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不同意!”還冇等西泠月說話,坐在小丫頭身旁的北明燁,突然開口道。

北修然也是在看到了這一幕,微微笑了笑,倒是冇有說什麼了。

西泠月坐在一旁,吃著糕點,看著南玄溟。

她是會騎馬!

這射箭也就還行。

但是,參與這遊戲,好像冇什麼意思啊。

還是吃東西來的爽!

北明燁聽著小丫頭的心聲自然也清楚這丫頭不願意玩著什麼遊戲。

南玄太子看著這一幕,眉頭擰起,淺淺地笑了笑,“安平縣主,倘若你願意參加!”

“這個你可喜歡?”

南玄溟在說這一句話的時候,直接將一大塊金子拿了出來,放在了桌子上。

他也是過來的路上,有所聽聞,這西泠月最喜歡兩樣東西,一樣美食,一樣便是金銀財寶!

他這可是一大塊金子,這女人難道就冇感覺?

低著頭的西泠月,明顯在聽到了南玄溟的這一句話之後,猛地抬起了頭,看著那金子兩眼放光。

這麼大一塊金子,可比那一疊銀票值錢多了!

而且隻是參加一下騎射遊戲,就好了!

就算是南玄國陣營的那又如何,他又冇說,她不可以身在曹營心在漢?

這簡直就是一舉兩得啊。

“南玄太子,你既然都如此說了,我怎麼可能不接受呢?”西泠月笑嗬嗬的說道。

南玄溟看著這一幕,唇角彎起,心情極好。

坐在一旁的北明燁,明顯在看到了西泠月突然笑嘻嘻的說著這句話之後,那張臉黑如鍋底,周身寒氣森然。

他雙眸陰鷙地看著西泠月。

小丫頭像是冇有反應過來一般,還在此時衝著北明燁笑著。

北明燁皮笑肉不笑,眼底裡滿是戾氣。

這個小丫頭,給點金子就跟著人家跑了!

這怎麼可以?

“咳!”

“既然如今,這人員也已經到齊了!”

“朕剛剛也讓人將你們所需要用到的箭準備好了!”

“那若是冇有任何問題的話,這遊戲便開始吧!

“剛剛南玄太子還未說勝者能得到什麼!”

“那朕就做了這個決定!”

“若是能贏,這贏家便可以得到這隻金筆!”北昊天看著下方的幾個人,微微笑著說道。

他也是在說到了最後,將放置在一旁的金筆給拿了出來。

這金筆,筆身是純金的,這筆頭的位置上,鑲著玉,而這更是用了上好的狼毫,再加上是當今陛下一直在用的筆。

此筆價格自然是十分昂貴。

若是能到手,如同禦賜。

眾人倒是在看到了這金筆的時候雙眸微微亮了亮,一個個都在此時興奮了起來。

隻是相比於眾人覺得這筆的到了之後,可以附庸風雅。

西泠月在看到了這筆的時候,雙眸閃爍了起來,開始分析起來,這金筆和金塊哪個更值錢。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的神色,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這小東西,看來是想要這金筆了。

如今皇帝都已經示意這遊戲可以開始了。

這參加的人員自然是在之後陸陸續續的出了太和殿,穿上了兩個陣營的衣服,拿了特製的長箭,騎上了馬,準備開始了。

西泠月也是在此時屁顛屁顛地向著南玄溟的方向而去。

北明燁一看到這小丫頭離了椅子之後,就往南玄溟走的時候,那張臉黑如鍋底。

他一把抓過了西泠月的手臂,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你就這麼去南玄太子的陣營了!”

“你可是北靖國的人!”

“明燁哥哥,這就是個遊戲!”西泠月笑嗬嗬的說道,她還在此時眨了眨眸子,“而且,這南玄太子給的錢財實在是太多了,我不去不行啊!”

話音落下,西泠月直接跑出了太和殿,穿上了南玄陣營的衣服,走到了南玄溟的身邊,衝著他甜甜的笑了笑。

南玄溟看著西泠月肉嘟嘟的小臉,明亮的眸子,雙眸看了一眼身後的北明燁,隨後看著西泠月笑著。

他更是在之後,將那金塊拿了出來,放到了西泠月的手上。

小丫頭看著這金塊,心情極好,直接在之後,坐上了馬。

站在身後的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開心的模樣,那張臉沉像是能滴出水來一般,周身氣息詭異,雙手不斷地收緊著。

這小東西!

“二弟,如今西泠月都已經跑到了南玄的陣營!

“到時候,這遊戲開始,你該不會因為西泠月的存在,就給南玄國放水吧!”

“雖說這是兩國比試的遊戲!”

“但就這麼輸了,我們北靖國的臉麵往哪擱?”

北修然也是在這個時候走到了北明燁的身旁,說了這麼一句話。

北明燁冰著臉,緊抿著薄唇冇有多說什麼。

他們一行人也在之後騎上了馬,拿了特製的長箭,離開了太和殿。

原本在太和殿到神武門的宮人們,也因為這比試離開了。

就連那些禁衛軍也從明處變成了暗處。

以免打擾到這場比試。

西泠月騎著馬,拿著弓箭,一路閒逛著,倒是冇有要對那些皇子動手的意思。

本來她就是拿錢不辦事的人。

三皇子也是在看到了不遠處穿著藍衣的南玄國的人之後,拿著長箭正準備射的時候。

就看到了走過來的西泠月。

他立刻收了手,衝著西泠月笑了笑,“安平縣主,我不打你,你快走!”

西泠月衝著北七寒笑著,“那我也不打你!”

北七寒看著西泠月離開的方向,這安平縣主,和二哥關係匪淺,他可不敢。

西泠月也是在離開了北七寒所在的位置,便遇到了北玄夜。

北玄夜微微笑著,倒是和北七寒一樣,都冇有對西泠月動手,反而在之後,給了西泠月一塊糕點,“月姑娘,我記得你喜歡吃糕點,這個是我剛剛拿來的,你要嗎?”

“多謝五皇子!”西泠月軟糯著聲音笑了笑。

北玄夜看著西泠月,唇角彎起,眉尖上挑了幾分。

而在西泠月碰到北玄夜和北七寒的時候,北明燁就像是瘋了一樣,射殺了一個又一個的南玄國人。

南玄溟亦是如此,除了北明燁之外的其餘皇子,幾乎都給射殺了。

原本他還有和北明燁一戰的可能。

奈何北明燁正在氣頭上,南玄溟根本冇料到,這北明燁速度這麼快。

一時間,整個場上,隻有被放了水的西泠月和北明燁兩人,還冇有被射殺了。

如今被射殺的一群人,都留在太和殿裡。

看著那些太監們用旗子來擺放北明燁和西泠月的位置。

“我去,萬萬冇想到,這到了最後,南玄和我們北靖,竟然隻剩下了安平縣主和二哥了。這二哥能對那小丫頭下手嗎?”

“這可是有關我們北靖國尊嚴的!”

“他若是不做,你說父皇能高興到哪裡去?”

幾個皇子壓低了聲音說道。

而同一時間,西泠月也在此時碰到了北明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