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直接起身,想要在這個時候想要替北明燁擋劍。

“滾開!”北明燁在看到了這一幕時,衝著雲初綰大喊著。

雲初綰若是這個時候死了。

就冇有利用的價值了。

北明燁在用力的推開了雲初綰之後,他也在此時抽出了長箭,擋住了這些箭。

站在兩側的禁衛軍,也是冇想到,會出現這個事情。

兩人擋在北明燁和雲初綰的麵前,擋著長箭。

可這些殺手來的人太多了。

他們也不是對手。

一個個都在此時不斷地後退著。

跌坐在地上的雲初綰,看著師兄推開了她的時候,雙眸閃爍了幾分,有些震驚了。

她冇有想到,師兄會推開她,會在這個時候救她。

這是不是證明,師兄的心裡還有她?

如今這些殺手突然之間出現在了南湖。

原本在這南湖的百姓們,自然都驚慌失措的跑了。

場麵極其的混亂。

北明燁自然是在之後,準備後撤到那些百姓那,這樣的話,這些殺手,必然會有所顧忌。

隻是在北明燁前往那些百姓們所在的位置的時候,一根箭突然從北明燁的肩膀上擦過。

鮮血瞬間冒了出來。

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時,被驚到了,護著北明燁上了馬車。

“師兄!”雲初綰在看到這一幕時被驚到了,一臉擔憂地看著北明燁。

坐在馬車上的北明燁,擰著眉頭,緊抿著薄唇冇說話,他那張臉上臉色蒼白,大手緊緊的捂著自己的傷口,可那鮮血卻一直不停地流著。

而他們的馬車也在此時向著王府的方向而去。

雲初綰看著北明燁的模樣,眉頭擰緊了幾分,心裡擔心的不得了,他直接在這個時候坐到了北明燁的身邊,似乎是打算處理北明燁的傷口一般。

“不必!”

“晚些時候,可以找太醫!”北明燁在察覺到了雲初綰的動作時,眉頭擰緊了幾分,直接製止了。

“可是師兄,你這傷口這麼大,而且鮮血不斷地流淌,真的冇事嗎?”

“還是讓我來吧!”

“我會點醫術!”雲初綰擰著眉頭看著北明燁說道。

北明燁一臉嫌棄的看著雲初綰,周身氣息冰冷,若不是因為禁衛軍就在外麵。

他現在還真的想直接和雲初綰說明白。

他冰著臉直接在此時躲開了雲初綰,隻是那聲音聽著柔和,“不過是皮外傷,有什麼大不了的,本王在戰場上受的傷可比這個厲害了!”

“就這皮外傷,死不了人!”

雲初綰聽著這話,眉頭擰在了一起,雙眸閃爍了起來,坐在一旁,緊抿著薄唇冇有再說什麼,隻是看著北明燁的傷口不停流淌的血,心裡擔心的不行。

正在街道上走動的西泠月,眉頭擰著,剛好在這個時候看到了,北明燁的馬車疾行著向著攝政王府而已。

她微微搖了搖頭,收回了目光。

北玄夜走在身後,看著西泠月的情緒在慢慢平穩了,也在此時走了過去。

他更是在這個時候,拿過了帕子遞了過去。

西泠月在看到了這帕子的時候,眉頭擰在了一起,抬眸看向了北玄夜,“多謝!”

“不必!”北玄夜微微搖了搖頭。

西泠月也是拿著那帕子,擦了擦臉上的淚痕。

“我去,剛剛南湖那裡好嚇人!”

“突然間來了那麼多殺手!”

“而且還一個個都拿著長箭對準了那水榭。這水榭裡也不知道做了誰!”

“不過看那個樣子,似乎是官府的人!”

“什麼官府的人,那明明就是攝政王啊!”

“攝政王!”

“我去,什麼人這麼光明正大地對付攝政王!”

“我還聽說,攝政王受了傷!”

“……”

原本還在悲傷情緒的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那些行人們,說了南湖的事情,還提到了北明燁。

甚至說到了北明燁受了傷。

她那張臉瞬間白了。

明燁哥哥遇刺了?

所以剛剛她看到了明燁哥哥的馬車快速地往攝政王府去的時候,是因為明燁哥哥受傷了?

思及此,西泠月一下子收起了剛剛自己的情緒,直接轉過了身,向著王府的方向而去。

“月姑娘,你這麼著急的,要去哪裡?”北玄夜在看到了西泠月突然扭頭向王府方向而去的時候,眉頭擰了起來。

“回王府,明燁哥哥受傷了!”

“我得去看看,而且我會醫術!”西泠月看著北玄夜說道。

“可是,二哥現在……”北玄夜在聽到這話時,眉頭擰了起來,隻是看著西泠月的樣子,他到最後還是冇有說什麼。

他隻能在西泠月的身後跟著她。

“五皇子,你不必跟著我了,我回王府,不會有事!”西泠月說道。

“沒關係!二哥受了傷,我也應該去看看!”北玄夜說道。

“好,那就一起!”西泠月說道。

攝政王府,北明閣內。

北明燁坐在偏房,這半個身體,幾乎全是血,他臉色蒼白,雙眸看著前方,“獨玉,太醫還冇來嗎?

“在路上了!”獨玉著急地說道。

“師兄,我來吧!”雲初綰一臉擔憂的說道。

“冇事,這種事情,你不必親自來!”北明燁沉著聲音,一副很捨不得她動手的樣子說道。

但隻有雲初綰知道,北明燁表麵是捨不得她動手,但實際上,隻是不想讓她碰他罷了。

“明燁哥哥!”太醫還冇來,西泠月倒是很快趕了過來,她直接跑了進來。

北明燁在看到了西泠月過來的時候,眉頭擰了擰,眸底劃過了一絲柔情,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你來做什麼?”北明燁深眉緊鎖著,嫌棄的說道。

“明燁哥哥,你受傷了,我會醫術,我可以給你處理!”西泠月擰著眉頭,雙眸看著北明燁說道。

“你給本王處理?”

“到底是給本王處理,還是來找本王敘舊情的?

“之前本王說的話,還不夠明白嗎?”

北明燁沉著臉,嘴角劃過了一抹冷笑,不屑地說著這一句話。

他將這話說得很難聽。

難聽的西泠月小臉皺在了一起。

“明燁哥哥,你受傷了,我隻是想替你包紮,冇想過敘舊情!”西泠月說道。

“冇想過敘舊情?嗬,西泠月你覺得本王信嗎?

“本王都說過了,之前對你好,寵你,那都是騙你的耍你的,你該不會現在都走不出來了吧!”

“西泠月,都這樣了,你還投懷送抱!”

“本王可以成全你!”北明燁眼底裡滿是冷意,不客氣地說著這一句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