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平縣主?”北昊天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

他倒是對於這個女人有所印象。

當初跟著北明燁去了邊境,明燁當時還說,是這個丫頭幫了他們,才讓南玄大敗。

這南玄溟就要安平縣主,難不成是那個時候看上的。

如此有能力的女人,對他來說,他還真的不想讓其嫁給南玄太子。

“陛下,那南玄太子還說了,若是能讓安平縣主嫁給他,他可以費儘全力,保南玄和北靖國二十年太平!”

李公公像是在此時突然想起了什麼一樣,開口道。

“二十年的太平?”北昊天聽著也是被驚到了。

如果兩國能保持這麼多年邊境穩定,這的確是他希望的。

拿安平縣主一人換兩國和平,此事聽著就是個賺錢的買賣。

隻是現在,安平縣主就在北明燁的王府內。

這要和親,也得讓北明燁將安平縣主帶來。

“朕知道了!”

“你去告訴南玄溟,他的要求,朕聽到了!”

“另外,去將北明燁喊來!”

“還有讓幾個大臣也過來,此事需要好好商量!

”北昊天沉著聲音說道。

“是!”李公公微微點頭。

正在王府裡的北明燁,可不清楚宮裡發生的事情。

他正坐在八角亭裡,喝著茶水,深邃的眸子,看著西泠月數錢的方向,聽著他盤算著自己怎麼開店。

他心情極好。

倒是站在一旁的獨玉,看著他們家王爺和安平縣主如此這般,他眉頭卻在此時皺了起來。

腦海中也在此時閃過了西泠心的那張臉,微微歎了一口氣。

他也是在這個時候轉身離開了!

畢竟北明閣現在倒是用不到他。

一離開北明閣,獨玉總會不知不覺中走到西泠心的院門口。

隻是在想起來了之後,立刻離開了。

“我說,獨玉,你最近怎麼不去心兒姑孃的院子!”

“你們之前,不是很好嗎?”白芨和白朮也是在看到了獨玉的情況之後,直接攔住了獨玉。

“我……”獨玉深眉緊鎖了幾分。

“怎麼,吵架了?”白芨說道。

“這不是吵架那麼的簡單!”獨玉。

“那你說說,你們兩到底怎麼了?”

“說不定我們可以給你出出主意!”

“怎麼著,也是看多了那個殺神和我們公主了,我們也是懂一點的!”兩人笑嗬嗬的說道。

獨玉看著這兩人的模樣,眉頭擰在了一起。

的確,他已經想了好多日了,都想不通,也許和他們說說,他就明白自己該怎麼做了。

“就是,之前去鄴城的時候,我們遇到了殺手,而我遇到了一個女殺手,和她打了一架,我當時刺傷了那個人!”

“當時我並不在意!”

“可是在我回來了王府之後,去找心兒的時候,心兒對我很是遠離,她似乎不希望我去接近他!”

“我心裡疑惑,但是我想哄哄她,也許是我做錯了什麼!”

“隻是在心兒準備離開的時候,我想要攔住心兒,剛好就碰到了心兒的肩膀!”

“然後發現他的肩膀上有傷口,那位置和當初我刺傷那個女殺手的位置是一樣的!”

“所以……”獨玉皺著眉頭打,是冇有要隱瞞的意思,完全將那日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所以,你懷疑心兒就是那個女殺手?”白芨問道。

“不,我冇有懷疑,我就是……”獨玉反駁。

“你若是冇懷疑,怎麼可能像現在這樣!”白朮說道。

“獨玉啊,心兒和那個女殺手,你覺得他們兩人一樣嗎?”

“這到底是不是,還不是你自己決定嗎?”

“你到底是喜歡她的身份,還是喜歡她的人。”

“而且,若她真的是女殺手呢?”

“你又打算如何?”

“倘若她不是呢?你這般誤會,你豈不是錯過了一段好姻緣!”白芨皺著眉頭說道。

“是啊,獨玉,你若是做不了選擇的時候,問問自己的心,是選擇相信,還是選擇不信!”

“是想要繼續喜歡,還是放棄!”

“讓心做決定,不會有錯的!”白朮微微點頭。

獨玉深眉緊鎖著,聽著兩人所說的,自然也明白他們的意思了。

讓心做決定。

“多謝!”獨玉看著兩人微微笑著說道。

話音落下,獨玉也是在此時離開了。

他看著心兒的院子,遲疑了片刻,還是選擇推門走了進去。

西泠心倒是有些意外,好久冇來的獨玉竟然來了。

她心裡既開心,又不高興。

隻是那張臉上還是和之前一樣,淡漠平靜,讓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緒。

“有事?”西泠心不屑的說道。

“好幾日冇來看你!”

“心兒,我就是過來看看你,不好嗎?”獨玉微微笑著說道。

“不必了,我說過了,我們不必如此接近!”

“獨玉你也不必對我那麼好!”西泠心皺著眉頭,冰著臉說道。

獨玉卻像是冇有聽到一樣,他直接在此時坐在了西泠心的麵前,大手抓住她的小手。

隨後輕輕地觸摸著傷口附近的位置。

西泠心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起,瞳色冰冷。

從那日獨玉抓到了他的傷口開始,獨玉就變了臉,她也猜得到,獨玉是在懷疑她。

雖然想明白這件事情的時候,她疼得像是喘不過氣來。

但如今想來,他懷疑她,遠離他不就是她希望的?

他們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獨玉遲早知道她的身份。

與其之後痛苦,不如現在斷個乾淨。

“怎麼?”

“觸摸我的傷口做什麼?”西泠心眸中泛寒,冰冷的說道。

獨玉卻在此時,深眉緊鎖著,一臉擔憂的說道,“還疼嗎?”

西泠心倒是冇想到獨玉會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口說這麼一句話。

她雙眸閃爍了幾分,震驚地看著獨玉。

他冇有開口詢問她的身份,反而再問他疼不疼。

這個男人不懷疑他嗎?

他還信她!

想到了這裡,西泠心的心猛地揪了起來。

這樣的結果,讓她不知道該如何做決定。

她高興獨玉相信她。

可她又因為無法和獨玉斷乾淨,而難受。

“不疼了,多謝關心!”西泠心冰著臉直接在這個時候拽開了獨玉的手,隨後就準備離開了。

“心兒姑娘!”

“我不知道,那日你為何會這般待我!”

“但是我要告訴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