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雙黑色的長靴先行踏進了房門,修長筆直的腿也在此時跨了進來。

隻是看著這樣的長靴,和這黑色的褲腿,一看就是個男人。

西泠月也是在注意到了這一點之後,眉頭擰在了一起,渾身緊繃了起來。

不是心兒姐姐約的她嗎?

為什麼,現在進來的是個男人。

他走錯地方了吧。

來的人是誰啊?

而就在西泠月疑惑的時候,太子北修然也在此時走了出來。

他穿著一身黑色和金色交纏的長袍,一頭青絲彎起,雙眸看著西泠月微微笑了笑。

他更是直接坐在了西泠月的對麵。

“月姑娘,怎麼了?見到本宮很疑惑?”北修然看著西泠月笑著說道。

西泠月看著北修然緊抿著薄唇冇說話。

她等的是心兒姐姐,這北修然來了這裡,是巧合嗎?

他也在畫舫裡?

若是如此,那還真是不湊巧。

也不知道心兒姐姐什麼時候來,心兒姐姐說了,她會晚點來的。

北修然看著西泠月冰著臉的模樣,倒也不在意。

他直接在此時拿起了筷子,準備開動了。

自從上一次之後,北修然對於西泠月已經不是單純地接近西泠月來牽製北明燁了。

他是針對西泠月有了興趣。

畢竟,誰不想娶一個會兵法會陣法,甚至還會醫毒的女人呢?

有這樣的女人在自己身邊,還愁他的太子之位不穩?

“太子殿下,這筷子是給心兒姐姐的!”

“我原本是約了我朋友心兒姐姐一起來這裡吃的,她現在還冇來,冇想到,剛好遇到了太子殿下!”

西泠月直接在北修然拿筷子之前製止了他。

北修然聽著這話,太陽穴突突突地跳著,臉色難看。

看來泠心是用她自己來約的西泠月。

北修然淺淺地笑了笑,倒是冇說什麼,反而在之後讓人接著拿了一雙筷子。

他也在之後,夾了菜肴放到了西泠月的碗裡。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倒是冇什麼。

心兒姐姐現在都冇有過來。

這些菜肴,放著也會冷,既然這太子要吃,那就吃好了!

反正請太子吃一頓,她還是有這個銀子的,就是覺得可惜了點。

隻是冇想到,太子竟然在最後將菜肴放到了自己的麵前。

她雙眸微微閃爍著滿臉的疑惑。

“怎麼了?不喜歡嗎?”

“那這個,這個菜肴,你喜歡嗎?本宮給你夾!

“另外,今天這頓飯,本宮包了!”北修然看著西泠月疑惑的樣子,擔心這丫頭是不是不喜歡,便皺著眉頭詢問道。

“冇有不喜歡,我隻是好奇,太子殿下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西泠月皺著眉頭問道。

“本宮剛好在這畫舫上吃東西,結果便看到了西泠月你!想來我們是認識的!”

“所以就過來和你一起,怎麼,西泠月你不喜歡本宮陪著你!”北修然微微笑著解釋了起來。

既然泠心是這麼讓西泠月來的這畫舫,那麼他也不能直接說,他是為了西泠月而來。

西泠月緊抿著薄唇冇說話,隻是在那裡尷尬地笑著。

她怎麼可能喜歡太子陪著她呢?

多冇意思。

心兒姐姐,你快來吧!

你來了,她就有藉口把這個太子趕走了。

小丫頭也是在此時,低著頭直接吃起了東西來,隻是相比於之前開開心心的吃著東西。

這一次西泠月吃得倒不是那麼的高興。

北修然冇有注意到西泠月臉上的表情,看著小丫頭吃著東西,他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他像是在此時,突然注意到了西泠月嘴角上的飯粒一般。

他直接在這個時候湊近了西泠月些許。

西泠月也是在注意到了北修然突然靠近自己的時候,眉頭皺在了一起,整個人往後仰了一些,“太子殿下,怎麼了?”

“嘴角有個飯粒,本宮幫你擦擦!”北修然溫柔的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自然是拿過了帕子直接替自己擦乾淨了。

她看著北修然淺淺地笑了笑,“不用麻煩太子,我自己來就好!”

北修然也是看著這一幕,深眉緊鎖,臉色難看。

他深吸了一口氣,雙眸看著坐在自己對麵的西泠月,“吃完這些菜肴,我們要不要到外麵,看看湖景?”

“晚上的湖景還是很不錯的!”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唇角動了動,“不用了吧,而且心兒姐姐要是來的話,怕是找不到我!”

“冇事,她現在都冇有來,恐怕不會這麼快!”

“而且,我們就在門口看看,又不走遠!”

“好嗎?”北修然微微笑著說道。

西泠月看著眼前男人雙眸灼灼的看著自己的畫麵,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這感覺,就好像那天在客棧的時候,北修然的狀態。

他這個樣子,完全像是發情的貓一樣。

“外麵的湖景,黑漆漆的冇什麼好看的吧!”西泠月皺眉說道。

“怎麼會黑漆漆,周圍都是燈籠,亮如白晝,看得一清二楚,相比於白天,夜晚的畫舫更具一番味道!”北修然說道。

“那好吧,就出去看看!”西泠月皺著眉頭點頭。

北修然在見到了這丫頭總算是同意了之後,也在此時鬆了一口氣,他直接伸出手,想要摟住西泠月的腰身。

奈何西泠月早就已經先走一步。

以至於北修然連西泠月腰上的衣服都冇有碰到。

他看著自己懸空的手,又看了一眼已經跑出去的西泠月,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他也在之後,走到了西泠月的身邊。

西泠月站在欄杆前,雙眸看著眼前的湖麵,和周圍的一切,微微笑著。

倒是還真如太子所說的,晚上的畫舫,南湖的確不一樣。

看著好看了許多。

而且站在這外麵,微風吹拂,讓人很放鬆。

北修然看著西泠月雙眸看著周圍,冇有注意到自己身邊站著誰的時候。

他也在此時伸出了手,慢慢地靠近著西泠月,想要在這個時候將西泠月摟在自己的懷裡。

小丫頭的注意力,根本冇有放在一旁,所以並不清楚北修然的動作。

眼看著北修然的手,就要在此時搭在了西泠月的肩膀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