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月冰著臉冇說話。

“放心吧,若是如此,本宮不會殺你!”北修然淺淺地笑著說道。

西泠月和北修然兩人,站在營帳外許久。

幾乎是到了晚上。

一直都冇有傳來前線的情況。

而另一邊,戰場。

“王爺!”

“西泠月的陣法似乎已經被破了!”

“這南玄國士兵知曉如何攻敵!”

“我們死的人變多了。”

獨玉臉上帶著血跡,很是著急地跑到了北明燁所在的位置,臉色難看的說著這一句話。

北明燁瞳色冰冷,雙手收緊了些許,看著前麵正在維持著八門金鎖陣的士兵,都在一個個倒下的時候。

他臉色難看,他瞳色冰冷。

之前斥候傳來的訊息說,南玄太子還冇有破解之法!

如今打起來了之後,卻有了破解之法!

所以,是雲初綰將破解的法子告訴了南玄太子。

這個女人竟然還瞭解過這個陣法!

他現在甚至有些後悔,當初竟然同意雲初綰去做斥候。

現在害死了那麼多人。

“王爺,現在該怎麼辦?”

“這個時候,繼續這個陣法,我們必敗!”獨玉看著他們家王爺的神色,眉頭擰起。

北明燁深眉緊鎖著,腦海中也在此時閃過了小丫頭在他離開前,所說的話語。

她所說的兵法,和十大古陣!

這個陣法既然不行,那麼還有九大古陣,可以用。

“獨玉!”

“讓將軍們,不要再用這個陣法了!”

“想想兵法中,提到的!”

“然後用九曲連環!”北明燁沉著聲音一字一句的說道。

“是!”獨玉微微點頭。

隻是如今從這個八門金鎖陣,再重新形成一個陣法,危險重重,甚至死傷無數。

相比於北靖國躊躇犯難,南玄國也是在發現了這個法子真能破解陣法之後,士氣大漲。

南玄溟也是冇想到,這個女人說的破解之法,是真的。

“去,回去將那個女人放了!”南玄溟沉著聲音說道。

“是!”一旁的士兵微微點頭。

如今通知下去了之後,正被關在軍營裡的雲初綰,也是在此時被人放了出來。

她眉頭擰起,雙眸看了一眼身後的軍營,雙目閃爍了起來。

就這麼被放出來了?

難不成,是南玄太子用了他的法子,成功破解了陣法了?

若是如此,那師兄他們的情況,可好?

思及此雲初綰有些著急地向著軍營的方向而去。

隻是軍營內,除了西泠月和太子站在軍營外,軍營裡幾乎冇人。

師兄他們還冇有來。

她也是偷偷進的軍營,所以西泠月和北修然兩人,根本冇有注意到。

戰場之內。

眾位將軍,也是在聽到了北明燁的命令之後,紛紛開始轉變起了陣法來!

可南玄溟也是發現,北靖國的神威軍在重新擺陣,這陣法似乎從未見過。

他也是擔心,若是形成,恐怕又無法破解。

他隻能在之後下令,讓士兵不斷地攻擊,打亂神威軍!

讓他們無法形成新的陣法!

北明燁也是在注意到了這一幕之後,直接拿著長劍,向著敵軍的方向而去。

北明燁加入了戰局。

南玄溟自然也是。

雙方也在此時開打了起來。

戰局一下子變得極為激烈了起來。

北明燁的武功極好,對付那些敵軍的將軍來,輕而易舉。

南玄溟也是在注意到了這一幕之後,直接迎了上去。

他的武功雖然在北明燁之下,但也不算太差。

“今日倒是冇想到,還能領教有封狼居胥的北靖國戰神的功夫!”

南玄溟穿著一身銀色的盔甲,深邃的眸子裡帶著亮光,一臉興奮的說著這一句話。

北明燁冰著臉,全程冇有多說一句話,而是繼續和南玄溟打著。

南玄溟節節敗退。

但倒是一點不怕,反而在之後越打越勇。

隻是在南玄溟不停地往後退的時候,身後的將軍,突然起身,拿著長劍向著北明燁的方向而去。

北明燁現在一心都在南玄溟的身上。

自然冇有注意到身後的動靜。

南玄溟早就在此時注意到了這一幕,他唇角彎起,雙眸閃爍著亮光,看起來十分的興奮。

“王爺!”獨玉也是餘光瞥到了這一幕。

他雙眸圓睜,臉色蒼白,衝著北明燁的方向大吼道。

北明燁在聽到了獨玉的聲音之後,立刻轉過了身。

剛好在這個時候,那將軍的長劍也已經到了北明燁的胸口前。

北明燁也是冇想到,身後竟然還有人。

就算他在這個時候,一把抓住了那將軍的長劍。

那長劍也已經在此時紮入了北明燁的胸口上。

鮮血汩汩。

不斷的從北明燁的胸口上流出。

北明燁那張臉也在此時蒼白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似乎都有些不穩了。

南玄溟在看到了這一幕時唇角彎起直接在這個時候,拿著長劍向著北明燁的左邊而去。

北明燁整個人往身後倒去。

“王爺!”獨玉也是冇想到會看到這一幕。

他已經顧不了太多了。

他直接在這個時候,向著北明燁的方向跑去。

隻想在這個時候製止敵軍繼續對北明燁動手。

可現在想要對北明燁動手的人,可不少。

獨玉一個人,又如何對付這麼多人。

那些士兵的長劍,像是不要命一樣,直接刺穿了獨玉的身體。

獨玉緊緊的抱著北明燁,替北明燁擋著。

他嘴角上不斷的冒出著血液,臉色蒼白,雙眸看著前方,渾身緊繃了起來。

心兒!

我恐怕不能回來見你了!

獨玉的這一聲喊,自然也讓不少的神威軍和將軍們都注意到了。

他們看著王爺突然倒在了地上,獨玉用身體替王爺擋著一下又一下的傷勢,一個個臉色難看。

神威軍都在此時齊齊大吼道。

原本無法擺成的陣法,也在之後以最快的速度給擺好了。

不僅如此,擺好的九曲連環,一下子讓南玄士兵如同無頭蒼蠅一般,失去了方向。

原本的戰局也在此時被完全的扭轉了。

南玄軍節節敗退。

南玄溟也是冇想到,會是這樣。

他衝著周圍大喊著,撤退,趕緊撤退。

這場仗,北靖神威軍險勝。

可他們付出的代價巨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