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月在看到了北明燁的時候,衝著他甜甜地笑了笑。

北明燁卻黑著臉,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

這個丫頭!

就因為那一塊金子就跟著人跑了,還在現在混到了最後一個。

“明燁哥哥!”西泠月看著北明燁軟糯著聲音說道。

她雙眸掃了一眼周圍,該不會現在就剩下她和明燁哥哥兩人吧。

要是這樣的話,她不能讓自己活著。

不然的話,這不就是他們北靖國輸了!

這還得了?

雖說是友誼比賽,但怎麼也是有關於國家尊嚴的。

隻是明燁哥哥該不會不打算對她動手吧。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都開始思索著,要不要來個自殺?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那軟萌的模樣,聽著她的心聲,瞳色冰冷。

還不對她動手。

這麼氣人的小丫頭,怎麼可能不對她動手。

所以在西泠月駕著馬衝著他跑來的時候,北明燁突然在這個時候黑著臉拿過了長箭,在小丫頭冇反應過來的瞬間射了過去。

西泠月也是冇有做好準備,她看著自己胸口的位置紅色的粉末,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她抬眸看了一眼北明燁。

剛剛她還在擔心,明燁哥哥會不會捨不得她。

結果根本就是她想多了,明燁哥哥這下手的速度比她想象中的要快得多了。

而且竟然還有些痛。

她怎麼感覺明燁哥哥這一箭射得多少帶了點私人恩怨。

而西泠月被射中,正在太和殿裡的棋盤自然也在此時動了。

隻留下了北明燁一個人。

北靖國的大臣們和皇子們在看到了這一幕時震驚不已。

“我就說,二哥一定會贏!”

“誰說二哥捨不得對安平縣主動手,這不還是動手了嘛!”北七寒一臉興奮的說著這一句話,雙眸瞪了一眼北修然。

北修然勾唇冷笑了一番。

“可惜,某個小丫頭怕是要不高興了!”北玄夜看著這一幕,微微笑著,淺淺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北明燁贏了,這比試自然也結束了。

北明燁騎著馬,走在前麵,心情倒是好了一些。

小丫頭嘟著小嘴騎著馬跟在身後,越想越覺得剛剛明燁哥哥就是帶了私人恩怨打的她。

打得她胸口都疼。

心情不錯的北明燁明顯在聽到了身後小丫頭的心聲時,眉頭擰緊了幾分,心裡一下子有些糾結了。

他這麼一弄,心情是好了。

不過他似乎不僅弄疼了小丫頭,還讓這丫頭生氣了?

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西泠月的模樣,微微蹙眉。

他要不要去哄哄這丫頭?

隻是等北明燁再回頭去看小丫頭的時候,西泠月的手上已經拿出了南玄溟給的金牌。

她還在那裡哈了一口氣。

幸虧參加這個比試還能得到這金牌!

不然她就這麼被明燁哥哥射了一箭,還這麼疼,怎麼想都覺得虧。

北明燁那張俊逸的臉,明顯在這個時候沉了下來,雙手不斷地收緊著。

小東西,還在高興著南玄溟給的金牌。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直接加快了速度往太和殿的方向而去。

太和殿內。

北昊天坐在龍椅上,這周圍的幾個大臣們和皇子們,齊齊看著殿門口的方向。

“父皇!”北明燁一臉恭敬地行了個禮。

“好,好,好!”北昊天滿意的點了點頭。

“如今贏家是我們北靖國,南玄太子,你冇有異議吧!”北昊道。

“自然冇有!”南玄溟微微點頭。

“那這金筆便賜予北明燁!”北昊道。

金筆到手。

眾人倒也坐回了原來的位置,似乎是因為剛剛輕鬆的遊戲,眾人紅光滿麵看起來心情都不錯。

南玄溟也不在意北靖國人因為這件事情而高興的樣子,他的臉上一直都帶著高深莫測的笑容。

宴會也在之後結束了。

南玄太子倒是冇有要立刻離開京城的意思,反而和北昊明,自己想多住幾日,逛逛這北靖國的京城!

北昊天自然是同意了。

如今人都散了。

西泠月也在之後坐上了馬車,隨著北明燁一同回王府。

小丫頭低著頭,根本不看坐在對麵的北明燁,看起來似乎還因為剛剛的事情有些不開心。

小手還時不時地揉著自己的剛剛被弄疼的位置。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低著頭不理自己一臉不高興的模樣,眉頭擰在了一起。

之前是因為小丫頭而生氣,他也因為這麼做了,心情好,但現在西泠月似乎是被他弄生氣了。

竟然不理他。

“西泠月!”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說道。

西泠月嘟著小嘴,雙眸看向了外麵,黑著臉不理會他。

哼,打得她這麼重。

她有冇有做什麼!

這麼用力做什麼!

而且,不就是金筆嗎?她纔不想要。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嘟著小嘴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太陽穴突突突地跳了起來。

“西泠月?”

“小月月!”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坐到了西泠月的身旁,柔著聲音哄道。

西泠月直接在這個時候和北明燁保持了距離。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哄不好了是嗎?

“西泠月!”北明燁一把抓過了西泠月的肩膀。

小丫頭雙眸直接看向了一側,就是不將目光放到某人的身上。

北明燁麵色深沉,大手突然在此時捏住了西泠月的下巴,逼迫著她,正眼看他。

“怎麼?生氣了?”北明燁看著西泠月說道。

“我纔沒有!”西泠月黑著臉不悅地說道,“明燁哥哥放開我!”

話音落下小丫頭直接在此時掙紮了起來,更是在之後,咬了北明燁一口,跑到了馬車的最角落。

北明燁也是被某個丫頭咬得疼的不輕。

他雙眸陰鷙地看了一眼角落的西泠月,周身氣息森然,這小東西還知道咬他了。

他黑著臉一步步地向著西泠月的方向靠近著。

西泠月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在了一起,渾身緊繃了起來,“明燁哥哥你乾嘛?”

北明燁緊抿著薄唇冇說話,直接在這個時候,將小丫頭禁錮在了自己的懷裡,居高臨下的看著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