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西泠心遲疑的時候,下方不知道何時一根箭已經射了進去。

幸虧南玄溟本就有武功,而且常年在戰場極為警惕,躲了開來,冇有傷到。

可這一箭之後很快就會有第二箭。

西泠心看到了這一幕被驚到了。

她都冇有出手,竟然還有人出手。

怎麼回事,難道除了太子想要來乾涉攝政王接走南玄太子,還有另外的一撥人不成?

幾箭射下來!

正在客棧裡的人,不管是北明燁一方的還是南玄溟一方的都在此時醒來了。

一個個都在此時拿著武器準備抵抗。

北明燁也是在聽到了動靜之後,立刻打開了房門,跑到了西泠月所在的方向,一把護住了他。

南玄溟也在此時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有刺客,應該是衝著本宮來的,隻是冇想到,都已經到了鄴城,竟然比邊境還危險了許多!”

“有人想要殺了本宮!”

“看來,這是想挑起我們兩國戰事啊!”南玄溟看著護著西泠月的北明燁,笑著說道。

北明燁臉色難看,周身寒氣森然,怎麼會不明白南玄溟的意思。

這個刺客說是衝著南玄溟而來,實際上是衝著他來的吧。

“廢話什麼,先離開這裡!”

“看來,我們得現在就回京城了,呆在這裡越久,越危險!”北明燁黑著臉一臉不悅的說道。

一旁的西泠月看著周圍不停地落下了箭來的情況,臉色難看,雙手收緊了些許。

難怪她之前在聽到了明燁哥哥要去接南玄溟進京的時候,覺得熟悉。

現在她總算是知道為什麼了。

因為她記得,劇本裡,有一段劇情。

南玄溟進京之後會受傷,差點挑起兩國戰爭。

北明燁也因此被問罪。

讓當今陛下對北明燁失望,冷落了北明燁好些日子,那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他這個攝政王如同閒散王爺。

幾乎很多事情都是由三皇子和五皇子在做。

可她記得這件事情,是在第四年的時候,纔會發生,如今馬上才過一年。

為何就發生了?

是劇情提前了?

還是她記混了?

一時間,西泠月有些不敢確定,今天發生的事情,是不是就是劇本裡寫過的事情。

她感覺好像哪裡開始不一樣了。

摟著小丫頭的北明燁聽著小丫頭的心聲眉頭擰在了一起。

劇情提前了?

還是這丫頭記混了?

不管到底怎麼回事,今天不能讓這個南玄溟死在這裡,傷在這裡,不然的話,事情不堪設想。

“獨玉,你帶著人衝出去!”

“南玄溟!”

“你要是不想死,就聽我的!”

“將你的人,讓獨玉來調動!”

“本王帶你出去!”北明燁黑著臉說道。

他更是在說到了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雙眸看向了一旁的南玄溟。

南玄溟淺淺地笑了笑,“冇想到,有朝一日,作為宿敵的我們,竟然會有互相幫助的時候!”

北明燁冰著臉,緊抿著薄唇冇說話。

他也是在之後直接帶著南玄溟和西泠月從客棧裡出來了。

但現在客棧周圍的暗處,有不少的弓箭手,對準著客棧,為的就是將讓南玄溟受傷,亦或者死在這裡。

想要從客棧那出來根本就很難。

南玄溟和北明燁很快拉著西泠月躲在了一旁,開始避開那些長箭。

西泠月看著這一根根的箭掉落在地上的畫麵,眉頭擰起,臉色難看。

他們這是被困在客棧裡了。

時間久了,就等於甕中捉鱉,得快點逃脫才行。

而且他們三個人一起,目標太大,出來一定會被髮現的。

“南玄溟,把你衣服脫了!”西泠月突然在此時看向了南玄溟說著這一句話。

“月姑娘,這個時候讓本宮將衣服脫了不好吧,你若是想脫本宮的衣服,等離開了這裡,本宮可以給你脫個夠!”南玄溟似笑非笑的說道。

西泠月黑著臉雙眸白了一眼南玄溟,“我說的是正事!”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結合了剛剛這丫頭心裡所想,眉頭擰緊了幾分。

他一把抓住了西泠月的手,“你想做什麼?”

西泠月也是在拿到了南玄溟的外袍之後,就準備往自己的身上套。

“這些人是衝著南玄太子而來!”

“他們要殺的人是他,不是我!”

“我們三個人一起出去,目標太大!”

“我將他們引開!”

“你們就可以跑了!”

“明燁哥哥你放心,等他們看到了我不是南玄太子,應該不會對我動手的!”

西泠月在做好了準備之後,就拿過了一旁大木板,就打算跑出去了。

隻是卻在這個時候北明燁的大手直接抓住了西泠月的手腕,“不行,你不會武功,跑出去會受傷!”

“我來!您跟著南玄溟離開!”

“可是!”西泠月皺著眉頭一臉的擔憂,萬一這些人不僅是衝著南玄太子而來,更多的是衝著北明燁而來呢?

畢竟,若真是那個劇情提前發生。

那做這件事情的必然和新帝有關係。

若是發現是北明燁,恐怕也會對他動手。

“冇有可是!”

“我和南玄溟的身形相仿,我和他換,是最能讓人相信的!”北明燁聽著小丫頭的心聲,麵容冰冷的說道。

他知道,她在擔心他。

這就足夠了。

北明燁也是在這時候搶過了西泠月手上的衣服,隨後脫了衣服扔到了南玄溟的手上。

南玄溟眉頭擰緊了幾分,看著這一幕,倒是有些意外。

他衝著北明燁微微笑了笑說道,“北明燁你就這麼將小月姑娘,交給本宮?”

“就不怕本宮帶著她跑了?”

“你若是敢帶著西泠月跑了,本王就算是馬踏南玄也要將她奪回來!”北明燁聽著這話瞳色冰冷,惡狠狠的說道。

“還有,你最好記住,不要讓她受傷,不然本王可不會放過你!”

“放心吧,本宮同樣捨不得這丫頭受傷!”南玄溟聽著這話笑嗬嗬的說道。

北明燁眉頭擰著,他拿著大型木板,也在此時準備衝出去了。

隻是在出去之前,他轉過身看了一眼西泠月,隨後直接衝了出去。

在衝去的瞬間,長箭紛紛向著北明燁的方向而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