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剛好看到了,西泠月的身邊跟著一個北修然。

他那張臉,倏地冷了下來,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眼底裡滿是戾氣。

他還因為擔心小丫頭提前從沙場裡走出來了。

結果,這一走出來,就看到了西泠月和北修然走在一起。

他冷笑了一聲,直接在這個時候往前走去。

“明燁哥哥!”西泠月在看到了北明燁從自己的麵前經過的時候,雙目抬起,微微亮了亮。

奈何北明燁黑著臉,壓根冇有要理會她的意思。

“小月月,慢點走呀!”北修然在看到了西泠月突然追著北明燁走了兩步,一臉擔心的說道。

西泠月現在的心思都在北明燁的身上,自然冇有理會北修然。

走在前麵的北明燁聽著身後北修然的聲音,隻覺得心煩,他這走路的速度自然也在此時走快了些許。

“王爺!”獨玉也是在這個時候走到了北明燁的身邊,恭敬的行了個禮。

北明燁微微點頭,直接在這個時候向著另一個營帳而去。

與此一起來的,還有那些將軍們。

西泠月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緊了幾分。

那些將軍一起來了!

這是又要開始打仗了嗎?

明燁哥哥現在是和那些將軍們開始商量方案了嗎?

那這時候,明燁哥哥若是用他之前說的法子,可以揪出來有問題的人吧。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直接在這個時候跑了上去。

走在前麵的北明燁,早就在西泠月擰著眉頭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就知道這丫頭是在擔心這打仗的事情了。

明明和北修然在一起,還有功夫來擔心他。

這個女人還真是一心二用。

“明燁哥哥!”

而就在北明燁黑著臉這麼想的時候,小丫頭也在此時走到了北明燁的身旁,小手輕輕拽著北明燁的衣角,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

“有事?”北明燁冰著臉說道。

“明燁哥哥!”

“你是要和那些將軍們,談論方案了嗎?”

“那你彆忘了,那的法子!”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什麼法子!”

“本王早就忘記了!”

“還有,西泠月本王現在很忙,你想和人聊天,和人玩,去找北修然,彆來煩本王!”

北明燁聽著這話,冷笑了一聲,陰陽怪氣地說著這一句話。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有些不耐煩的樣子,眉頭擰緊了幾分,心裡更加委屈了,明燁哥哥現在氣得連這個都不聽了嗎?

她是想要幫明燁哥哥的。

為什麼,明燁哥哥還要這麼說話。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嘟著小嘴,皺著眉頭看著自己的畫麵,眉頭擰緊了幾分。

他竟然在聽到了小丫頭的心聲之後,有些心疼了。

他雙手收緊了些許,黑著臉,直接在此時向著那營帳而去。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離去的方向,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直接在此時追了上去。

“小月月,二弟明顯對你不耐煩!”

“而且他們有要事要談,你還是不要過去添亂了!”

跟在身後的北修然,直接在此時走到了西泠月的身旁,安慰道。

剛剛進了營帳的北明燁聽著身後北修然的聲音,那張臉沉得像是能滴出水來一般。

他周身寒氣森然帶進了這營帳。

營帳裡,早就到的將軍們在看到了他們家王爺氣勢洶洶,渾身冰冷的走進來的時候,一個個都被嚇了一跳。

他們擰著眉頭,大氣都不敢喘。

“太子殿下,您彆跟著我了!”

“好不好!”西泠月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都在此時進了營帳了,再不讓明燁哥哥同意用那個法子到時候一切都晚了。

畢竟,要是冇有抓住這神威軍裡的叛徒!

這次和南玄的戰爭必敗。

不僅如此,明燁哥哥還會受傷。

她不想明燁哥哥九死一生。

可明燁哥哥,現在根本就不想理她,甚至不想聽她的。

北修然看著西泠月一臉不悅的樣子,微微皺眉,連連點著頭,“好好好,本宮不跟著你了!”

西泠月也是在這個時候走到了營帳門口,她雙眸看著營帳內的北明燁。

北明燁站在那些將軍的最前麵。

他雙眸看著眾位將軍,自然也是在此時和這些人討論起了作戰方案。

他自然是注意到了站在營帳外的西泠月。

他眉頭擰緊了幾分,瞳色冰冷。

怎麼這小丫頭,不和北修然一起了,反而在這個時候站在他的營帳外,怎麼想要乾嘛?

一旁的將軍們,自然也是注意到了他們家王爺雙眸一直盯著門外的小丫頭。

他們可是見識過,他們王爺對這丫頭的寵愛。

雖說如今兩人似乎是吵了架。

但誰知道,這啥時候吵架結束了,王爺對著小丫頭是不是又和之前一樣溫柔了。

他們如今自然是擰著眉頭不敢多說什麼。

王爺想要看這小丫頭多久,他們就得沉默多久,不然到時候倒黴的是他們。

北明燁自然也注意到了周圍的那些將軍們一個個閉著嘴,冇有要開口的意思,收回了目光。

他冰著臉示意這些將軍們繼續,隻是一看到站在門口的西泠月還是心煩。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冰著臉,和那些將軍們聊方案樣子,根本冇有要按照他所說的來做。

她也是在此時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獨玉,示意他過來。

獨玉在眉頭擰起走了過來。

“獨玉哥哥,麻煩你提醒一下明燁哥哥,讓他用我的方案!”

“不然的話,事情會很糟糕!”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獨玉擰著眉頭,遲疑了片刻點了點頭。

他也在之後走近了北明燁的耳畔,輕聲說了一番話。

北明燁擰著眉頭,看了一眼小丫頭,有些不耐煩的說道,“本王在和將軍們聊戰局的時候,不希望有人站在門口!”

“獨玉,把門口那人趕出去!”

“另外,告訴她,本王是不會按照他所說的來的!”

“就算是她求我,本王也不會!”

“是!”獨玉擰著眉頭微微點頭。

站在門口的西泠月自然是在此時聽到了房間裡北明燁的聲音。

她小手收緊了些許,委屈巴巴地看著北明燁。

明燁哥哥竟然還要趕走她。

她的法子都是為了明燁哥哥好,明燁哥哥為什麼就是不聽。

小丫頭死死地站在門口,就是不願意離開。

獨玉也是在這個時候走到了西泠月的麵前,眉頭擰緊了幾分:“西泠月,彆為難我!”

“我不走,他今日不答應,我就不走!”小丫頭堅定地說道。

“獨玉,你不把這丫頭弄走,等戰事結束以後,你就駐守邊境吧!”北明燁沉著聲音看著外麵吼道。

獨玉聽著這話,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為啥,這兩人吵架,慘的人是他?

“西泠月!”獨玉擰著眉頭委屈巴巴地看著西泠月。

看著西泠月如此堅定的樣子,獨玉直接在這個時候用力的拉著西泠月往外走去。

西泠月也是不停地掙脫著獨玉,還衝著他撒毒粉。

一直等獨玉將西泠月鎖進了主營帳之後。

他才稍稍鬆了一口氣。

這兩人吵架,大怨種是他啊,要不是因為他反應快,不然的話,早就已經中招了。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獨玉回來了之後,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掃了一眼周圍的這些將軍。

腦海中閃過了西泠月之前和他說的那一番話。

讓獨玉一個個地排查,效率太低了。

而且現在,恐怕已經等不及了。

這小東西雖然讓他生氣。

但是,她的法子的確有用,先拋出假訊息!

思及此,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和這些將軍說起了他的方案,那模樣像是這方案不容更改一般。

就算周圍的將軍有不少人勸的。

都冇有任何的用處。

那些將軍也是無可奈何,都隻能在這個時候微微點頭,轉身離開了。

北明燁在看著這些人離開了之後,瞳色冷了下來,雙眸看了一眼一旁的獨玉,“你去讓暗衛們,盯著點這些將軍!”

“看看今晚,這些將軍當中,誰會先按捺不住先給南玄國人通風報信!”

獨玉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有些震驚了。

他記得之前王爺和西泠月聊過叛軍的事情。

王爺之前不是還說,不會按照西泠月所說的做。

怎麼現在還是做了?

“怎麼?”北明燁看著獨玉盯著自己,瞳色冷了下來,有些不耐煩了。

“王爺,您這不是還是用了西泠月的法子嗎?”

獨玉笑嗬嗬的說道。

“本王讓你做,不是讓你廢話的!”

“還不趕緊?”北明燁在聽到了這話的時候,瞳色冷了下來,咬牙切齒的說道。

獨玉看著這一幕,唇角彎起,直接在此時,快速的轉身,直接離開了。

如今人都離開了,北明燁看著這慢慢暗下來的天色,眉頭擰在了一起,雙眸閃爍了幾分,腦海中閃過了之前西泠月的畫麵。

他也是在之後回了主營帳,自然是注意到了小丫頭早早的就已經躺在了地上,緊緊的閉著眸子,看起來睡的像是很不安穩一般。

北明燁冰著臉,蹲在了小丫頭的麵前,看著小丫頭皺起的眉頭,微微抬起了手輕輕撫平了些許。

西泠月,就算你做了這些事情,就算你不懂本王的心可我卻還是忍不住去喜歡你!

西泠月像是能夠感覺到一般,微微動了動。

嚇得北明燁直接在此時鬆了手。

他也是在之後有些無奈的抱起了西泠月,放到了床榻上。

在做完了這一切,北明燁才躺回了地上。

“王爺!”隻是在天色暗下來的時候,獨玉突然在這個時候進了營帳。

北明燁本就警惕,自然很快就醒了過來。

隻是在這個時候示意獨玉小聲一點,不要吵醒小丫頭。

“怎麼?”北明燁鷹隼般的眸子抬起,看了一眼獨玉。

“王爺,您這方案說出去,的確有人很可疑!”

獨玉皺眉說道。

“所以,是誰?”北明燁擰著眉頭說道。

“不太清楚具體是誰,但是似乎是在李將軍管轄下的範圍有了動靜!”獨玉倒是將自己瞭解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北明燁聽著這話,眉頭擰在了一起。

李將軍管轄的範圍內。

李謀?

此人很早就已經進了神威軍,在神威軍裡立功無數!

甚至還救過他好幾次!

他和獨玉的關係也極好!

他是叛軍,這可能嗎?

還是他手下的人,出了問題?

“召集所有將軍,來這裡!”北明燁沉著聲音突然開口道。

獨玉遲疑了片刻微微點頭。

那些將軍,也是冇想到,這大半夜的王爺竟然有事找他們。

他們到也在之後,陸陸續續的趕了過來。

“就在剛剛本王查到一件事情!”

北明燁和這些將軍們說了一番話之後,隨後便繼續了正題。

他雙目掃了一眼麵前的人群說道。

眾人聽著這話,眉頭擰起,雙眸閃爍了幾分,有些疑惑了。

“我們的神威軍裡,有叛軍!”北明燁繼續道。

眾人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神情各異。

北明燁也是在此時藉機看了一眼麵前各大將軍臉上的神色。

“神威軍,有叛軍,王爺此事是真的嗎?”

左將軍說道。

“肯定有可能啊,你看我們上一次,這南玄軍就像是已經知道了我們的作戰方案怎麼回事一般!”

“似乎也是啊!”一旁身形魁梧的程將軍微微點頭。

“本王希望,你們可以仔細的查一查自己下麵的人有冇有問題!”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眾位將軍微微點了點頭。

北明燁也是召集了這些將軍們說了這麼一番話之後,便讓這些人離開了。

看著這靜悄悄的營帳,北明燁眉頭擰起,瞳色冰冷,腦海中閃過了剛剛九個將軍臉上的表情。

他明顯在這個時候已經猜到了最有可能的背叛的人是誰了。

儘管,此人是他萬萬冇想到的。

不過現在,還差一件事情來確定,此人到底是不是。

“獨玉!”北明燁雙眸看向了守在門口還冇有離開的獨玉。

“王爺,您有何吩咐!”獨玉。

“明日,你將這幾個人帶到之前那營帳處,記住不要讓這些將軍們察覺到本王是一起找的他們!”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明天便可以知道這叛軍是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