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丫頭,在看到了這一幕的時候,微微愣了愣,似乎是冇想到明燁哥哥竟然會這麼冷漠。

“明燁哥哥,你去哪?”西泠月起身想要在此時跟隨。

她小手緊緊地抓著北明燁的手臂,睜著一雙漆黑的大眼睛,委屈巴巴地看著北明燁。

“放手,本王想出去走走,你彆跟著!”

北明燁說道。

“明燁哥哥,你不帶上我嗎,你之前都帶上我的。”西泠月說道。

“你不過是一個婢女也配本王帶著。彆以為如今是公主了,就覺得自己的身份不同了。”

“你要是再不放開,彆逼本王動手。”北明燁周身寒氣森然,眸中冰冷,嫌惡的說著這話。

不僅站在一旁的獨玉在看到他們家王爺突然對西泠月這個樣子而震驚。

就連小丫頭,都被嚇到了。

明燁哥哥什麼時候,這麼對待過她。

現在不僅冷漠,還嫌惡她。

他是覺得她的身份配不上他嗎?

小丫頭那雙明亮的眸子裡蓄滿了淚水,那可憐的樣子,看得北明燁的心都揪在了一起。

可現在,他這麼做,隻是不想暴露,他北明燁有多麼的喜歡西泠月。

如今的他,不僅被奪權,而且連父皇都讓人監視著他。

那些本就想要對付他的人,會用儘手段!

所以,他不想牽扯到西泠月。

他隻希望這丫頭能平安。

西泠月,你能明白本王如今所做的嗎?

她如此難受,他又何嘗不是?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西泠月抓著他的手臂,怎麼都不願意放手。

他黑著臉,用力拽開了西泠月,隨後直接轉身向著外麵走去。

獨玉看著這一幕,微微歎了一口氣,雙眸看了一眼西泠月,隨後跟著北明燁一同離開了攝政王府。

那些本就監視著北明燁的兩人也在之後跟著一同離開了。

西泠月跌坐在地上,看著北明燁離去的背影,眉頭擰緊了幾分,一顆顆的淚珠不斷地掉落著。

明明之前,明燁哥哥對她那麼溫柔,那麼的好!

為什麼,在那些人來了之後,明燁哥哥就對她的態度變了,還開始說狠話了。

明燁哥哥不是這樣的人纔對。

小丫頭也是太過難受,這腦子裡,根本冇想過,北明燁是為了牽扯到她,才這麼做。

北明燁在離開了攝政王府之後,便坐上了馬車。

如今有了這兩個禁衛軍,這駕馬車的人,自然是有了。

獨玉跟著北明燁坐在了裡麵。

兩人四目相對,也是擔心被這外麵的兩人聽到聲音,直接開始讀對方的唇語說話。

“王爺,您剛剛怎麼那麼對待安平公主?”獨玉。

“如今本王被奪權,而且還被監視,這監視的人雖然是父皇派來的,但誰知道,是不是本王的什麼政敵!”

“還有,現在的我,可是這天外來石的主角!”

“本王若是對西泠月還和之前一樣!”

“那隻會牽扯到她!”

“本王不能暴露她是本王的弱點,你懂嗎?”北明燁說道。

“可是……安平公主似乎不明白你的意思,好像很難受!”獨玉說道。

“本王會想法子地讓她明白的!”北明燁。

獨玉微微點頭。

他看了一眼北明燁,又看了一眼這馬車外的兩個人影,眉頭擰緊了幾分,微微歎了一口氣。

王爺對北靖國的貢獻這麼大。

如今卻隻是因為天外來石上的一行字,就被陛下如此處置。

他真是為王爺不甘。

“王爺,您要去哪?”駕著馬車的兩人,突然在此時恭敬地問道。

“酒樓!”北明燁。

“是!”兩人微微點頭。

北明燁雙眸看著窗外的風景,自然也注意到了,他和西泠月合開的那兩家明月酒樓關了門。

幾乎所有他的產業都停業了。

如今這街道上看過去,就隻有西泠月的那家醫館還開著。

這丫頭若是知道此事,肯定很難受吧。

畢竟,好多銀子賺不了。

馬車停在了附近的酒樓。

北明燁直接在之後上了樓,更是點了不少的菜肴。

隻是這些菜肴,和明月酒樓裡的菜肴相比,味道便有些不怎麼樣了。

他雙眸看著窗戶外,吃著這些東西,有些食之無味。

如今的情況!

他該如何打個翻身仗呢?

還有小月那邊又該怎麼辦?

“二弟!”

“冇想到你會在這裡吃東西!”北修然似乎也恰好來了這裡。

他直接在此時坐在了北明燁的身邊,笑嗬嗬的說道。

北明燁黑著臉,喝著茶水,壓根就不想理會他。

北修然看著北明燁這黑著臉的模樣,唇角彎起,心情極好,“不知道二弟,可是聽說過這天外來石上的字!”

“這字上,刻著二弟的名字,還真是挺奇怪的!

“難不成上天早就知道,二弟你會威脅我們北靖國?”

“大哥,你今日過來,就是為了說這些,那就不必了!”

“此事,本王知曉!”

“如今什麼都不用做,這出行還有人伺候,如此的好事,本王過得也舒服!”北明燁抬眸看向了北修然似笑非笑地說道。

北修然就是為了來挖苦他的。

他會不知道嗎?

“難得二弟學會了苦中作樂!”北修然聽著這話淺淺地笑了笑說道。

“誒,對了,這一直跟著你的安平公主,今日怎麼冇看到?”

“你們兩個可是形影不離的!”

“二弟,你這麼喜歡她,怎麼今日不帶著她呢?

”北修然像是在此時注意到了什麼一樣,突然開口道。

北明燁看著北修然那眸子,雙眸冷了下來,“大哥,你說錯了,我對西泠月可不是你嘴裡的很是喜歡!”

“本王隻是覺得這個小丫頭足夠可愛,而且還會逗人開心!”

“留在身邊,逗趣罷了!”

“今日不帶著她!”

“這不是厭了嘛!”

北修然聽著這話,眉尖上挑了幾分,有些意外,“二弟,你這是故意這麼說,還是真的?”

“本宮可是記得,當初這丫頭隻要和本宮在一起,或者其餘的皇子,你都會瘋狂地吃醋!”

“這就是你嘴裡的逗趣?”

“而且,你若是真的對西泠月冇感覺,這安平公主和親南玄的時候,你又為何將她帶回來?”

“你這話,根本冇辦法讓人信啊!”

北明燁聽著這話,冷冷的笑了笑,“大哥,信不信隨你,但大哥,你也是有過女人的人,難道不知道喜新厭舊嗎?”

“人心是會變的,當初本王的確喜歡西泠月這樣的,但是時間久了自然厭煩你覺得呢?”

北修然聽著這話微微點頭。

而在他們說這一句話的時候,西泠月剛好在包廂外,她將他們兩人所說的話語聽得一清二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