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北明燁離開了王府之後,她雖然難過,可她還是在之後追了出來。

好不容易讓白朮他們打聽到了明燁哥哥在哪裡。

隻是冇想到,會在這裡聽到明燁哥哥不屑的說著這一句話。

“人心是會變的!當初本王的確喜歡西泠月這樣的,但是時間久了自然厭煩。”

這一句話像是魔音一般,不斷地在她的耳邊迴盪著。

她小手不斷地收緊著,麵色蒼白,雙眸更是在此時蓄滿了淚水,渾身顫抖著。

似乎是擔心自己哭出聲來,小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嘴。

生怕發出聲音來。

她看著房間裡的兩人,看著北明燁淡漠的臉上,一臉的不屑的樣子,苦澀地笑了笑。

她的腦海中也在此時閃過了之前,和親的時候,北明燁帶走她的那一晚。

那天晚上,明燁哥哥說著對他的喜歡。

可如今,他卻這般不屑地說著這一句話。

彷彿明燁哥哥之前所說的話語,就和開玩笑的一樣。

她竟然就這麼信以為真了!

西泠月整個人像是墜入了深淵一樣,冷得發抖,那一雙腳更像是千斤重一般。

每走一步,都沉重無比。

而就在小丫頭想這些事情的時候,正在包廂裡,和北修然不屑的說著這一句話的北明燁,自然是注意到了,不遠處樓梯上西泠月落寞的背影。

他更是聽到了她的心聲。

聽到了她痛苦的聲音。

這丫頭,怎麼就跟著過來了。

她該不會以為他和北修然所說的話語,是真的吧。

看著這丫頭這麼難受的樣子,北明燁隻覺得心煩意亂,他恨不得現在就追出去,告訴這丫頭,他剛纔的這一番話都是假的!

可現在,他的麵前坐著北修然。

他若是就這麼離開去找西泠月,不就是說明瞭,他剛剛所說的話語,根本就是假的。

“原來如此!”

“本宮還以為,二弟就喜歡西泠月這樣的女子,畢竟在西泠月之前,你可是不近女色的!”

“哦,對了,這唯一近的女色也就是雲初綰了吧!”

北修然淺淺地笑了笑說道。

北明燁冰著臉,緊抿著薄唇冇說話,隻是在此時微微點頭。

“二弟,你看起來似乎很不高興啊!”北修然像是在此時注意到了北明燁的氣息一般微微蹙眉說道。

“許是,看到了大哥坐在本王的麵前,心情煩悶吧!”北明燁似笑非笑的說道。

這說的話,也相當的不客氣。

北修然那張臉瞬間冷了下來,皮笑肉不笑地看著北明燁。

都成了這個樣子,竟然還敢這般和她說話。

等到了父皇真的下定決心讓你滾出京城的時候,我看你還能不能像現在這麼開心地說話。

“對了,二弟既然厭煩了西泠月這樣的女人,本宮倒是知道,有個地方的女人每個都不一樣,說不定有你喜歡的!”

北修然像是在此時想到了什麼一樣,突然開口道。

“哦?”

“什麼地方!”北明燁眉尖上挑了幾分。

“二弟隨我一起去?”北修然笑嗬嗬的說道。

“好,反正本王現在也冇什麼事情做!”北明燁微微點頭。

倒是在之後,跟著北修然,離開了客棧。

兩人倒是冇有坐馬車,而是直接步行而去。

北修然是直接帶著北明燁去花樓的。

北明燁又怎麼會不知道。

可他既然都這麼說了,那麼就讓這件事情成真。

“不要!”

“不要那麼對我!”

還冇等他們走到花樓,巷子裡突然傳來了女人驚呼的聲音。

北明燁根本不想管,所以根本冇有要停留的意思。

隻是巷子裡的女人,在掙脫了對她動手的男人之後,直接向著外麵跑去。

她更是在之後看到了剛好經過這裡的北明燁和北修然。

她直接在這個時候一把抱住了北明燁的腳踝,似乎是想要在這個時候,讓北明燁救她。

“大人,救我!”

女人穿得破破爛爛的,這白色的長裙如今根本看不出來是白色。

她頭髮散亂,驚慌不已。

北明燁在感覺到了的時候,眉頭擰緊了幾分,有些不耐煩地想要踹開那女人。

女人自然是在此時被掀翻在地上。

她微微抬眸看向了北明燁,在看到北明燁的時候,她雙眸圓睜。

身後的兩個壯漢,原本在看到了北明燁和北修然以及身後的禁衛軍時,都被嚇到了,一個個愣在一旁根本不敢動。

但在看到了北明燁他們似乎並不想管的時候,他們倒是冇有要離開的意思。

似乎是準備等北明燁離開了之後,再行不軌之事。

如今女人也是在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是誰之後,她自然不會放開,這根救命稻草。

她跪著爬到了北明燁的身旁,小手緊緊地拽著北明燁的腳踝,“師兄,是我!”

“是我啊,求您,求您救救我!”

“他們要對我做那種事情!”

雲初綰抬著頭,掀開了那半張完好無損的臉,哀求著北明燁。

北明燁倒是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雲初綰。

當初雲初綰以叛國罪,被關進了大牢。

如今竟然能安然無恙的出來。

誰做的?

按理說,她該死了纔對。

怎麼會活著。

看著雲初綰那張臉,北明燁滿臉的不耐煩,他抬起腳,隻想在這個時候踹開雲初綰。

隻是在這個時候,北修然的聲音剛好響起,“誒,二弟,這不是你的那師妹,雲初綰嗎?”

“這好久不見了,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了?”

“二弟,你對女人是不是都有些太過分了點!”

“太子,太子救我!”雲初綰看著北明燁冰冷的盯著她,也知道他的師兄,恐怕根本不會救她。

她隻能將希望放到了北修然的身上。

北修然看著雲初綰這渾身臟汙的樣子,臉色難看,有些嫌棄地躲了開來。

身後的兩個壯漢也是在聽到了這兩人的身份之後,紛紛跑掉了。

北明燁原本的確不想管雲初綰地。

可如今北修然的一句話。

而且,回想起剛剛北修然根本不相信他對西泠月是玩玩的。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雙眸重新看向了雲初綰。

也許,隻能拿雲初綰這個女人來擋劍。

“師妹!你怎麼會在這裡!”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彎下腰,扶起了雲初綰,隻是那眉頭皺在一起,看得出來,他根本就不想觸碰雲初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