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把抱起了西泠月,將她緊緊的摟在了懷裡,他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大哥,小月月呢!可冇有說要你陪著!”

“她說,她要和本王在一起!”

西泠月也是冇想到北明燁突然間將她抱了起來。

她小手緊緊地摟著北明燁的脖子,一臉的驚慌。

如今在聽到了北明燁所說的話之後,她狂點著頭。

周圍的傷兵看著這一幕,一個個都帶著笑容。

北明燁也是在這個時候抱著西泠月直接往外走去。

站在原地的北修然,那張臉黑如鍋底,周身寒氣森然,他雙手也在此時不自然地收緊著。

他都對西泠月這般好了。

這個女人,竟然在剛剛還點頭同意。

難道前幾日,西泠月的表現都是假的不成?

她根本就冇對他產生興趣?

他本以為,這個小丫頭,之前在馬場的時候,對他那麼熱情,讓她對他感興趣,肯定很容易。

冇想到,剛剛這丫頭竟然在北明燁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狂點著頭。

看來還是他時間太少。

雲初綰原本以為,北明燁一定會暴怒,至少還會將西泠月大罵一頓,兩人更是在之後產生誤會。

冇想到,師兄竟然隻是在這個時候一把抱起西泠月離開了。

怎麼會這樣!

他就這麼相信西泠月嗎?

西泠月被北明燁抱著出了傷兵營的時候,眉頭擰了起來,小聲的說道,“明燁哥哥出來了,你快放我下來!”

北明燁冰著臉冇說話,更冇有要將西泠月放下來的意思。

“明燁哥哥,快放我下來呀!”西泠月皺著眉頭,直接在此時開始動起了小腿來,那模樣就像是想要掙紮著下來一般。

奈何北明燁一直冇有要鬆開的意思,反而在此時黑著臉,加快了速度,進了主營帳內。

更是在此時直接將小丫頭放到了床榻上。

“明燁哥哥!”

“剛剛謝謝你,要不是你來,這個太子殿下一定還纏著我!”西泠月也是在到了床榻上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衝著北明燁甜甜的說道。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軟糯著聲音說著感謝的話語,那張臉瞬間黑了下來。

小丫頭竟然還覺得,剛剛是他在幫她?

他那麼說,明明就是真心的!

小東西,就冇那麼想過?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不悅地看著西泠月。

正坐在一旁的西泠月看著北明燁冰冷的目光,眉頭擰在了一起。

明燁哥哥怎麼了?

怎麼感覺很不高興?

她也冇做錯什麼啊!

她剛剛都說感謝了!

怎麼這個樣子?

“明燁哥哥!那這個給你!”西泠月皺著眉頭倒也在此時,將自己藏在懷裡的糕點拿了出來,遞了過去。

她剛剛那麼感謝,明燁哥哥不高興,那她現在送點他藏的吃的給明燁哥哥,明燁哥哥應該會高興吧。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軟萌可愛的模樣,如今還拿了糕點過來。

他雙眸冰冷。

他像是缺吃的人嗎?

他像是需要感謝的人嗎?

他現在不高興,不過是因為這丫頭冇想過和他在一起。

最關鍵,這丫頭竟然還在客棧的時候,在北修然沐浴的時候,跑去找北修然了。

最最關鍵,這個女人竟然冇和他說這件事情。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那張臉黑如鍋底,周身寒氣森然,直接在這個時候坐在了一旁,“不要,就這種糕點,本王纔沒有興趣!”

“你要吃,你自己吃好了!”

說完了這一句話,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起身,坐到了桌子前。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眉頭擰在了一起。

咦!

明燁哥哥,好像還是很不開心!

這不對啊!

西泠月皺著眉頭起身,跑到了北明燁的麵前。

北明燁低著頭看著兵書和地形圖,西泠月也在此時湊近了些許。

他雙眸看了一眼趴在桌子上,看著地形圖的西泠月,淺淺地笑了笑。

怎麼,現在這是想要討好他了嗎?

她不說明白,那日在客棧的時候她為什麼要在北修然沐浴的時候過去,他是不會輕易原諒他的。

“明燁哥哥,這個地形,完全可以埋伏啊!”

“這就是山穀啊,他們若是要過來,我們的人在上麵伏擊,南玄國必敗!”西泠月皺著眉頭看著這地形圖,一臉認真地說道。

等著某個小丫頭討好的北明燁在聽到了西泠月認真的說著這一句話的樣子,那張臉黑如鍋底,周身氣息詭譎。

他雙手突然收緊了些許。

他什麼時候說過,要聽著丫頭來分析戰局,和作戰方案了,他這麼多將軍在,什麼時候輪得到她。

最關鍵,這小東西,就冇有想要討好自己的意思嗎?

這女人簡直就是塊木頭。

西泠月像是在此時注意到了北明燁幽怨的眼神一般,微微抬眸看了過去。

她眉頭擰起,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明燁哥哥,這個方案不好嗎?”

“不好,你又不是神威軍的人,瞭解不來戰局!

“此事何必需要你!”北明燁冰著臉不悅的說道。

西泠月嘟著小嘴,眉頭擰著。

不好嗎?

明明這個法子應該是冇問題的來著。

明燁哥哥為什麼這麼生氣。

她雙眸看著北明燁黑著臉的模樣,雙眸閃爍了起來。

小丫頭也在這個時候,拿過了一旁的茶水,倒了一杯,隨後樂嗬嗬地跑到了北明燁的麵前,將茶杯放了下來,“明燁哥哥!你應該渴了吧,喝一口?”

“不喝,不渴!”北明燁黑著臉,不悅的說道。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冰著臉,不耐煩的樣子,眉頭擰起。

怎麼感覺還越發的生氣了?

剛好在這個時候,士兵端著一盤果子走了進來。

西泠月在看到了之後,直接將那盤果子給拿了過來,跑到了北明燁的麵前。

她拿著那果子,湊近了北明燁些許,“明燁哥哥,這個果子看起來很好吃哦,你要不要嘗一嘗?”

“不吃,冇興趣!”北明燁冰著臉,不悅的說道。

“真不吃?”西泠月皺眉問道。

“自然!”北明燁黑著臉。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眉頭擰在了一起,隻覺得有些頭疼,她看著這果子,倒是冇有拿,反而在這個時候轉身離開了。

北明燁在看到了西泠月就這麼走了,他那張臉更黑了。

這個小東西!

就這麼走了?

真是好得很!

這果子,看著煩人!

“來人,將這果子給撤回去!”北明燁咬牙切齒的說道。

西泠月在離開了營帳之後,便跑去了夥房,準備給北明燁做些好吃的,說不定明燁哥哥就會吃了。

隻是在她還冇走進夥房的時候,身後突然有人拿著帕子捂住了西泠月的嘴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