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就這麼生氣,就因為本王弄疼了你?”

北明燁也是過了好久才說了這麼一句話。

“哼,就生氣!”

“我都做好了被你殺的準備了,結果你這麼用力,到現在還疼!”西泠月哼了一聲不悅的說道。

“就因為這個?”北明燁繼續問道?

“恩!”西泠月微微點頭。

“既然這麼疼!”

“需不需要本王幫你揉一揉?”北明燁看著西泠月似笑非笑的說道。

小丫頭在聽到了這話,小臉一紅,立刻雙手抱胸,警惕的說道,“明燁哥哥,你變態!”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紅著臉的模樣,唇角彎起,淺淺地笑著。

他也在此時將金筆拿了出來,“這個給你!”

西泠月在看到了這金筆的時候,雙眸微微亮了亮,拿著金幣,又是摸又是聞的。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笑了笑,“那你是不是該把南玄溟的金牌給本王?”

“為什麼?”西泠月在聽到了這一句話時,眉頭擰緊了幾分,將那金牌護在了懷裡。

“南玄溟的金牌就是金牌了?”

“你就不怕是銅牌?”

“本王給你換個純金的!不好嗎?”北明燁沉著聲音不悅的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雙眸微微亮了亮,立刻將那金牌拿了出來,“是哦,這要是真的純金,應該很重纔對,我拿著好像也就那樣!”

“明燁哥哥,你說的,之後給我換個純金!”

“放心!”北明燁微微點頭。

……

南玄溟如今留在了皇宮一時半會冇有離開,他在皇宮裡,也冇什麼認識的人。

所以南玄溟自然是來了攝政王府。

恰好北明燁前去上朝了。

“月姑娘,這京城我第一次來,不知道你可否帶著我逛逛這京城?”南玄溟看著坐在八角亭的西泠月溫柔的說道。

西泠月倒是有些意外南玄溟竟然會過來找她。

她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閃爍了起來。

這南玄太子讓他帶她去逛京城,為啥不找彆的皇子和公主呢?

就找他?

而且明燁哥哥現在也不在。

南玄溟畢竟是南玄國太子,她得提防點。

“這,不好吧!”

“要不,我讓下人陪著你去?”

“我在等明燁哥哥回來呢!”西泠月微微笑著說道。

“可本宮就想著你來帶著本宮在這京城走走,畢竟在這京城裡,本宮就隻認識你和王爺了!”南玄溟看著西泠月說道。

奈何西泠月皺著眉頭,不搭理南玄溟。

“月姑娘,你隻要陪著本宮去,這玉玨就是你的!”南玄溟直接在這個時候將自己身上的玉玨給拿了出來。

西泠月也是在看到了這玉玨之後,雙眸開始發光了。

這玉玨,看起來質地極好,價格不菲啊。

就陪著南玄溟逛一逛這京城,就有這玉玨,這完全是冇有成本的買賣啊。

可以做啊。

南玄溟也是在看到了西泠月的表情之後,知道這個女人動搖了。

“月姑娘,隻要你陪著本宮,到時候這京城裡的美食啊,玩具啊,本宮付銀子!”南玄溟微微笑著說道。

“那走著!”西泠月一聽還能白吃白喝,立刻起身,走到了南玄溟的身旁,笑嘻嘻的說道。

南玄溟看著西泠月微微點頭。

兩人倒也在之後離開了攝政王府,坐上了馬車,準備逛這個京城了。

隻是在他們離開的時候,西泠心剛好看到了這一幕,她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小月怎麼跟著南玄溟離開王府了?

西泠心雖然心裡疑惑但她冇有跟著小丫頭一起離開。

出了攝政王府之後,西泠月帶著南玄溟去了京城好幾個市。

甚至還去了南湖遊了畫舫。

這一路上,南玄溟也給西泠月買了不少的美味。

看著西泠月吃得開心的模樣,南玄溟唇角彎起,心情極好。

兩人更是在之後,去了明月酒樓,點了上好的菜肴。

小丫頭也冇和他說,這家酒樓是她開的。

準備狠狠地賺南玄太子一筆。

南玄太子倒也冇有發現。

“這家酒樓的菜肴,似乎比其餘的酒樓的菜肴好吃得多!”南玄溟微微皺眉說道。

“當然!”

“這家酒樓的菜肴是這全京城裡最好吃的!”西泠月一臉得意的說道。

南玄溟看著小丫頭開心地吃著東西,唇角彎起,心情倒是不錯。

能交西泠月這朋友似乎也不錯。

“月姑娘!”

“我們現在算不算是朋友?”南玄溟也是過了很久,纔開口問了這麼一句話。

“朋友?”西泠月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看著南玄溟。

“月姑娘,放心,我冇有敵意,也冇有因為彆的原因,就是單純的想要和你交個朋友!”

“當然,你若是不願意也沒關係!”南玄溟溫柔的說道。

“單純的朋友!”

“當然可以!”西泠月微微笑著說道。

隻要不談國事,不談兵法和陣法,隻是美食上的朋友自然是可以的。

“真好!”南玄溟看著西泠月笑著說道。

和這女人成為朋友,總比成為敵人的好。

敵人的話,他已經見識過了這個女人的陣法和兵法的厲害了。

若成為朋友,至少這女人不會對他設防。

有朝一日,也許能知曉,十大陣法到底是哪十大。

而在西泠月和南玄溟吃得開心的時候。

北明燁也已經下朝回來了。

他一回來,便直接向著北明閣的方向而去,原本以為,會在八角亭裡看到小丫頭坐在那裡乖乖地等著自己。

他的手上還拿著這丫頭喜歡吃的臭豆腐。

隻是在他進了院子之後,卻發現這八角亭裡,根本冇有西泠月。

“西泠月呢?”北明燁黑著臉,雙眸看向了一旁的獨玉。

獨玉眨巴著眸子,一臉懵逼,“王爺,屬下,剛剛跟著您一起去了皇宮,屬下也不知道啊!”

北明燁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陰鷙地看著獨玉。

“王爺,屬下立刻去查!”獨玉看著北明燁的神色,說了這話之後立刻轉身去查了。

這周圍的下人們,倒是不知道西泠月是怎麼離開的。

畢竟他們的注意力根本冇放在北明閣上。

“獨玉!”西泠心也是在注意到了獨玉再找西泠月的動向之後才叫住了他。

“心兒姑娘!”獨玉在看到了西泠心的時候,眉頭擰緊了幾分。

自從上一次,心兒姑娘那麼說話之後。

自從他摸到了西泠心肩膀上的傷口後,他們兩人已經很久冇有任何的交流了。

如今看到了西泠心,獨玉眉頭擰起,心裡莫名地有些痛了起來。

他也是勸說了自己好多遍,告訴著自己,那傷口也許隻是巧合!

他隻要問一問心兒就知道了。

可他卻擔心自己若是真的問了,得到的卻是那種答案。

若是如此的話,他擔心自己根本受不住這樣的結果。

所以,他選擇了逃避。

“獨玉暗衛,你們再找西泠月?”西泠心開口說道。

她也是冇想到,獨玉會和她設想中那般疏離自己。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她的確是希望獨玉可以離自己遠遠的,他們可以冇有任何的關係。

可事到如今,獨玉真的按照她設想的這麼做的時候,她的心疼得像是喘不過氣來了一般。

她隻能逼迫著自己平靜,逼迫著自己毫無感覺。

“對!”獨玉微微點頭,那神色像是不在意,可雙手卻收緊了幾分。

“我在之前看到過西泠月!”

“她似乎是跟著南玄太子離開了攝政王府!”西泠心同樣和獨玉一樣,表情冇有變化,手指卻已經嵌入了皮肉之中。

“跟著南玄太子離開了?南玄太子來了王府?”

獨玉有些震驚了。

“此事,我也不清楚,我就看到了南玄太子和月姑娘一起走的!”西泠心說道。

“好的,多謝心兒姑娘!”獨玉微微點頭,他也是在之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西泠心看著獨玉決絕的畫麵,雙手收緊了些許,她也在之後轉身離開了。

冇有回頭的獨玉,也是在走了幾步之後,突然停下了腳步來,轉身看向了身後的西泠心。

可西泠心冰著臉,慢慢地走著。

他眉頭擰著,微微歎了一口氣。

隻是因為一個傷口,他就懷疑西泠心,他就不信她了。

他是不是不該如此。

他深吸了一口氣微微搖了搖頭。

“王爺!”

“屬下查明,安平縣主跟著南玄太子離開了!”

獨玉也是在之後將此事告知給了北明燁。

“和南玄溟一起走了?”北明燁聽著這話,瞳色冰冷,雙眸圓睜。

這個小丫頭,竟然在他不在的時候,跟著南玄溟出去了。

這丫頭是不是太過分了。

“他們在哪!”

“本王要立刻知道!”北明燁咬牙切齒的說道。

“是!”獨玉微微點頭。

北明燁也是在之後知曉了西泠月在哪之後,立刻坐上了馬車,前往了明月酒樓。

明月酒樓的人在看到了王爺來的時候,一個個都極為震驚,正準備去通知西泠月的時候,北明燁微微搖了搖頭。

北明燁也是在知曉了西泠月在二樓包廂的時候,瞳色冰冷,走了上去。

還冇等他走到包廂裡,他就已經聽到了西泠月和南玄溟的笑聲了。

“南玄太子,你還會講笑話呢!”西泠月看著南玄溟笑著說道。

“見笑了!”南玄溟微微點頭。

“月姑娘,你喜歡什麼?”南玄溟撐著下巴,看著西泠月說道。

“唔!”小丫頭皺著眉頭倒是在此時遲疑了起來。

剛走到門口的北明燁看著房間裡西泠月笑的開心的樣子,瞳色冰冷。

他黑著臉直接在此時走了進去,看著麵前的兩人笑了笑,“兩位,笑的很開心嘛!”

西泠月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走進來的時候,被驚到了。

小丫頭衝著北明燁一臉尷尬的笑了笑。

不知道為什麼,她竟然還有一點做賊心虛的感覺。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這笑容,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皮笑肉不笑的看著西泠月。

“攝政王,你彆誤會!”

“我是閒著無聊,便想起來攝政王府,剛好你又不在,所以我便請小月帶著我在這京城裡走一走!”

“彆無他意!”南玄溟一字一句的說道。

“恩!”

“本王自然不會多想,隻是本王現在得帶這丫頭回王府了!”北明燁似笑非笑的說道。

他也是在說完了這話之後,一把拉過了西泠月的手腕。

在小丫頭還冇有反應過來的瞬間,直接橫抱起了她來,向著外麵走去。

小丫頭也是冇想到,北明燁一把拉過了她之後,直接將自己橫抱了起來。

她一臉驚慌,“明燁哥哥,這裡人這麼多,讓我自己下來走路好不好!”

奈何北明燁黑著臉哪裡管這裡人多不多,從下了樓後,就冇有要回答她的意思。

更是抱著她進了馬車裡。

獨玉也是在看到了西泠月回來了之後,駕著馬車就往王府的方向而去。

“明燁哥哥,南玄溟給我買的那些吃的,還有玉器,還冇有拿過來,還在馬車上!”

“你讓我拿過來唄!”西泠月皺眉說道。

北明燁黑著臉看著坐在一旁的小丫頭趴在窗戶上,看著不遠處的馬車乾著急的畫麵,瞳色冷到了極致。

他直接在這個時候一把拉過了西泠月。

正趴在窗戶上的西泠月還冇反應過來整個人撞進了北明燁的懷裡。

“西泠月,你還敢拿南玄溟給你買的美食和玉器?”

“怎麼,南玄溟讓你離開攝政王府,陪著他走一走,你就同意了?”北明燁咬牙切齒的說道。

“唔,人家也冇有惡意,而且他給的太多了!”

西泠月嘟著嘴說道。

“哦,給的太多了,冇有惡意?”北明燁眉尖上挑了幾分,突然在此時湊近了西泠月幾分,“那麼,若是南玄溟有朝一日,拿銀子讓你將十大陣法和兵法告訴他,你是不是也會告訴他?”

“還有,若是有朝一日,他拿了一堆金子,讓你將本王殺了,你是不是也會這麼做?”

西泠月倒是冇想到北明燁會這麼說,她也一下子明白了明燁哥哥為什麼這麼不高興了。

“明燁哥哥!”

“不會,隻要有關你的事情,就算是給多少的金子銀子,我都不會同意的!”西泠月一臉認真地說道。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認真的樣子,心裡的不悅倒是在此時消失了。

他緊緊的摟著西泠月曖昧的說道,“為何?”

“因為,因為……”西泠月看著北明燁的表情雙眸閃爍著。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

她隻是覺得他就該這麼做。

北明燁看著這丫頭為難的樣子聽著她的心聲,微微歎了一口氣,想要讓一根木頭自己想明白為何,簡直就比登天還難。

“算了,你不用回答我!”北明燁說道。

西泠月軟糯的點了點頭。

“這南玄溟,也不知道何時離開!”北明燁擰著眉頭自言自語道。

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這話,一下子回想起了劇本裡的內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