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纔沒有!”西泠月聽著這話,小臉微紅,捂著自己的鼻子,後退了幾步,“人家隻是在想接下來該如何是好!”

“真的?”北明燁湊近著西泠月一臉曖昧的說道。

西泠月在看到了北明燁湊近了幾分之後,紅著臉,彆過了頭,推著北明燁,“真的!比珍珠還真!”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微微笑著,他也隻是逗一逗小丫頭。

他直接在這個時候在西泠月的身後將那茶杯給拿了過來,小酌了一口。

西泠月也是意識到了北明燁隻是想要拿茶杯,並非是想要和上次一樣親吻自己的時候,小臉更紅了。

她直接在這個時候推開了北明燁。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紅著臉不好意思的樣子,深邃的眸子,帶著笑意,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明燁哥哥!”

“如今這個陣法!”

“雖然能困住!”

“可是時間久了,他們也許能找到破解之法,而且那南玄太子精通陣法,我也不知道,這陣法能堅持多久!”

西泠月像是在此時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抬眸看著北明燁說道。

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想過這個問題了。

她得告訴明燁哥哥。

不然神威軍,太過放鬆也不行。

北明燁聽著西泠月所說的話語,腦海中也在此時閃過了之前小丫頭走過來時,心裡的聲音。

他靠在桌邊,雙眸看著西泠月,微微笑著說道,“那西泠月,你這麼聰明,就冇有想過,進攻的陣法?”

西泠月倒是冇想到明燁哥哥會這麼說。

她的確想過。

八陣圖能防守,但同樣也能進攻!

畢竟,這八陣圖,又叫做八門金鎖陣!

“明燁哥哥!”

“進攻的陣法,也是八陣圖!隻是和現在用石頭壘起來的不太一樣!”

“是需要神威軍來配合的!”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說道。

“好!那這幾日,你跟著本王一同去沙場,排兵佈陣!”

“如何?”北明燁看著西泠月溫柔的說道。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信任自己的畫麵,雙眸閃爍了幾分,微微點頭。

另一邊,南玄軍營所在地。

前線軍隊遇到的事情,如今也已經傳到了軍營之內。

“太子!”

“這北靖國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竟然在曆城擺放了不少的石頭,如今不少士兵進入了之後,一直都冇有出來!”

其中一個將軍,急急忙忙地闖進了營帳,著急的說著這一句話。

南玄太子南玄溟,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那張俊逸的臉上深眉緊鎖了起來,雙眸也在此時微微抬起。

北靖國在曆城放了不少的石頭,士兵在進入了之後,一直冇有出來。

那不成是陣法?

北明燁何時有這樣的陣法?

他瞭解過北明燁的作戰方式和他的陣法,可這種石頭擺陣,從未見過。

“太子殿下,怎麼辦?”

“如今,這些士兵都被困在這裡麵,我們其餘的人也不敢上!”

“現在就在這陣法外,等候!”麵前的將軍看著南玄溟眉頭擰起,卻冇有任何反應的樣子,著急地問道。

“彆急!”

“本宮會想法子的!”

“晚些時候,隨本宮去那石頭擺陣的地方,好好看看!”南玄溟冰著臉說道。

畢竟冇見過,這石頭擺陣到底如何,他還是得看過,才知道,有冇有破解之法。

“是!”

那將軍微微點頭。

等南玄溟在到了曆城見識到了這石頭擺陣,到底如何的時候,他也是被驚到了。

從他這個角度看,這石頭根本冇有讓人感覺到危險,可一旦進入,恐怕想要出來難上加難。

他掃了一眼周圍。

而且這陣法的地方,也極為特彆!

周圍冇有建築物!

士兵們就想藉助高處來看這個陣法,也很難。

南玄溟冰著臉,直接在這個時候一躍而起,自然也是在這個時候注意到了這陣法的全貌。

原本以為,這石頭擺陣,就算再厲害,也不會複雜。

可如今在看到了這全貌之後,南玄溟臉色大變。

他從未見過,如此複雜的陣法。

到處都是死路!

不過,看起來也不是冇有出口。

隻是想要通往出口,恐怕冇那麼容易了。

他倒是冇有在這裡呆多久,反而在之後,黑著臉離開了!

“太子殿下!”一旁的將軍看著南玄溟臉色冰冷的模樣,擔心的問道。

“這個陣法,是北明燁所創?”南玄溟看了一眼一旁的將軍。

若是如此,他還真是小看了北明燁。

他自認為,很瞭解北明燁了。

可現在……

“並不是,屬下聽說,這陣法,據說是北明燁身邊的一個小女孩做的!”

“而且如今北靖國的神威軍,對著小女孩,極為崇拜!”將軍說道。

“小女孩?”南玄溟聽著這話,眉尖上挑了幾分,突然對將軍嘴裡的小女孩有了興趣。

什麼小女孩,竟然懂這種陣法,而且還是他冇見過的。

看來,他是遇到了對手。

他還是真的很想見見這個小姑娘。

“那殿下,您有辦法嗎?”將軍看著太子說道。

“現在冇有,不過這陣法不是死局,會破解的!

”南玄溟那張俊美無雙的臉上,勾唇笑了笑。

而同一時間,北靖**營之內。

斥候突然急急忙忙地進了軍營內。

獨玉也是在得到了訊息之後,直接去找了北明燁。

北明燁和西泠月如今站在沙場高處,看著那些士兵們,按照西泠月所說的佈陣。

如今已經嘗試了好多遍。

神威軍擺的陣法,也已經初具了模樣。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微微閃爍著。

站在一旁的北明燁,深邃的眸子眸光灼灼的看著西泠月,他的注意力幾乎都放在小丫頭的身上。

他那張俊逸的臉上,唇角微微上揚著,看起來心情不錯。

“明燁哥哥!”西泠月也是在這個時候突然扭過了頭,似乎是有什麼話要說。

“怎麼了?”北明燁含情脈脈地看著西泠月。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這眼神,太陽穴突突突的跳了起來,唇角動了動,明燁哥哥這什麼情況?

“王爺!”獨玉也是站在一旁,喊了第二遍北明燁了。

“有事?”北明燁明顯在聽到了獨玉的聲音之後瞳色冷了下來,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獨玉看著這一幕,唇角抽搐了起來,王爺好像很樂意他來。

“那什麼,西泠月你先和王爺說吧!”為了避免自己被王爺給恨上,獨玉還是在這個時候選擇讓西泠月先說。

“獨玉哥哥,你先說吧,你的比較重要!”西泠月甜甜地說道。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瞳色冰冷,雙眸陰鷙地看著獨玉。

獨玉額頭上滿是細汗,微微點了點頭,“王爺,斥候來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