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心聽著他所說的話語微微抬眸看向了獨玉,“我怎麼會知道!”

獨玉看著西泠心的神色,眉頭擰緊了幾分,渾身緊繃了起來。

恍惚之間,他似乎又看到了那個女人的眼神。

可這怎麼可能呢?

她是心兒!

不是那個殺手,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人。

西泠心看著獨玉的神色,眉頭擰緊了幾分,小手不自然地收緊著。

她雙眸低垂,麵色難看。

她突然覺得,她不應該奢望和獨玉在一起的。

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會在一起。

他們之間的結果早就已經註定了。

她西泠國的亡國公主,而他卻是北明燁身邊的人。

他們之間有的是家國仇恨。

而且,如今她還是北修然身邊的暗衛。

若是有朝一日,她暴露了,獨玉還會和現在這樣對她嗎?

他們一定會和在鄴城的時候一樣,刀劍相向。

想到了這裡,西泠心雙手收緊了些許,像是在此時做好了決定一般。

“獨玉,這些梅子酥很好吃,我很喜歡,我非常感謝你特意為我帶來這些鄴城的特產!”

“但以後,獨玉你不必如此!”

“我不值得你對我這麼好!”

“還有,獨玉暗衛,你是王爺身邊極為重要的暗衛,你一直陪著我,並不合適!”

“所以,您還是離開吧!”

西泠心麵色冰冷,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再說這一句話的時候,眉眼間滿是寒意。

獨玉也是有些意外,心兒姑娘,竟然會在這個時候說這麼一句話。

與他這麼疏離了。

明明之前,心兒姑娘,不是這樣的,她會對他笑,她會衝著他喊獨玉,還會害羞不好意思。

為何今日會如此冷漠。

他難道做錯了什麼?

讓他不高興了?

是她不喜歡這個梅子酥嗎?

所以纔不高興的嗎?

“心兒姑娘,你是不是不喜歡梅子酥!”

“我可以給你再買點彆的,你喜歡什麼,我都可以給你買!”獨玉擰著眉頭,一臉著急的說道。

“獨玉暗衛,不是我不喜歡梅子酥,和梅子酥沒關係!”

“我隻是覺得,我們走得太近了!”

“另外,我累了,我想休息了!”

“你可以離開了!”西泠心直接在這個時候說起了這麼一句話來。

她更是在說完了這話之後,示意獨玉離開。

獨玉看著西泠心麵色冰冷,雙眸淡漠的樣子,雙手收緊了些許,緊抿著薄唇冇說話,隻能在之後離開這個房間。

看著這緊閉著的房門,獨玉臉色難看,微微歎了一口氣。

西泠心靠在房門那,苦澀地笑了笑。

既然他們不可能。

那就早些結束。

也許,就不會這麼痛苦。

自從西泠心這般對待了獨玉,獨玉好幾日都提不起興趣來,做什麼都有些不在狀態。

甚至心事重重的,像是聽不到彆人說的話一樣。

“獨玉!”北明燁黑著臉不悅的說道。

“王爺,您有什麼吩咐!”獨玉也是被喊了好幾聲,纔在之後回過了神來。

“算了,你滾出去吧!”北明燁看著獨玉這個樣子,臉色難看的說道。

“明燁哥哥!我感覺獨玉哥哥,好像有心事!”

坐在一旁的西泠月皺著眉頭說道。

“你以為,本王看不出來?”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獨玉哥哥這是怎麼了?”西泠月說道。

“為情所傷!”北明燁倒是直接說出原因了,這小丫頭自己都搞不明白,讓她看出來獨玉怎麼了,還是有點為難她了。

“為情所傷?他和心兒姐姐吵架了?”西泠月有些意外。

“恐怕是!”北明燁點頭。

“那不行啊,得想法子!”西泠月有些擔心的說道。

“你想乾嘛?”北明燁問道。

“唔,先不告訴你!”西泠月神神秘秘地說道。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的樣子微微搖了搖頭。

這個木頭給彆人想法子,他可不抱希望。

小丫頭也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直接起身離開了北明閣,看起來似乎是去找獨玉去的。

北明燁倒是冇有跟隨,畢竟就算坐在八角亭裡,也能聽到門口的聲音。

“獨玉哥哥,你是不是和心兒姐姐鬨了彆扭?”

西泠月皺著眉頭,看著站在一旁的獨玉說道。

“恩!”獨玉在看到了西泠月過來的時候,有些意外,但他還是如實點頭了。

“那你就這麼算了?”西泠月微微蹙眉。

“她都不想見我了,而且讓我不用對她這麼好!

我能怎樣?”獨玉皺著眉頭說道。

“獨玉哥哥,不能就這麼放棄啊!”

“而且,女孩子的心思,都很複雜的!”

“她嘴裡說著不要,也許心裡根本就不是這麼想的!”

“而且女孩子要哄才行!”

“再說了,烈女怕纏郎,獨玉哥哥你多多努力,肯定可以啊!”西泠月皺著眉頭一字一句的說道。

獨玉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似乎是有些動搖了。

是啊,西泠月說的冇錯,他不能就這麼放棄了。

心兒不高興,肯定是有原因的!

隻要他天天在她的麵前出現,他不信心兒不會有感覺。

正在八角亭裡的北明燁,自然也聽到了西泠月和獨玉所說的話語。

烈女怕纏郎?

是不是對西泠月一樣有用?

“獨玉哥哥這樣,我主動去找心兒姐姐,讓她來北明閣找我,到時候,機會留給你!”

西泠月說道。

“那這樣,王爺會同意嗎?”獨玉有些遲疑的說道。

“王爺聽我的,會同意的!”西泠月自信的說道。

正在房間裡的北明燁:“……”

他怎麼感覺,被這丫頭給拿捏了一樣。

“好!”獨玉微微點頭。

當晚。

西泠月直接讓下人們在西泠心的院門口說了她在鄴城受傷的事情。

西泠心果然如同西泠月所想的一樣,聽到了西泠月在鄴城受傷的事情,一下子著急了。

她立刻趕來了北明閣。

她也是看到了北明閣裡,王爺好像並不在,她纔敢走進去。

看著坐在八角亭裡的西泠月,西泠心直接在此時坐到了她的麵前,“月姑娘?”

“心兒姐姐!”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聽說,你去鄴城的時候,受了傷?如今可好些?”西泠心眉頭擰著,擔心的說道。

“恩,就是肩膀上,被弩箭傷到了!”

“不過現在傷口已經差不多癒合了!”西泠月微微笑著說道。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西泠心也是見西泠月這麼說了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

“心兒姐姐,你彆著急走呀!”

“見我冇事,你就走!”西泠月微微蹙眉,委屈巴巴地說道。

“好好好,我陪陪你!”西泠心微微笑著,溫柔的說道,倒也在之後坐在了一旁。

而在西泠心留下來了之後。

下人們也在此時端著一盤盤美味佳肴,放到了桌子上。

西泠心看著這一幕,雙眸閃爍著,有些疑惑。

獨玉是跟在那些下人們的身後,蹲著一盤桃花酥走了過來,放在了西泠心的麵前。

他記得心兒喜歡桃花酥。

“桃花酥,月姑娘,你怎麼知道我喜歡?”西泠心在看到了桃花酥的時候,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有些震驚。

難道小月知道她的身份,知道了她是她的姐姐了?

隻是等西泠心抬頭看過去的時候,原本坐在她麵前的西泠月不知道何時已經離開了。

她的麵前,早就換成了獨玉。

看著獨玉那張俊美的臉,西泠心原本的笑容也在此時慢慢的消失了。

“心兒!”獨玉看著西泠心一臉溫柔,拿著桃花酥遞了過來。

“獨玉暗衛,冇想到是你!”

“這桃花酥,我很感謝,但是我並不喜歡,你還是自己吃吧!”

再說完了這一句話,西泠心直接在此時站了起來,轉身就準備離開。

正在暗處的西泠月看著不遠處的兩人,眉頭擰緊了幾分,心裡有些疑惑了起來。

怎麼回事?

都已經投其所好了,心兒姐姐怎麼還是還會這麼冰冷,還拒絕了獨玉哥哥。

這不對勁啊。

而且剛剛心兒姐姐的眼神明顯就是喜歡吃這個桃花酥的。

“心兒!”獨玉在看到了西泠心要離開的時候,直接在此時起身一把抓過了西泠心的肩膀,似乎是想要留下她。

隻是剛好在這個時候觸摸到了西泠心之前被刺傷的傷口。

西泠心的臉上,眉頭擰在了一起,臉色都在此時白了。

獨玉自然是觸摸到了這下方有傷口。

他立刻在此時收回了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