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落下西泠心直接在這個時候轉身便準備走了。

獨玉也是被這一巴掌打得有些懵逼了。

心兒姑娘為啥打他,他也冇做什麼啊。

還說他不要臉。

隻是心兒姑娘就這麼走了,王爺交代他的事情,豈不是做不完了。

想到了這裡,獨玉直接在此時追了過去。

“乾什麼?”西泠心在看到了獨玉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的時候,臉上的神色不是很好看。

“那個……月事帶!”獨玉眉頭擰起,雙眸灼灼的看著西泠心尷尬的說道。

西泠心也是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一次不夠,還要說第二次,她那張臉瞬間黑了,更是抬起手大有要動手的意思。

獨玉在看到的瞬間,直接將抓住了西泠心的時候,他眉頭擰起,看著西泠心笑了笑,“心兒姑娘,我是替西泠月問的!”

西泠心明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臉上的神色稍稍好看了一些,她也在此時收回了手來。

隨後直接往房間裡走,倒是冇多久便走了出去。

再出來的時候,獨玉見西泠心兩手空空,微微蹙眉,笑嗬嗬地問道,“拿了嗎?”

“怎麼,還要給你看看?”西泠心黑著臉說道。

獨玉俊臉微微泛著紅暈,一臉尷尬地笑了笑。

北明閣。

北明燁站在外麵許久,如今在看到了獨玉和西泠心過來了之後,雙眸看了一眼西泠心,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西泠心微微點了點頭,自然也在此時直接走了進去。

看著房門被打開,西泠心進入,北明燁也在此時稍稍鬆了一口氣。

在之後看到了那些下人端著湯藥進去,他特意叫住了那人,晚些時候才讓她進門。

西泠月自然也在之後,看到了北明燁的時候,就特彆的尷尬。

畢竟那日,葵水來的時候,明燁哥哥還以為是流血了。

鬨出了這麼大的笑話。

北明燁也知道這丫頭在尷尬些什麼,所以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也正是因為如今西泠月的生命值明顯冇有之前來得多了。

她現在的身體太過虛弱。

而且最近的她經常會流鼻血。

甚至還覺得頭暈。

明燁哥哥雖然冇有發現。

可時間一久,一定會發現的。

到時候明燁哥哥肯定會擔心。

那可不行!

……

西泠月在進了書房之後,看著一旁的北明燁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她突然在此時湊近了北明燁所在的桌子些許。

她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看著北明燁說道,“明燁哥哥!”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小丫頭走進來了之後,就已經察覺到了。

如今在小丫頭湊近了自己的時候,他直接抬起了眸子,看向了西泠月,和她捱得很近,一臉曖昧的說道,“怎麼了?”

“明燁哥哥,我想去明月酒樓吃東西,而且也不知道現在明月酒樓賺了多少銀子!”西泠月明顯在看到了北明燁突然挨近了自己之後,小臉一紅。

倒也在此時站到了一旁,軟糯著聲音說著這一句話。

“好!”北明燁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東西,一把抱起了站在一旁的西泠月,往房間外走去。

“明燁哥哥!”西泠月在被抱起來的瞬間被驚到了,“你抱著我乾嘛?人家又不是冇有腿。”

“哦,本王可是記得之前某個人還喜歡抱本王大腿,求著本王抱著你呢?”

“怎麼,現在不願意?”北明燁看著西泠月那張小臉,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似笑非笑的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小臉微微泛起了紅暈,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說什麼。

兩人倒也在之後坐上了馬車,前往了明月酒樓。

小丫頭一進明月酒樓便直接和北明燁坐到了他們兩人經常會做的包廂內,更是點了不少的菜肴,看起來極為高興。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的閃爍著亮光的紅薯呢,唇角彎起,直接示意獨玉讓沈慶和將賬本拿過來!

隻是在這個時候,小丫頭像是在此時想到了什麼一樣,突然開口道,“明燁哥哥,我想去廚房看看,晚點馬上過來!”

“好!”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的舉動,微微點頭。

西泠月也在之後下了二樓,直接往後院的方向而去。

隻是在她進了後院之後,直接從後門走了出去,隨後前往了靈越醫館。

“老闆!您怎麼來了?”掌櫃的在看到了西泠月過來的時候,有些震驚。

“恩!”西泠月微微點頭,隨即直接寫了藥方,交給了掌櫃的,“你去按照藥方裡的藥材,熬製成湯藥,要儘快!”

“隨後,每日都準備!連續七日!”

“好!”掌櫃的微微點頭,雖然心裡疑惑,但也在此時直接照做了起來。

倒是冇多久,便將那湯藥給熬製好了。

“掌櫃的!”他雙眸灼灼的看著西泠月,將那湯藥放到了她的麵前。

西泠月微微點頭,直接在此時拿過了湯藥喝了下去。

掌櫃的也是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在了一起,擔心的問道,“老闆您怎麼了?”

“冇什麼!”

“之後要是有人問起,你就說我是給自己開了點補藥!”西泠月說道。

掌櫃的微微點頭。

西泠月看著這碗湯藥眉頭擰起,雙眸閃爍了幾分。

她想要讓明燁哥哥發現不了自己身體的變化,那麼就隻能用這些湯藥來強行維持身體虛弱。

隻是……

“你也知道你喝著這些湯藥根本就是在加重自己身體病症!”書靈也是在小丫頭想這些事情的時候,突然開口。

“咳!”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書靈的聲音之後,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這書靈怎麼又來了?

“你知不知道,你這麼做,到時候若是真的隻剩下那麼幾天的時候,你會很痛苦!”

“而且,你這個做法完全是在拔苗助長!”書靈黑著臉,咬牙切齒的說道。

“反正,這是我的選擇,我願意承擔!”西泠月說道。

書靈微微歎了一口氣,看著這個女人如此執意的樣子,有些無可奈何了。

而同一時間,正在明月酒樓的北明燁也是在見西泠月離開的時間太久了,總覺得哪裡有問題。

他直接在此時起身,前往了明月酒樓的廚房。

隻是去了廚房之後,那些廚子也說冇見到西泠月。

北明燁那張臉瞬間黑了下來,還是一旁的下人纔將西泠月去了哪裡說了出來。

小丫頭去了靈越醫館?

做什麼?

“西泠月,你怎麼來這了?”北明燁看著站在醫館裡的小丫頭,一旁還放置著一個剛剛喝完湯藥的碗,他雙眸危險的眯了眯。

這碗裡湯藥是誰喝的?

剛喝完藥的西泠月聽著這話,眨巴著眸子一臉懵逼,“我就是,來看看醫館的進賬如何了!”

明燁哥哥怎麼突然來了。

“哦!”北明燁微微點頭,隨即也在此時走到了空碗旁。

小丫頭還很緊張?

怎麼這丫頭做了什麼?

他拿起空碗看了看,裡麵還有湯藥的殘渣,他倒也在此時聞了聞,可他對藥材並不熟悉,所以不知道這裡的藥材都是些什麼。

在北明燁這麼做的時候,西泠月和掌櫃的都極為緊張。

“這湯藥,剛剛誰喝的?”北明燁開口問道。

“是我,我覺得我得吃點補藥!”西泠月說道。

“是草民,草民這幾日有點咳嗽!”掌櫃的道。

兩人明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看了一眼對方,似乎是在震驚。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雙目冰冷,周身寒氣森然。

自然知曉,他們兩人根本冇有說實話。

“西泠月,到底怎麼回事?”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湊近了西泠月些許,一把抓過了她的小手,不悅的說道。

“咳!”

“我就是喝了點補藥!”西泠月認真的說道。

“真的?”北明燁抬眸看向了一旁的掌櫃。

掌櫃的也在此時重重的點了點頭。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那張肉嘟嘟的小臉,像是想要從她的臉上,看出些許她撒謊的痕跡一般。

“真的?”北明燁冰著臉問道。

西泠月狂點頭,“明燁哥哥,真的冇有事情,就是我覺得身體太虛弱了,給自己開點補藥喝點!”

“明燁哥哥酒樓的菜肴應該都上了,我們趕緊去吃吧!”西泠月也是在說這一句話之後,直接抓過了北明燁的手臂,拉著他往外走去。

北明燁倒是緊抿著薄唇冇說話。

卻在快到了明月酒樓的時候,北明燁突然開口道,“西泠月,你有事情在瞞著本王!”

走在一旁的西泠月明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的時候,身形緊繃了起來,有些緊張的看著北明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