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月突然在這個時候往一旁挪了挪,抬頭看著剛剛放上去的煙花,心情極好。

北修然明顯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緊了幾分,臉色不是很好看。

這個西泠月,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還是巧合。

竟然每一次,他想要碰他的時候,都輕而易舉地躲開了?

他也在此時走進了西泠月些許,微微笑著說道,“放煙花了!”

“恩!”西泠月看了一眼北修然微微點頭。

“你不覺得這煙花上,還有字嗎?”北修然靠在欄杆上,撐著下巴,雙眸看向了西泠月。

西泠月眉頭擰緊了幾分,“字?冇發現呀!顏色倒是挺好看的!”

北修然抬眸看了一眼這半空中正在綻放著的煙花,唇角動了動。

這寫著,北修然,西泠月這六個字,不明顯嗎?

這女人竟然冇注意到。

他親自安排的這件事情,這個西泠月竟然一點感覺都冇。

算了算了,肯定是她的關注力不在這裡。

沒關係,他還有另外的法子。

而同一時間,原本還在甲板上活動的人群也在此時紛紛離開了。

西泠月還在疑惑這些人怎麼就突然走了。

而在這些人走了之後,幾個舞娘和樂師突然走了出來,直接開始表演了起來。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

突然上表演!

什麼情況?

北修然安排的?

他乾什麼?

“安平縣主,可喜歡?”北修然看著西泠月突然看向了自己,也知道,恐怕這丫頭已經猜到了。

西泠月皺著眉頭,看著北修然這花孔雀的樣子,眉頭擰起,雖然點了頭,但心裡的疑惑更深了。

這表演好是好,但是她不理解啊。

北修然做這些事情,想乾嘛啊?

她現在懷疑,剛剛的煙花,是不是也是北修然做的?

她怎麼感覺,這個北修然好像是特意來的這裡,特意安排的這一切,而且還是為了她?

為了她?他想要利用她做什麼?

為了對付明燁哥哥?

這不對勁啊?

北修然可不清楚西泠月低著頭正在想什麼,他雙眸看了一眼一旁的小廝。

小廝微微點頭,立刻明白太子的意思,轉身便去準備了。

而同一時間,西泠月在這畫舫裡和北修然發生的這一切,自然是被也在畫舫裡的白朮和白芨給看到了。

他們兩人眉頭擰緊了幾分,心裡也覺得不對勁,直接用飛鴿傳書,將這訊息給帶回了王府。

攝政王府內。

北明燁坐在偏房內,雙眸緊緊盯著,不遠處正房的情況。

這麼久了小丫頭還冇回來。

他跑去做什麼了?

“王爺!不好了!”

收到了飛鴿傳書的獨玉,也是在知曉了訊息之後,立刻趕了過去。

“怎麼?”北明燁黑著臉。

“白芨和白朮傳信說,安平縣主在畫舫內,碰到了太子北修然!”

“完了之後,太子對安平縣主各種獻殷勤,還準備了不少花裡胡哨的東西!”

“聽說,還讓人表演給安平縣主看!”獨玉皺著眉頭,倒是將自己知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西泠月去了畫舫,還碰到了北修然?”北明燁聽著這話臉色難看,“她原本是去做什麼的?”

“不清楚,她原本好像就是奔著這畫舫而來的!

”獨玉說道。

北明燁臉色難看,雙手收緊了些許。

這丫頭是特意去見北修然的,還是剛好遇到?

“準備一下,我們現在就去畫舫!”北明燁說道。

“是!”獨玉微微點頭。

正在畫舫裡的北修然和西泠月可不清楚,北明燁要過來了。

北修然命人將椅子和桌子給搬了出來,更是在之後讓西泠月坐了上去。

西泠月看著北修然眉頭擰緊了幾分,有些疑惑。

這個北修然,一下子讓她坐在這裡乾什麼?

不過,這個位置,倒是可以很好的看到外麵的情況。

也不知道心兒姐姐做什麼去了。

這麼久了,竟然還冇有來。

而就在西泠月的目光,完全地放在河岸的時候,小廝也在此時拿著菜肴走了過來。

這些菜肴,明顯不是之前西泠月點的那些,都極為精緻。

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動靜扭過了頭。

她看著這些菜肴眉頭擰緊了幾分。

之前她就已經吃過了,現在再來一堆菜肴,這就有點吃不下了。

她皺著眉頭,拿著筷子,遲遲冇有要動手的意思。

倒是北修然極為熱情,夾了兩個肉丸放到了西泠月的麵前,更是在之後繼續夾了一些。

“西泠月嘗一嘗!很好吃的!”北修然微微笑著說道。

這菜肴裡,他已經讓這些廚子,放了銀子進去。

而且,其中一個還放了金鐲子,鐲子上更是寫了他想要對西泠月所說的話語。

這小丫頭要是不吃,那可就不知道他的意思。

“可我……有點吃不下了!”西泠月皺眉。

“沒關係!你稍微嘗一口!”北修然說道,隻要這小丫頭吃到了銀子,以這丫頭愛財的模樣,一定會繼續吃的。

西泠月遲疑了片刻點了點頭。

北明燁駕著馬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了畫舫甲板上,西泠月和北修然兩人坐在一起。

小丫頭低著頭扒拉著飯菜。

北修然深情款款地看著西泠月。

北明燁直接跳下了馬,黑著臉向著畫舫的方向而去。

西泠月也是在這個時候吃到了銀子,她雙眸微微亮了亮,抬眸看了一眼北修然。

這個男人送錢不成?

北修然看著西泠月微微笑著,示意她繼續。

西泠月皺著眉頭,倒也在之後繼續嚐了起來。

她的確很快就吃到了金鐲子。

她看著那金鐲子,雙眸看了一眼北修然。

北修然淺淺地笑著,也不說話。

西泠月嘟著小嘴,倒是在此時觀察起了這金鐲子來。

今天的這個太子,太奇怪了吧。

不僅送銀子,現在還送金鐲子,之前還各種給她看錶演,這傢夥有目的吧。

她也是在這個時候注意到了鐲子上的小字。

西泠月?

你可否接受我?

成為我的太子妃?

什麼啊?

這鐲子上,竟然還寫了西泠月你可否成為我的太子妃?

該不會是太子刻的吧?

讓她成為太子妃?

他瘋了吧?

他能看上她?

不是瞎了吧?

北修然看著西泠月的表情,唇角彎起,知道這丫頭已經看到了字。

他突然在此時湊近了西泠月,含情脈脈地看著她,“西泠月,可願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