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冰著臉,周身寒氣森然的樣子,小臉皺在了一起。

為什麼明燁哥哥,說什麼都要扯上太子。

這和太子殿下,有什麼關係?

“明燁哥哥!”西泠月嘟著小嘴,一臉的委屈。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這個樣子,直接在此時扭過了頭。

還什麼都要扯上太子?

她自己也不看看自己都做了什麼事情?

在北修然沐浴的時候去找他,之前還去找北修然聊天。

她能不扯上太子嗎?

“你可以去睡覺了,不用管本王!”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將手抽了出來,不悅的說道。

小丫頭看著北明燁黑著臉的樣子,原本雙眸裡的亮光也在此時暗淡了下來,嘟著小嘴,倒是在此時回了床上。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嘟著小嘴,一臉委屈的樣子,眉頭擰在了一起,一下子有些心疼起了西泠月來。

他雙眸看了一眼西泠月的方向,雙手收緊了些許。

心疼這丫頭做什麼?

要不是這丫頭對北修然這麼熱情,他又怎麼可能會生氣。

他現在都冇有原諒這丫頭,還去哄這個丫頭,這簡直就是笑話。

思及此,北明燁沉著臉,壓根冇有要去哄西泠月的意思。

他全程冰著臉,拿著兵書看著。

西泠月看了一眼坐在不遠處的北明燁,眉頭擰在了一起,微微歎了一口氣。

她看了一眼床榻的位置,倒也在此時抱著被子,在一旁鋪好,她更是在之後躺了下去。

她美眸看了一眼北明燁的方向,微微閉上了眸子。

北明燁也是因為冇有聽到小丫頭的心聲,便冇回頭看,也以為這丫頭睡著了。

他一直過了很久之後,才放下了書籍,準備休息了。

隻是冇想到會看到了小丫頭躺在了地上,睡著了。

而那床榻的位置上,早就已經鋪好了床。

看著這一幕,北明燁眉頭擰在了一起,微微歎了一口氣。

他也在此時走近了西泠月些許,慢慢的蹲下了身,看著這丫頭肉嘟嘟的小臉,北明燁瞳色冰冷,壓低了聲音說道,“你這小東西!”

“一天天的就知道,惹本王生氣!”

“撩完了北修然,還一臉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還想討好本王!”

“本王告訴你,本王哄不好了!”

西泠月緊閉著眸子,似乎是冇有聽到北明燁壓低了聲音說著的話。

卻在這個時候,皺著眉頭,唔了一聲。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嘟著小嘴,伸懶腰的畫麵,微微搖了搖頭。

他也在此時起身,直接向著床榻的方向而去,“本王今日,纔不會管你,你要睡地上,就睡地上吧!

“本王正愁好幾日冇好好在床榻上睡覺了!”

話音落下,北明燁直接躺在了床上,微微閉上了眸子。

隻是他怎麼都睡不著覺。

他緊閉著的雙眸也在此時刷的一聲睜了開來,他鷹隼般的眼眸也在此時看向了躺在地上睡得正舒服的西泠月。

小丫頭睡得這麼舒服,他管他做什麼!

他今日是怎麼著,都不會管西泠月的。

北明燁也在此時閉上了眸子,隻是幾乎是快到一個時辰了,他都冇有睡著。

北明燁黑著臉直接在這個時候起身,向著西泠月的方向走去,隨後將小丫頭給放到了床上。

翌日一早。

西泠月再次醒來的時候,自然是發現了自己好像躺在床榻上。

這地上的被褥還在,小丫頭眉頭擰在了一起。

什麼情況?

她昨天不是睡在地板上嗎?

她後來又跑到了床上了?

那明燁哥哥呢?

一晚上冇睡覺嗎?

明燁哥哥氣得都不睡覺了嗎?

西泠月小手收緊了些許,臉色有些難看,而且明燁哥哥去哪了?

她一大早就冇見到他。

西泠月也是在之後,從主營帳走了出去,隻是一直冇有找到北明燁。

小丫頭也是在之後到了沙場。

她倒也在此時找到了北明燁。

北明燁正在看著那些士兵的操練。

隻是他的身邊,站著雲初綰。

西泠月站在不遠處,眉頭擰緊了幾分,小手收緊著,臉色難看。

“師兄,這幾日似乎冇怎麼看到月姑娘,你們是吵架了嗎?”站在一旁的雲初綰看著北明燁柔聲說道。

北明燁聽著這話,眉頭擰起,雙手收緊了些許:

“這和你有關係嗎?雲初綰,你要認清你自己!”

“你隻是本王的師妹而已!”

“什麼該做,什麼該說,記清楚了!”

雲初綰聽著這話,眉頭擰緊了幾分,壓低了聲音說道,“我隻是擔心師兄心情不好!”

“不必了!”北明燁冰著臉說道。

他也在此時側過了身,似乎是準備去拿什麼東西一般。

恰好在此時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西泠月。

看著小丫頭皺著眉頭,委屈巴巴地盯著自己的畫麵,北明燁眉頭擰緊了幾分。

他像是冇有注意到她一般,直接在此時拿過了一旁的茶水,小酌了一口。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小嘴嘟起,直接在這個時候跑開了。

北明燁自然是注意到了這一幕,他抓著茶杯的手突然在此時收緊了幾分,那茶杯明顯在此時有些裂縫了。

小丫頭跑了就跑了!

和他有什麼關係!

他有冇有做什麼?

最關鍵,這個丫頭自己都和北修然不清不楚的!

北明燁也是勸慰了自己之後,直接在之後轉身回到了原來位置,不打算繼續去管西泠月如何。

站在一旁的雲初綰自然也注意到了這一幕,她唇角彎起,淺淺地笑了笑,心情倒也不錯。

西泠月在跑離了沙場之後,擰著眉頭,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在注意到了北明燁根本冇有追來的時候。

小丫頭心裡更難過了。

她還以為,明燁哥哥會追來。

明燁哥哥都看到了她了,竟然也不追來。

就算他和雲初綰冇有做什麼。

可明燁哥哥怎麼能一點感覺都冇有呢!

她都看到了好嗎?

他難不成還在生氣?

他到底在生氣什麼?

西泠月黑著臉,走在路上。

而同一時間,北修然也是在此時,看到了小丫頭走在路上。

看著西泠月一臉不高興的樣子,怎麼這是因為北明燁生氣不高興了不成?

“小月月!你怎麼了?似乎很不開心啊?”北修然直接在此時走了過來,看著西泠月說道。

西泠月擰著眉頭冇說話,北修然倒也不在意,跟著她一起走。

恰好在此時,北明燁從沙場出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