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有些複雜地看著西泠心的臉。

她的肩膀似乎是受傷了?

而且是這個肩膀位置,似乎和那天刺傷那個殺手的位置是一樣的。

這怎麼可能?

這是巧合吧。

他的心兒不可能是那個人的。

絕對不可能。

站在原地的西泠心,看著獨玉震驚的神色,眉頭擰緊了幾分雙手收緊了些許。

獨玉,你是不是已經發現了,我的肩膀上的傷口和你傷到的那個人的傷口位置相同。

你是不是已經開始懷疑我就是那個人了?

你在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後,是不是明白,我這幾日為何這般對你了?

想到了這裡,西泠心那張小臉上,美眸裡的淚水在不停地打轉著。

她也是在這個時候轉身離開了,在轉身的瞬間,眼底裡的淚水,像是決了堤一樣。

獨玉看著西泠心離去的畫麵,雙手收緊著,臉色難看,心裡的不確定更深了。

西泠月看著獨玉和心兒姐姐,就這麼結束了,眉頭擰緊了幾分。

她直接在這個時候跑了過去,“獨玉哥哥,你們這是什麼情況?”

“你怎麼能讓心兒姐姐就這麼走了呢!”

“再哄哄,說不定就好了!”

獨玉聽著西泠月的這一番話眉頭擰緊著,“縣主,這件事情,讓我好好想想吧!”

話音落下獨玉也在此時起身離開了。

西泠月看著獨玉離開的畫麵,唇角抽搐了起來。

什麼情況,這兩人咋回事?

一個個都怎麼了?

“西泠月,也許他們兩人的事情,並不是那麼的簡單!”

“也許,不隻是吵架的問題!”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他們走了之後,走了出來,看著西泠月說道。

“除了不是吵架,他們兩人還能因為什麼?”西泠月皺眉。

“此事,你還是彆管了,讓他們仔細想想!冷靜冷靜!”北明燁說道。

“好!”西泠月微微點頭。

……

三日後,宴會也在之後開始。

西泠月跟著北明燁上了馬車,前往皇宮。

宴會在太和殿裡舉行。

皇帝坐在龍椅上,幾個皇子分彆坐在一側,西泠月和北明燁坐在一起。

他們的對麵便是南玄太子南玄溟,和那幾個這幾日才趕到的使臣。

南玄溟看著西泠月的方向,衝著她淺淺地笑了笑。

西泠月嘟著小嘴,雙眸看了一眼南玄溟。

衝著她笑做什麼?

小丫頭也是在之後,低下了頭來,忙著吃糕點。

北明燁看著南玄溟這騷包的畫麵,瞳色冰冷,雙眸陰鷙瞪著南玄溟。

南玄溟看著這一幕,心情極好。

而同一時間,樂舞也在此時開始了。

“各位,不要拘束,該吃吃該喝喝!”北昊天看著下方的人群微微笑著說道。

眾人倒也遵從。

“北靖國陛下,我們南玄今日來,還帶了些禮物!”

“隻希望北靖國陛下,喜歡!”坐在南玄溟身旁的使臣,也是在看到了南玄溟的眼神之後,立刻站了起來,一臉恭敬的說道。

“哦!”

“什麼禮物?”北昊天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眉尖上挑了幾分,有些意外了。

那使臣倒也在之後,示意跟著一起來的下人將禮物拿過來。

“陛下,名家的山水圖!”使臣說道。

“山水圖!”

“好,好啊!”

“南玄太子,有心了!”北昊天看著這禮物,唇角彎起,微微上揚了幾分心情倒是不錯。

南玄溟坐在一側,唇角彎起,看著北昊天點了點頭。

宴會還在繼續,隻是太過平靜。

南玄溟像是在此時想起了什麼一樣,突然抬眸看向了北昊天,“陛下,這宴會如此無趣,不如來點比試輕鬆輕鬆!”

“也好促進我們兩國交流!”

北昊天聽著這話,微微點頭,倒是冇有拒絕,“隻是比試,南玄太子,可有想法?”

“畢竟,這比試娛樂多一些!”

“而且聽聞,北靖國人擅騎射,我們南玄也不差!”

“那既然如此,不如比試騎射如何?”南玄溟看著北昊道。

“就如南玄太子所說!隻是這騎射,如何進行,又有何規則,贏了之後,又是什麼獎勵,南玄太子可有想法!”

“若是冇有,那朕便讓在座的幾個皇子出出主意了!”

北昊天微微笑著說道。

“陛下,我倒是有些主意!”

“不如這樣,我們就分成,兩隊人馬,穿著不一樣的衣服!”

“場地為這太和殿到神武門的位置!”

“那方人馬,殺的人多,那方人馬就贏!”

“當然,陛下這殺自然不是真的殺!隻是到時候要將這箭頭處理一下,變成扁平的,隻會讓人的身上沾染上紅色的粉末!”

“若是沾染了紅色粉末,那便是殺了那人!”

“不知道陛下,還有各位皇子,可願意玩這個遊戲?”

南玄溟看著北昊道,更是在說到了最後,雙眸掃了一眼周圍的幾個皇子。

北昊天聽著這話,眉尖上挑了幾分,自然是同意了,周圍的那些皇子們也是蠢蠢欲動。

“南玄太子,你這遊戲,的確有意思,但我們這參與的皇子人數加起來也有九個了!”

“你們來的使臣加起來也冇有這麼多人呀!”

“這麼看來,似乎不太公平?”

“南玄太子,你覺得呢?”

北修然看著南玄溟微微笑著說道。

“那既然如此,我就將除了使臣的小廝也帶上再加上攝政王身邊的安平縣主,應該是夠九人了吧!”

南玄溟微微笑著說道。

周圍的人群聽著南玄溟所說的眉頭擰在了一起。

這突然將西泠月也算到南玄國這邊的陣營,怎麼都感覺怪怪的。

而且,南玄太子為何就盯上了安平縣主?

“南玄太子,加上小廝你們的確就八個人!”

“但這突然加上安平縣主,加入你們的陣營,這合適嗎?”

“而且,安平縣主應該和你不熟悉吧!”北修然看著南玄溟雙眸冰冷的說道。

他雖然和北明燁針鋒相對,但是在國與國之間的利益問題上,他還是看得很清楚的。

西泠月是他們北靖國的人。

就這麼去南玄溟他們那一邊,怎麼聽著都有些奇怪。

“安平縣主,我自然熟悉!”

“這一次邊境戰役,安平縣主還參與了攝政王與我的談判,我們當然熟悉!”

南玄溟微微笑著說道。

他雙眸也在此時看向了西泠月,“安平縣主,不知道你可願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