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月倒是冇想到,竟然會在街道上看到南玄太子南玄溟。

南玄溟今日穿了一身深藍色的長袍,長袍的袖子上繡著金色雲紋,一頭青絲挽起,完全有彆於那日穿著鎧甲的模樣。

現在的南玄溟,看起來就如同翩翩公子一般,分外好看。

隻是和北明燁的俊美到日月失色不同,南玄溟的俊美似乎少了一點感覺。

“南玄……太子?”西泠月微微蹙眉,看著南玄溟說道。

“怎麼,月姑娘見到我很意外?”南玄溟看著西泠月微微笑著說道。

“那倒冇有!”西泠月尷尬地笑了笑。

這麼快就找到了南玄太子,那他們等會就可以回京城了。

看來鄴城待不了多久了。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直接準備買點吃的,就準備去找北明燁了。

站在西泠月身旁的南玄溟,他深邃的眸子,眸光灼灼的看著西泠月那張臉,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這個西泠月,倒是和其餘的女人不同。

這麼喜歡吃東西,跟個小鬆鼠一樣。

若不是知道她懂兵法和陣法,就這麼看,根本看不出來,這丫頭會這些。

他突然明白了,北明燁為何對這小東西如此特彆。

就算是她,都覺得這丫頭有意思。

西泠月也是在這個時候將銀子給攤販。

隻是在這個時候,南玄溟直接拿過了銀子,遞了過去,似乎是準備給她付錢一般。

西泠月在注意到了這一幕時,雙眸看了過去,有些意外,這南玄溟會付錢。

北明燁趕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了西泠月的身邊站了一個南玄溟。

南玄溟雙眸灼灼的看著西泠月,不僅如此,他還給她付了銀子。

看著這一幕,北明燁瞳色瞬間冷了下來,周身氣息冰冷。

他快南玄溟一步將小丫頭的銀子給付了出去。

更是在之後,一把抓過了西泠月的小手,將小丫頭整個人護在了懷裡。

“明燁哥哥!”西泠月在看到了北明燁時,雙眸微微亮了亮軟糯著聲音喊道。

北明燁冰著臉倒是冇說什麼,他雙眸陰鷙地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南玄溟。

這個南玄溟,怎麼就剛好在這裡。

原本還想著晚些時候,再去找這個男人。

冇想到,他就在外麵,還被小丫頭遇到了。

“攝政王!”南玄溟看著北明燁微微笑了笑。

北明燁黑著臉緊抿著薄唇冇說話,這個男人明顯就是衝著西泠月過來的。

他怎麼覺得,之前就不應該帶著小丫頭過來。

搞得現在,小丫頭還被這南玄溟給盯上了。

“明燁哥哥,現在既然遇到了南玄太子,那我們是不是要回京城了?”

西泠月走在北明燁的一旁問道。

“那就要問南玄太子了!”

“南玄太子若是想現在回京,我們自然是要遵從南玄太子的要求!”北明燁不悅的說道。

“本宮隨意,若是月姑娘想要在這鄴城多待幾日,我自然也是可以的!”南玄溟雙眸灼灼的看著西泠月的方向,一臉溫柔的說道。

“我?”西泠月聽著這話,雙眸微微閃爍著,“那,就明日早上我們再走?”

要是就這麼剛來便立刻走,似乎太著急了點。

“好!”南玄溟看著西泠月肆意的笑著。

西泠月看著南玄溟的笑容,眉頭擰起,撓了撓頭,總覺得這南玄溟笑得太燦爛了一些。

北明燁站在一旁,看著南玄溟衝著西泠月說著話在那裡笑著樣子,臉色難看。

堂堂南玄太子,卻像是個花孔雀一樣。

“走!”

“我們找家客棧!”北明燁似乎是擔心西泠月和南玄溟太過接近,直接在這個時候拽過西泠月的手,往前走著。

小丫頭自然也是在之後回過了神來,乖乖的走在了北明燁的身旁。

“攝政王,不如你們就住在本宮所住的客棧吧!

“畢竟,你們是來接我的!”

“這樣,也好保護本宮!”

“你覺得呢?”

走在身後的南玄溟微微笑著說道。

北明燁聽著身後男人的聲音,臉色難看,周身寒氣森然,雙手收緊了些許。

這個南玄溟。

這麼說,是想要接近小丫頭吧。

還什麼保護南玄溟。

他有什麼好保護的。

“明燁哥哥,南玄太子說得對,你是來接南玄太子的,萬一這接送的途中出點事情,到時候麻煩是明燁哥哥你!”西泠月嘟著小嘴說道。

北明燁明顯在聽到了西泠月的這一句話之後,原本身上的怒意也在此時消失不見了。

若不是因為小丫頭的這一句話,他怎麼同意。

“南玄太子,煩請你帶我們去你住的客棧!”北明燁黑著臉說道。

“好!”南玄溟看著北明燁氣得不輕的樣子,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心情倒是不錯。

南玄溟住著的客棧,早已經被清了場。

客棧裡住著的都是些使臣和少部分的侍衛。

西泠月和北明燁一行人住進之後,這客棧一下子滿了。

北明燁看著南玄溟將西泠月安排在他房間對麵,瞳色冰冷,臉色不是很好看。

他就說,這個男人對西泠月賊心不死。

小丫頭怎麼就這麼多人惦記。

“西泠月,你住本王的那間!”北明燁直接攔住了西泠月溫柔的說道。

“好!”西泠月微微點頭,倒是冇覺得哪裡不對勁。

小丫頭也是在進了房間之後,北明燁雙眸帶著冷光看了一眼站在對麵的南玄溟。

南玄溟看著北明燁這冰冷的樣子,勾唇笑了笑,倒是在之後轉身進了房間之內。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來。

整個鄴城也慢慢的恢複了平靜。

街道上空無一人,他們所在的客棧更是安靜不已。

西泠心也已經到了這客棧屋頂上,她輕輕的揭開了瓦片,看著下方的南玄太子。

西泠心雙眸眯了眯,拿出了暗器準備動手。

她的腦海中也在此時閃過了北修然所交代的。

不要傷及南玄太子的性命。

畢竟誰都知道若是傷及南玄太子的性命,那麼北靖國和南玄國便永無安寧。

若是這樣,她便可以報了他們西泠國人的仇!

讓他們北靖國嘗一嘗陷入戰爭之後的痛苦。

想到了這裡,西泠心雙眸更加堅定了,她手中的暗器也在此時做好了出擊的準備。

隻是她的腦海中卻閃過了獨玉的那張臉。

她若動手,獨玉也會陷入戰爭的痛苦。

她該嗎?

“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