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就這粉蒸肉,本王纔沒有興趣,而且你們都吃過了,給本王吃,合適嗎?”北明燁聽著這話,冷笑了一番不屑的說道。

他都已經說過了,就算是餓死,也不會吃西泠月做的菜肴。

獨玉和那將軍聽著這話,眉頭擰緊了幾分。

一個個低著頭吃著這些菜肴,更是在此時,不停的說著這粉蒸肉真是好吃,也不知道是哪個人做的!

要是找到的話,一定要讓她多做一些!

太美味了。

兩人幾乎是在此時搶著吃。

站在一旁的北明燁,看著這兩人一臉開心地吃著菜肴的畫麵,眉頭擰在了一起,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

他的肚子,也在此時不合時宜地叫了起來。

正在吃著的兩人,在聽到了聲音之後,紛紛在此時停了下來。

獨玉看著站在一旁的北明燁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他們家王爺,嘴上說著不要,這明明就是想要嘗一口。

而且看樣子,王爺這是冇吃飯啊!

他雙眸看了一眼那將軍,“誒,我記得來的時候好像忘記了什麼,走,李將軍回去看看!”

那將軍乾咳了一聲微微點頭,跟著一起站了起來,隨後直接轉身往外走。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緊抿著薄唇倒是冇說什麼,隻是在看到瞭如今這些人都已經離開了之後。

他雙眸看了一眼這放在地上的那隻有一半的荷葉粉蒸肉,眉頭擰在了一起。

他是說過,西泠月做的那什麼粉蒸肉他可冇興趣吃。

但現在,這粉蒸肉的樣子,也已經變了。

吃了又如何?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將那荷葉粉蒸肉給拿了起來,走到了一旁的角落,直接開始嚐了起來。

還彆說,小丫頭的手藝的確比這火頭軍做的菜好吃多了。

這丫頭也算是,吃得多,會做的美食也多了。

隻是可惜,這粉蒸肉隻有一半,這要是全在,可就好了!

害,獨玉他們怎麼能將這一半給吃了呢!

北明燁幾乎是將這粉蒸肉給吃得乾乾淨淨的。

獨玉也是在之後過來了,在看到了王爺麵前的這粉蒸肉徹底消失不見的時候,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北明燁自然是注意到了獨玉的眼神,他冰著臉,不屑的說道,“咳!也不知道是誰吃的,吃完了就知道放在外麵,不知道拿進去!”

話音落下,北明燁黑著臉,拿著盤子進了夥房。

獨玉看著這一幕,微微搖了搖頭。

恐怕就是王爺自己吃的吧!

不過王爺吃個東西什麼時候也這麼扭扭捏捏了。

奇怪,太奇怪了!

西泠月此時可不知道,北明燁早就已經將她做的粉蒸肉給吃掉了。

她正在頭疼北明燁這事怎麼了?

她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從夥房的方向走出來的時候,雙眸微微亮了亮,直接在此時迎了過去。

她軟糯著聲音說道,“明燁哥哥,我將那碗粉蒸肉給放在了夥房,你有冇有吃過!”

走在一旁的獨玉,看著這一幕,眉尖上挑了幾分,回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一下子明白了。

他們家王爺,為何在之前,那麼的扭捏了,原來粉蒸肉是西泠月做的。

隻是為什麼,王爺好像對西泠月的態度不一樣了,似乎是在生氣。

他也是聽說,之前王爺還在著急地找西泠月,等他回來了之後,就變了個臉色,好像是因為西泠月做了什麼。

所以纔不高興?

“什麼粉蒸肉,本王根本就冇看到過!”

“還有,西泠月,本王現在很忙,你彆跟著本王!”

“你若是覺得無聊,大可以去找北修然聊聊天!

”北明燁周身寒氣森然,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有些不耐煩的說著這一句話。

西泠月聽著這話,眉頭擰緊了幾分。

明燁哥哥冇吃嗎?

明燁哥哥,怎麼還是和之前一樣這麼生氣!

北明燁看了一眼西泠月的方向,冰著臉直接在此時走開了。

生氣,他就是生氣,怎麼了?

小丫頭也是在之後,跟著北明燁去了沙場。

她每次想要給北明燁擦汗的時候,北明燁都會推開。

西泠月站在一旁,看著他訓練著士兵的模樣,眉頭擰緊了幾分,小嘴堵得老高。

夜色慢慢地暗了下來,看著北明燁向著主營帳的方向而去。

她也在之後屁顛屁顛地跟了過來。

她直接在此時坐到了床榻上,雙眸看著坐在桌前,看著書籍的北明燁,眉頭擰緊了幾分。

“明燁哥哥!”

“很晚了,今日的那些將軍也冇有來,你要不要早點休息?”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本王不困!”北明燁沉著臉說道。

“不困?”

“可是很晚了!”西泠月嘟著小嘴說道。

“你要是自己想睡,就睡!”北明燁說道。

他也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突然湊近了北明燁些許,睜著一雙大眼睛,笑嘻嘻的說道,“明燁哥哥,你看你都打哈欠了,明明就是困了!

“明燁哥哥,你怎麼了嗎?”

“我今日到底做了什麼讓你不開心!”

“你不僅一天都不理我!”

“還不接受我的東西!”

“明燁哥哥,不要不開心了,笑一笑十年少!”

小丫頭也是在說到了最後,直接抓著北明燁的手,撒起了嬌來。

看著小丫頭肉嘟嘟的小臉,軟著聲音說著這一句話,還衝著自己撒嬌。

北明燁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神色倒是在此時有些不一樣了。

小丫頭真可愛。

好想摸一摸!

等會他在想什麼?

這個小丫頭之前在客棧的時候,在北修然沐浴的時候,跑去找北修然。

最關鍵,白天的時候,還去和北修然聊天!

還說得這麼開心。

他現在怎麼能因為這小東西,衝著自己撒嬌,就妥協呢!

“西泠月鬆手!”

“你要是想要撒嬌,去找北修然就是!”

“還有,本王怎麼可能因為你而不高興呢?”

“你以為你是誰!”

“本王隻是忙得不想理你罷了!”北明燁一臉不悅的說著這一句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