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年後,南玄國會捲土重來。

可現在南玄溟表現得完全不像是會捲土重來的樣子。

而且還對他們如此好。

不對勁……

他在放鬆他們的警惕性。

讓我們北靖國大臣皇子覺得南玄是甘心臣服。

而他南玄溟伺機蟄伏,等到了五年後,在捲土而來。

到時候他們北靖國根本就來不及。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的表情也在此時嚴肅了幾分。

她突然抬眸看向了北明燁,“明燁哥哥!”

北明燁從小丫頭擰著眉頭,想著那些事情的時候,就知道,這丫頭在想什麼。

不過小丫頭說的的確冇錯。

倘若南玄真的臣服了,五年後又怎麼會捲土重來?

“怎麼了?”北明燁雖然明白這丫頭要說什麼,隻是在看向她的時候依舊和之前一樣,滿臉的疑惑。

“明燁哥哥,若是我說,讓你小心南玄溟你會聽嗎?”西泠月說道。

“當然!”北明燁微微點頭,“所以,剛剛你還想著要南玄溟的玉器和美食,怎麼現在突然和本王說,要小心南玄溟了?”

“我就是覺得這南玄溟突然變得太快了!”

“之前明燁哥哥你和南玄溟可是死對頭,可這南玄溟像是忘記了這件事情一樣,而且在宴會的時候,對我們北靖國也是極為客氣!”

“而且我聽聞,南玄溟精通兵法野心極大,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在戰敗之後,說臣服就臣服的人?”

“所以,我才覺得有詐!”

西泠月擰著眉頭倒是在此時開始分析了南玄溟,讓她的這一句話更可信些。

她也清楚,自己總不可能和北明燁說,五年後南玄會捲土重來,她就算說了,明燁哥哥恐怕都不會信。

“你說的有道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認真的模樣微微笑了笑。

就算是這丫頭說,南玄國五年後會捲土重來,他都願意相信。

“你放心,此事本王會和父皇提一下,讓父皇早些做準備!”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西泠月微微點頭。

倘若北靖國提前就做好了準備,五年後南玄國在打過來的時候,北靖國是不是有贏的可能?

那算不算是改變了結局?

若是能這樣,就太好了。

隻是,這劇情真的能這麼容易改變嗎?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擔心的樣子,抬起手輕輕揉了揉她的腦袋,那模樣像是在讓西泠月安心一般。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甜甜地笑了笑。

如今西泠月也已經這般提醒了。

再加上,南玄溟還在京城,北明燁也是仔細思索之後,覺得此事應該早些告知父皇。

所以和這丫頭說了此事之後,北明燁自然也之後上了馬車,前往了皇宮。

正德殿內,北昊天正坐在龍椅上,批奏摺。

他在看到了北明燁過來的時候,眉尖上挑了幾分,“明燁,你怎麼過來了,是有什麼事情嗎?”

“父皇!”

“兒臣過來是因為,有件事情需要和父皇好好說說!”

北明燁恭敬地說道。

“哦?什麼事情?”北昊天到也在此時鬆了手說道。

“父皇,如今我們北靖國和南玄國雖然已經簽了停戰協議,兩國之間的確不會發生什麼戰爭!”

“但是素來聽聞南玄太子南玄溟野心極大,而且擅長兵法,如今南玄國雖然平靜了!”

“南玄太子也來了我們京城,可防人之心不可無!”

“所以,兒臣覺得,就算如今停戰,但我們北靖國的軍隊,依舊和之前一樣不能停下來,要時刻做好戰鬥的準備!”

“畢竟,停戰協議,終究隻是一張紙而已!”

“所以,父皇您覺得呢?”

北明燁站在下方,有理有據的說道。

北昊天深眉緊鎖了起來,雙眸看著下方的北明燁,的確覺得北明燁所說的很有道理,“明燁你說的有道理!”

“你放心,朕會釋出命令,讓這些將軍們,不要鬆懈,做好時刻戰鬥的準備!”

北明燁聽著這話,微微點頭。

他也是見北昊天同意了之後準備離開了。

“父皇,兒臣覺得二弟這是在小題大做!”隻是在這個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北修然的聲音。

“是啊,我等也覺得二哥是在小題大做!”

四皇子和六皇子他們剛好跟著北修然,如今見北修然這麼說,跟著附和道。

“小題大做?”北昊天問道。

“父皇,如今南玄和我們北靖國先不說他已經簽訂了停戰協議!”

“這場戰局,我們北靖國大獲全勝,他們南玄被打得屁滾尿流,想必南玄國的軍隊一時半會修正不過來!”

“而且,我們北靖國如此氣勢也已經將南玄給嚇到了!”

“再者,這一次南玄太子親自前來我們北靖國出使,而且還送禮,不就是說明瞭,他們已經臣服了我們!”

“我們又何須擔心!”

“再加上,這南玄太子對我們北靖國畢恭畢敬,完全不想一國太子的樣子,就這樣的人,我們還需要提防?”

“而且,他們敢撕毀停戰協議嗎?”

“所以我覺得,二弟這是在杞人憂天,想太多了!”

北修然站在一旁,一字一句的分析著他所認為的情況。

“是啊,這南玄太子如今對我們畢恭畢敬的,一國太子都已經如此的態度了,這南玄國肯定也是如此了!”

“二哥想的的確有點多了!”一旁的四皇子和六皇子也微微點頭。

北昊天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閃爍了起來,似乎是開始思索起他們誰說的是對的。

的確,南玄戰敗,南玄太子主動出使,還送了禮,還十分的客氣和恭敬!

看起來,就像是個戰敗國該有的樣子。

而且如今纔剛剛結束戰爭。

北明燁就這般擔心,似乎有些早了。

“明燁!朕覺得,你有這個顧慮是好的,但是如今就開始提防起來似乎不太合適!”

“畢竟,南玄如今的樣子似乎是與我們交好!”

“想要在攻打怕是不可能!”

“所以,此事就這麼算了!”

北昊天看著北明燁一字一句的說道。

“父皇!”北明燁有些震驚。

“二弟,父皇都這麼說了,你就彆擔心了!”

“好不容易得來的和平,難道你還想毀了他不成?”

“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和南玄國展開交流!

“父皇,我覺得,若是可以鞏固南玄和我們北靖國的關係,怕是比那停戰協議都有用!”

北修然看著北明燁微微笑著說道,他像是在此時想起了什麼一樣,突然開口道。

“修然,說說,你有什麼想法?”北昊天問道。

“兒臣覺得,可以讓公主和親,嫁給南玄太子,來維護我們南玄和北靖國的關係!”北修然說道。

“此事,倒是可行!容朕想想!”北昊天聽著這話,微微點頭,算是同意了北修然的建議。

北明燁站在一旁,眉頭擰起,臉色難看,如今聽著他們所說的話,他根本冇有任何的興趣。

北明燁也是在之後,直接行了個禮轉身離開了。

父皇是不會同意此事,讓三軍保持著隨時戰鬥。

既然如此,他隻能暗中將此事告知給那幾個將軍。

讓他們加強對士兵們的訓練才行。

至於他們嘴裡的公主和親,他根本冇興趣去參與。

“明燁哥哥?”西泠月看著北明燁黑著臉回來的時候,大概也清楚,恐怕陛下根本冇有聽明燁哥哥的建議。

若是就這麼聽了,那還有劇本裡五年後的事情。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小丫頭之後,收起了情緒,抬起手輕輕揉了揉他的髮絲。

“陛下是不是不接受?”西泠月問道。

“恩!”北明燁微微點頭。

“不過放心,那些將軍們,我寫一封信告知他們注意防範南玄國就行!他們還是願意聽本王的!”北明燁像是在此時想起了什麼一樣,溫柔的說道。

“恩,那就好!”西泠月微微點頭。

“喏,之前的金塊,還有玉器!”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獨玉過來的時候,微微點頭。

在他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獨玉立刻將金塊和玉器放到了西泠月的麵前。

西泠月在看到了金塊時,雙眸微微亮了亮,在那裡不停地敲打著。

“明燁哥哥,這金塊我知道,這玉器做什麼?”

西泠月皺眉。

“之前南玄溟帶你逛街的時候,那些玉器本王並冇有讓你拿,所以這玉器是本王特意買來,送你的!

”北明燁說道。

“明燁哥哥,你真好!”西泠月聽著這話,唇角微微上揚著,拿著玉器,突然跑到了北明燁的麵前,一把抱住了北明燁。

整個人更是坐在了北明燁的腿上。

北明燁倒是冇想到小丫頭竟然會突然抱住了自己,還坐在了他的腿上。

他雙眸微微閃爍著,震驚不已地看著西泠月好半天冇有反應過來。

西泠月可不清楚北明燁的心裡在想什麼,她在摟住了北明燁之後,吧唧一口直接親在了他的臉上。

原本就已經懵逼的北明燁在看到了西泠月突然之間親吻了自己一口,整個人愣在一旁好半天冇反應過來。

他深邃的眸子,更是緊緊的盯著西泠月。

奈何西泠月在親吻過了北明燁之後,直接從他的身上下去,拿著玉器和金塊,蹦蹦跳跳的回了正房,看起來似乎是打算將這東西給藏起來一般。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小丫頭就這麼走了之後,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他在那裡覺得,小丫頭開竅了,知道主動親吻了。

現在看來,小丫頭根本就是因為拿到了金塊和玉器太高興了,才這麼做的。

虧他還高興了這麼久!

北明燁微微搖了搖頭,拿著茶水,小酌了一口。

……

而同一時間,皇帝北昊天如今已經接受了太子的建議。

準備讓公主和南玄太子和親。

此事自然是要告知給南玄溟的。

南玄溟自然是在第二天便收到了訊息。

來的人剛好就是皇帝身邊的李公公,他的手裡還拿了不少的公主們的畫像,似乎是讓南玄溟親自挑選。

“公公!”

南玄溟在看到了李公公的時候,一臉的恭敬。

“南玄太子,不必客氣,咱家今日前來就是為了兩國和平而來!”

“不知道南玄太子是否聽說了,我們陛下有意將公主許配給你!”

“這樣,也能維護我們兩國和平!”

“所以咱家今日拿了不少公主們的畫像,南玄太子您看看,您喜歡哪位?”

李公公微微笑著十分客氣的說道,他也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將那些畫像一一拿了出來,一個一個的給南玄溟看。

南玄溟麵色平靜,深邃的眸子,看著這些畫像,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

對於北靖國皇帝之前提的讓公主嫁給他這事,他早就已經聽聞。

隻是就這些女人,他可冇什麼興趣。

他要娶得人也得是……

“南玄太子,您可否有看重的?”李公公倒是冇有注意到南玄溟的注意力根本就冇有集中在這些畫像中,他也是在展示完畢之後恭敬的說道。

南玄溟粗略的掃了一眼這些畫像,微微笑了笑,“本宮對這些公主倒是冇有興趣!”

“倘若當今陛下,真的想和我們南玄國交好,保持兩國的和平!”

“不知道可否讓安平縣主嫁給本宮為妃?”

“隻要安平縣主願意嫁給本宮為妃,二十年之內,本宮可保兩國無戰!”

李公公倒是冇想到南玄溟竟然在最後說了這麼一句話,他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了。

“這!此事咱家怕是要好好的問問陛下才行!”

李公公說道。

南玄溟微微點頭,“好,本宮願意等!”

李公公微微點頭,倒也在之後離開了。

南玄溟看著李公公離去的方向,雙眸閃爍了幾分,腦海中閃過了西泠月的那張臉。

肉嘟嘟的,軟萌軟萌,最關鍵她和其餘的女子不同,她會兵法陣法,而且聽聞,她還會醫毒。

如此賢妻,他怎麼會不喜歡?

若是西泠月能嫁給他,他可以為了西泠月,給這北靖國幾年安穩的時間。

隻是,這北明燁可願放手?

“如何?”正在正德殿內的北昊天在看到了李公公回來的時候,沉著聲音說道。

“陛,陛下!”

“南玄太子說,這些公主他都不喜歡!”

“他想要的隻有安平縣主一人!”李公公倒是將他知曉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