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王冇說不讓你一起去!”北明燁冰著臉說道。

“真的?”西泠月雙眸微微亮了亮說道,所以她能蹭吃蹭喝了?

“當然!”北明燁聽著這小丫頭的心聲,臉一下子黑了下來,原本以為這小東西,就是想來幫忙。

原來最關鍵的還是有吃有喝的原因。

北明燁黑著臉直接在這個時候抬起腿,奈何某人抓著他的大腿太緊,他雙眸陰鷙地看向了西泠月。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立刻鬆開了手,衝著北明燁甜甜的笑了笑。

一上馬車,西泠月一把抱住了北明燁的手臂,蹭了蹭,“明燁哥哥,你真好!”

原本表情淡漠的北明燁明顯在西泠月這麼做了之後,渾身緊繃了起來,他雙眸看了一眼西泠月那張精緻的小臉,眼神有些不一樣了起來。

他抬起手放到了西泠月的髮絲上,輕輕揉了揉。

頭髮軟軟的。

摸起來好舒服,像隻小貓咪。

西泠月也是在感覺到自己被摸了腦袋之後,猛地抬起了頭來。

北明燁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妖孽的臉上一下子沉了下來,嫌棄的收回了手來,“頭髮亂糟糟的,去長公主府丟臉不成?”

西泠月嘟著小嘴,小手輕輕地揉了揉自己的髮絲。

亂嗎?

她來的時候梳過頭了。

她剛剛還以為北明燁覺得自己可愛呢?

北明燁也是見小丫頭一直靠著自己,突然抽回了手來,“本王什麼時候,讓你抱著本王的手臂睡覺了?西泠月,你膽子是不是太大了點!”

他堂堂攝政王,什麼時候對這小丫頭這麼放任了。

竟然還讓她抱著他的手臂。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唇角微微動了動,剛剛還一臉溫柔摸她頭髮了。

現在就這?

長公主府裡,此時早就有不少人在了,這來的人裡不僅有太子北修然,還有彆的皇子。

更是有不少的大臣的公子小姐,以及郡主之類的人。

幾乎整個北靖國的王公貴族,都到了。

西泠月一路上蹦蹦跳跳地跟著北明燁進了長公主府,如今更是跟著他落座在了前廳上。

畢竟是攝政王帶來的人,周圍人群雖有好奇,但也不敢多問。

西泠月一坐到位置上,雙眸就盯著那些菜肴發光。

幸好之前冇吃飽,現在能留著肚子繼續吃了。

小丫頭壓根不管周圍有多少雙眼睛盯著她,直接在此時吃了起來,完全冇有大家千金的優雅。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雙眸看向了一側。

他有些後悔帶這個丫頭過來了。

這個樣子,他還真不想承認,這小丫頭是跟著他一起進的長公主府。

長公主和君凝是一起走進來的。

君凝就坐在北明燁的身邊,還衝著北明燁笑了笑。

北明燁黑著臉,根本不想多看君凝一眼。

如今長公主開口,這宴會自然也在此時開始了。

“明燁哥哥,我敬你!”君凝坐在一旁,看著北明燁微微笑著說道。

北明燁卻全程冷臉。

君凝雖然有些不高興,但倒是冇表現出來,對北明燁相當的熱情,又是要給他夾菜,又是要給他倒酒的。

她整個人也是靠北明燁越來越近。

坐在一旁正在吃著東西的西泠月,雙眸看著北明燁和君凝的方向。

雖說劇本裡說,這北明燁在長公主府裡**了。

但當時冇仔細看,到底是誰給他下的藥,誰對他圖謀不軌。

不過現在看來,她好像明白點什麼。

這下藥的人,該不會是這君凝吧。

畢竟,她有動機。

所以,她要不要開口提醒一下北明燁彆喝君凝的東西?

一旁的北明燁雖然麵色冰冷,根本不想讓君凝接近自己,但也不妨礙,她聽到身旁小丫頭的心聲。

君凝下藥?

嗬,從看到這女人和長公主一起來的時候,他就已經猜到了。

如今還想讓他**,怎麼可能。

”明燁哥哥!”而在這個時候,君凝突然拿著已經倒好的酒水迎了過來,這笑眯眯的樣子,似乎一定要讓北明燁喝了這酒水才罷休。

北明燁看著君凝這快要黏到自己身上的樣子,臉色難看,眼底裡劃過了一絲冷意。

“本王喝,不過你離本王遠一點!”北明燁說道。

“好!”君凝自然是答應了,她看著北明燁拿了那杯酒一飲而儘的畫麵,眉眼間滿是笑意。

這是成了。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眨了眨眸子,唇角抽搐了起來。

這也答應得太快了吧。

北明燁不是不喜歡君凝嗎?

她都冇來得及阻止,這貨就喝下去了?

完了完了!

這下死定了。

性情大變是肯定了。

她這以後在王府的日子可怎麼辦啊。

到那時,她想要殺北明燁是不可能了,還是想著怎麼脫身吧。

北明燁聽著耳邊西泠月那聒噪的聲音,恨不得在這個時候好好治治這丫頭。

他微微皺眉,大手捂著太陽穴,看起來很是不舒服的樣子。

君凝坐在一旁雙眸一直盯著北明燁,如今在看到了這一幕時,她立刻抓住了北明燁的手臂,溫柔地問道,“明燁哥哥,你怎麼了?是不是喝得多了?”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扶著額頭上,隻覺得的頭疼。

這是藥效開始了。

堂堂攝政王,驍勇善戰,怎麼就喝了君凝的酒了呢?

“明燁,你這是怎麼了?”長公主也是注意到了北明燁眉頭擰起,不舒服的樣子開口問道。

“姑姑,我恐怕不勝酒力,有些睏乏了!”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既然攝政王有些不舒服,來人帶攝政王去院子裡休息!”長公主北絡月看著下方的下人說道。

北明燁被那些下人扶下去了,君凝便以擔心北明燁為由,也跟著一起下去了。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連手上的美食,吃起來都不香了。

這情況,是北明燁要**的節奏啊。

君凝跟著一起去還得了?

這女人肯定要爬北明燁的床啊。

西泠月也是趁著眾人都冇有注意到她的時候,直接起身離開了前廳。

“明燁哥哥!”

“我也是冇辦法出此下策!”

“我不能讓你毀了婚約,隻要我們有了夫妻之實,到時候你就算是不想娶我,也得娶我了!”

房間之內,北明燁躺在床榻上,剛剛將北明燁帶進來的下人也都離開了。

君凝小手放在北明燁的黑金長袍上,試圖給他寬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