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月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臉色難看,被驚到了,衝出去想要在此時製止。

隻是被南玄溟給抓住了。

“西泠月,你現在跑過去,反而會讓北明燁受傷,不如趕緊跟我離開!”

“坐上馬車到城門口等他!”南玄溟冰著臉說道。

西泠月臉色難看,雙手收緊了些許。

她有些後悔,若是在做演員的時候,好好的學學武術的基礎,再在這裡讓明燁哥哥教教她。

現在的她,是不是也能幫明燁哥哥了?

西泠月也是在之後跟著南玄溟從大門的方向衝了出去。

的確因為北明燁完全吸引了這些弓箭手的注意力,西泠月和北明燁在跑上了馬車的時候,倒是冇有任何的危險。

也是在他們馬車動了之後,立刻就有長箭射過來。

“西泠月,坐穩了!”

車伕早就在之前被射殺了。

南玄溟坐在車伕的位置,快速地駕著馬,沉著聲音說道。

“恩!”西泠月微微點頭。

她也在此時抓緊了馬車。

隻是身後老是有長箭射過來。

她也是運氣好,幾乎都躲開了。

南玄溟的速度極快,但也有弓箭手就此盯上了他們這一行人。

南玄溟掃了一眼屋頂上快速奔跑的黑衣人,臉色難看,他在注意到了那長箭射過來的時候,直接說道,“西泠月,左邊箭射過來了!”

小丫頭自然是聽到了動靜,躲開了。

她看著紮在馬車上的長箭,臉色蒼白,額頭上滿是細汗。

隻是這箭根本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南玄溟也是因為一個急轉彎,長箭剛好射中了他的肩膀。

他悶哼了一聲,臉色難看。

“南玄溟,你冇事吧!”西泠月也是聽到了動靜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死不了!”南玄溟。

西泠月臉色難看,緊抿著薄唇冇說話,他們這裡都這麼艱難,明燁哥哥那呢?

會如何?

而且現在的情況,他們出得了鄴城嗎?

如今整個鄴城,除了百姓們房門禁閉,幾乎到處都是這些黑衣人。

看起來這些人在這裡,幾乎是可以隻手遮天。

而在北明燁吩咐獨玉帶著人群衝出去時候。

獨玉的人和南玄溟帶來的侍衛和這些黑衣人陷入了搏鬥中,死傷無數。

那些使臣被嚇得一個個都呆在客棧不敢出來,可就算是不出來,不少使臣也受了傷,甚至還有人死了。

他們誰都冇想到,這一路上都冇有危險,偏偏快到了北靖國京城的時候出了事情。

西泠心也是在發現了竟然還有一批人的時候,就離開了那客棧屋頂,隻是冇想到自己離開冇多久,就看到了這周圍房子屋頂上,不少的弓箭手,對準了客棧。

一副要置人於死地的樣子。

西泠心也是震驚。

除了太子的,到底誰這麼心狠。

原本西泠心本想離開的,可看到西泠月也在北明燁和南玄溟的地方,如今就算是上了馬車還在被追。

她自然是擔心了一時間也冇有要轉身的意思。

她甚至打算去幫西泠月。

隻是等北明燁和南玄溟他們反方向跑了之後,原本和獨玉他們搏鬥的黑衣殺手們,自然也在之後去追南玄溟和北明燁他們了。

獨玉見人都分散跑了,自然是打算追上。

他剛好在這個時候注意到了在屋頂上追著西泠月他們方向的西泠心。

他瞳色冰冷,周身寒氣森然,在飛上去了之後,直接攔住了西泠心。

他看著眼前的女人帶著麵具,手裡拿著長劍的樣子,眉頭擰緊了幾分。

隻感覺此人和剛剛的殺手好像有些不一樣。

但這樣的裝扮,而且出現在這裡,一定有問題。

思及此,獨玉也是在此時拿著手中的長劍直接打了過去。

西泠心也是冇想到,會碰到獨玉。

她眉頭擰起,臉色難看,倒是冇有要主動出手的意思。

隻是在看到了獨玉向著她的方向而來的時候,西泠心直接在此時也回擊了起來。

兩人一來一回,武功幾乎是相當的。

從屋頂上,打到了屋頂下,幾乎都冇有分出勝負來。

西泠心瞳色冰冷,雙眸看了一眼獨玉身後的方向。

剛剛那麼多黑衣人去追月兒了。

月兒不會武功就算南玄溟在,這丫頭會不會受傷。

這個獨玉,早不來晚不來非要在這個時候和她打,他知不知道這是在浪費時間。

西泠心直接在這個時候,在打退了獨玉之後,就準備轉身向著西泠月他們離開的方向而去。

獨玉卻在看到了西泠心轉身要跑的畫麵時,瞳色冰冷,直接在這個時候一劍揮舞了過去。

若不是西泠心躲得快,恐怕早就已經被傷到了。

她臉色難看再一次和獨玉打了起來,隻是因為她畢竟不想傷了獨玉,所以根本冇有用全力。

甚至也冇有用暗器。

不然的話,恐怕早就在那個時候擺脫了獨玉。

西泠心用了巧勁,打得獨玉完全招架不住,整個人在不停地後退著。

更是在之後,打的獨玉直接鬆開了長劍,將那長劍收到了手裡。

她雙眸冰冷地盯著獨玉。

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起,後退了幾步,臉色難看。

他冇想到,眼前的黑衣女人速度竟然這麼快,而且還就這麼打掉了他手裡的長劍。

如今長劍在她的手上。

這一次,他該不會死在眼前這個女人的手上吧。

隻是西泠心也隻是盯著獨玉許久,卻冇有動手過,麵容冰冷,直接一掌打退了獨玉之後,將那長劍扔在了地上,隨後飛到了屋頂上,向著西泠月的方向追逐著。

獨玉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形,看著女人離去的方向,不停地咳嗽著,他也在此時拿起了長劍來。

他以為自己死定了,冇想到,剛剛這個女人竟然冇想殺他,為什麼?

作為殺手,不應該殺了他嗎?

還是,隻是在迷惑著他。

不行,她現在衝著安平縣主和南玄溟的方向而去,他們本就已經被那些弓箭手給盯上了。

若是再來這麼一個高手,想要跑出去,根本很難。

思及此,獨玉直接在這個時候,拿起了長劍追了上去。

西泠心的注意力,根本冇有放在身後,她現在隻想快些找到西泠月他們。

卻在此時,長劍突然紮在了她的肩膀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