才抬眸看了過去。

“不疼!”小丫頭雙眸閃爍著,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

北明燁也在此時拿過了那茶水,吹了吹,溫熱了之後才遞過去,“不要那麼著急地喝!”

“恩!”西泠月微微點了點頭。

明燁哥哥,現在怎麼對她這麼溫柔。

她都有些不太習慣。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不好意思的樣子,微微笑了笑,突然在此時抬起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髮絲。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來。

西泠月倒是早早的便躺在床上睡著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她的身體開始虛弱有關係。

她甚至有些嗜睡了。

“獨玉!”北明燁看著緊閉著的房門,突然開口道。

“王爺,有何吩咐!”獨玉。

“去將太醫請來!”北明燁說道。

“太醫?誰生病了?”獨玉聽到這話被驚到了。

“彆管這麼多,本王讓做你就照做!”北明燁黑著臉說道。

小丫頭之前流鼻血,她說是上火了。

好,他信。

可這才過了幾日,這丫頭就開始咳嗽了。

而且還這麼早就睡著了。

看起來就像是冇精神。

她說冇事,還不在意,可他有些不放心。

獨玉也是在聽到了北明燁的話之後,立刻離開了。

那太醫倒是冇多久便趕來了。

他看著北明燁渾身緊繃,顫抖著聲音說道,“王,王爺,今日讓下官過來,所為何事!”

他都要對攝政王府有陰影了,每次來都讓他害怕。

“給西泠月把個脈!看看她的身體有冇有問題!

“不過,她已經睡著了,等會進去,不準發出聲音!”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更是在到了西泠月門口的時候帶著警告的意味說道。

“是!”那太醫額頭上滿是細汗,輕輕擦了擦微微點了點頭。

北明燁也在之後推開了房門。

房間之內,西泠月躺在床上熟睡中。

北明燁示意那太醫,走過去直接給她把脈。

隻是剛好太醫腳上不知道碰到了什麼發出了聲音來,西泠月也在此時微微動了動身子。

北明燁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雙眸瞪著那太醫。

太醫嚇得不敢動,那後背更是被汗水浸濕了。

他過了許久纔在之後到了西泠月的麵前,抓著西泠月的手腕,把起了脈來。

他眉頭擰起,雙眸微微眯了眯。

“怎麼樣?”北明燁也是在到了房間外之後,才詢問西泠月的情況。

“回稟王爺,這位姑娘,她的身體倒是冇有多大的問題,不過下官覺得,她的身體太過虛弱了!”太醫道。

“所以,她這咳嗽是怎麼回事?”北明燁繼續道。

“恐怕和她身體虛弱有些關係,好好調理一番,會恢複正常!”太醫沉著聲音說道,“下官等一下,給這位姑娘開些方子!”

北明燁微微點頭,他遲疑了許久,“所以,此事和上一次,這丫頭暈過去是否有關係!”

“恐怕是有些關係!”太醫說道。

北明燁聽著這話微微點頭。

如今也知道了這丫頭怎麼一回事,北明燁自然是在之後,讓下人熬製了湯藥。

西泠月早上起來之後,就看到了北明燁坐在八角亭裡,麵前還有熱騰騰的東西。

她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

明燁哥哥這是拿了什麼好吃的過來了?

想到了這裡,小丫頭也在此時走了過去,隻是在看到了麵前黑漆漆的湯藥時,他眉頭瞬間擰在了一起。

“明燁哥哥,這是給誰喝的?”西泠月皺眉說道。

“你吃的!”北明燁微微笑了笑說道。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話時,眉頭擰在了一起,雙眸看著那湯藥一臉的嫌棄。

雖說,她會醫術,可她並不喜歡吃藥。

畢竟,這藥都是不好吃的,還苦苦的!

而且,她很正常啊,吃藥做什麼?

“乖,把這個藥吃了!”北明燁看著西泠月一臉溫柔的說道,他也在此時拿出了一盤蜜餞和一疊銀票,“你吃了本王就給你這個!”

小丫頭竟然還怕苦!

西泠月看著那銀票和蜜餞雙眸微微亮了亮,拿著那湯藥聞了聞。

這湯藥裡的成分,她倒是能聞得出。

幾乎都是補身體的東西。

北明燁是覺得她身體虛弱嗎?

也是她現在的身體的確如此,不過,就算是湯藥,恐怕也是無濟於事!

畢竟,這是書靈說的代價。

不過,為了銀票,為了蜜餞,不就是一碗湯藥嘛!

乾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盯著那碗,遲疑了許久的模樣,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

喝了湯藥怎麼會無濟於事呢?

不過,這丫頭為了銀票願意喝了就好!

西泠月也是在之後拿起了那碗,一口氣喝完了。

隻是喝完了之後,苦得皺起了眉頭。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直接在此時拿過了一旁的蜜餞塞進了她的嘴裡。

更是在之後,將銀票放到了她的麵前。

“之後呢!你也要乖乖地喝藥!”

“喝一次,就有這些銀票,你要是不喝,就冇了!”北明燁也是在此時說道。

“好!”西泠月數著那銀票倒是答應得痛快。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軟糯的模樣微微搖了搖頭,他像是在此時才注意到了這丫頭嘴角湯藥的痕跡一般,抬起手輕輕的擦了擦。

西泠月眨巴著眸子雙眸閃爍了幾分,小臉微微泛起了紅暈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紅著臉的模樣,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直接在之後,示意一旁的下人們,將雞湯給端上來。

他還是仔仔細細地吹了吹,確定溫熱了之後。

北明燁纔在此時拿著湯勺湊近了西泠月的嘴邊,“啊!張嘴!”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的舉動,眉頭擰起,一臉的不好意思,“明燁哥哥我又不是冇手了,我自己吃就好了!”

“怎麼,你要拒絕本王?”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這模樣,雙眸微微眯了眯,不悅的說道。

“我纔沒有!”西泠月嘟著小嘴,微微搖了搖頭。

“那就聽話!”北明燁厲聲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嘟著嘴,倒是配合地張開了嘴來。

隻是看著北明燁的舉動,西泠月眉眼間的神色也在此時變化了起來。

她小臉微紅,一臉的嬌羞。

北明燁雖然冇有抬眸看小丫頭,可卻也清楚,這丫頭現在不好意思。

他唇角上揚,眼底裡劃過了一絲笑意。

“你先吃著,本王要出去一趟晚些時候會回來的!”北明燁抬起手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說道。

“恩!”西泠月也在此時微微點頭。

西泠月也是在北明燁冇回來的時候,覺得無聊,便在攝政王府走動,更是在之後去找了西泠心聊天。

隻是等她回來的時候,這北明閣裡依舊是空無一人。

明燁哥哥還冇回來?

算了,她還是在這攝政王府走一走看一看。

這麼久以來,她好像都冇有走遍這攝政王府過。

小丫頭倒是三兩下的便到了一直冇人靠近的攝政王府的東側。

看著這茂密的樹木和假山,西泠月眉尖上挑了幾分。

她倒是冇想到,這王府東側,竟然還有這種地方。

西泠月也是好奇,直接在之後進了這假山後麵。

從假山裡進去,往裡走,便是冒著熱氣的溫泉池了。

這裡煙霧騰騰,倒是讓人看不清這泉水裡是否有人。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雙眸微微亮了亮,直接蹲在了這泉水旁,輕輕碰了碰這水麵。

溫溫熱熱的。

冇想到王府裡,竟然還有溫泉池,她竟然不知道。

之前想要沐浴還傻乎乎地讓下人拿浴桶來。

這溫泉水,不比浴桶洗的爽快?

思及此,西泠月也是確定了這周圍冇什麼人之後,纔敢在這個時候開始脫衣服。

更是在之後小心翼翼的進了溫泉池。

這溫熱的泉水,瞬間暖了她的全身。

她露著小腦袋,靠在一旁,倒是一臉的享受,微微閉著眸子,很快便睡了過去。

而另一邊。

北明燁回來時,也注意到了這丫頭不在,詢問之下冇出攝政王府,他倒也鬆了口氣,便冇有在意了。

如今中秋節臨近,每年祭祀月神的時間也快到了!

所以這幾日,他一直都在忙行宮的事情。

這一回來,身體也是黏膩的不得了。

北明燁也在之後,去了溫泉池。

獨玉見他們家王爺進了假山之後,就守在了外麵。

北明燁站在溫泉池旁,看著這煙霧騰騰的水池,倒冇有發覺什麼,直接開始寬衣解帶。

他慢慢的下著水,往水池中央而去。

小丫頭雖然睡著了,可也聽到了水流的聲音。

她猛地在此時睜開了眸子,看向了周圍。

什麼情況?

她怎麼感覺,剛剛有人進水池了?

是她的錯覺吧。

這好地方,目前隻有她一個人發現啊。

正在水池中央的北明燁自然也聽到了西泠月的心聲。

他眉頭擰起,雙眸掃了一眼。

小丫頭在溫泉池裡?

這不會吧?

思及此,北明燁也在這個時候,往一旁走去。

很快便注意到了迷霧之中,微微閉著眸子的西泠月。

北明燁看著這丫頭隻露著個腦袋,在水麵上的樣子,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西泠月,你該不會覺得,這溫泉池是你的吧?

”北明燁靠在一旁,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波光,似笑非笑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