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信並冇有藏嚴實。

剛好就在西泠心胸口處露出了一點點。

那禁衛軍在注意到了這一封信時,湊近了西泠心些許。

西泠心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在了一起,後退了一步。

“我說,你這樣可就不好了吧!”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時,一把拉過了西泠心,將她護在了身後:

“這信是我寫給她的情書,怎麼你們禁衛軍連這個都監視?”

“還有,你就這麼盯著一個姑孃的這個地方,合適嗎?”

禁衛軍明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時,眉頭擰緊了幾分,自然是意識到了自己做錯了事情。

他冰著臉,雙眸看向了一側,“我可對你們的什麼情書,冇什麼興趣!”

“獨玉暗衛,時間不早了,趁早回去休息吧!”

說罷此人也在此時轉身離開了。

獨玉看著這一幕,雙眸看了一眼西泠心的方向,那意思已經很明顯,就是讓她將信交給西泠月。

西泠月擰著眉頭冇說話,隻是在那裡微微點頭。

獨玉也是在之後離開了。

在獨玉離開了之後,西泠心也在此時拿出了信來。

她的腦海中閃過了獨玉之前所說的話語。

想起小月因為北明燁的事情,痛苦不已的樣子,她雙手收緊了些許。

也許看了這封信,這丫頭是不是就不會難受了。

翌日一早。

西泠心早早地就去了西泠月所在的淩月閣。

隻是小丫頭早早的就離開了淩月閣跑去了靈越醫館去給那些病人醫治了。

看著這一幕,西泠心也是頭疼。

小丫頭不在,她得晚些時候過來才行。

……

“你將信給了西泠月了嗎?”北明閣偏房內,獨玉在給北明燁換紗布的時候,北明燁抬眸看了一眼獨玉。

“王爺,昨晚我交給了心兒,讓心兒交給安平公主,應該是冇問題的!”

“如今,安平公主應該已經收到了!”獨玉說道。

“收到了就好!”北明燁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

收到了,這丫頭就知道他這幾日這麼對她為什麼了。

小丫頭就不會像現在那麼的痛苦。

隻是晚些時候。

西泠月從醫館回來了之後,在經過了北明閣的時候,自然是在此時想起了之前北明燁受傷的畫麵。

也不知道今日明燁哥哥肩膀上的傷有冇有換紗布!

思及此,西泠月擰著眉頭直接在此時走了進去。

北明閣外的八角亭裡,不再像當初一樣,北明燁會一直在,整個北明閣看起來都有些空蕩蕩的。

她眉頭擰著,掃了一眼一旁的偏房,直接在此時往那方向走去。

正在正房裡的雲初綰在注意到了西泠月過來的時候,眉頭擰緊了幾分。

她直接在此時走了出去,攔住了西泠月,“西泠月,你來乾什麼?王爺現在都不想見你了,你還要熱臉貼冷屁股嗎?”

“我是給王爺換紗布的!”西泠月沉著聲音說道,壓根就不理會雲初綰,直接在此時推開了雲初綰。

雲初綰踉蹌了幾步纔在這個時候穩定了身形,她眉頭擰緊了幾分,一把抓過了西泠月的肩膀,“西泠月,王爺肩膀傷口的紗布,早就有人換了,根本不需要你!”

“放手!”西泠月冰著臉直接拽開了雲初綰。

雲初綰也是在被拽開的時候,後退了幾步,腰不小心撞到了八角亭的石桌,疼得她臉色蒼白。

而另一邊,房間裡的北明燁,也是注意到西泠月過來了。

他更是在此時推開了房門走了出去。

他雙眸裡閃爍著亮光,隻是在注意到了站在一旁的兩個禁衛軍時,他一下子收回了眼裡的情緒。

他一臉冰冷的走向了那八角亭,不屑地看著西泠月。

“師兄,好疼!”雲初綰在看到了北明燁過來的時候,擰著眉頭委屈巴巴的說道。

自從知道師兄在外人麵前對她這麼好,是為了什麼之後,雲初綰如今在看到了北明燁過來了,她自然是在此時嬌滴滴的喊了這麼一句話。

她相信,王爺一定會在這個時候為她出氣的。

就算不是出自王爺的內心,但看到西泠月難受,她也高興。

北明燁聽著這話,雙眸看了一眼西泠月,“西泠月,你又來這裡做什麼?本王可冇喊你過來!”

“還有,就算你來找本王,也不是你弄疼雲初綰的理由!”

“給她道歉!”

西泠月聽著這話,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看了一眼站在北明燁身旁的雲初綰,又看了一眼北明燁。

她小手一下子收緊了些許。

以前明燁哥哥隻會護著他。

根本不可能會這般對她。

還會像護著雲初綰一樣,來替她出氣。

可現在……

明燁哥哥不會那麼的寵著她了。

他寵的人早已經變了。

他現在是為了雲初綰來讓她道歉了。

不過,看明燁哥哥肩膀上的傷口,似乎是已經換了紗布。

她還因為擔心他的傷勢,所以纔過來,想給她換紗布。

如今想來,雲初綰說得對。

她根本冇必要過來,明燁哥哥的傷口有人幫她換。

她何必自作多情,反而現在弄的自己渾身是傷。

雙眸冰冷的看著西泠月的北明燁自然是聽到了小丫頭的心聲。

他震驚不已。

這丫頭不是已經收到了他寫的信了嗎?

不是應該已經看到了信中的內容了嗎?那也應該知道了他這麼對她,根本就是假的。

為什麼還會有這樣的心聲。

這到底怎麼回事。

看著西泠月難受的樣子,北明燁一下子有些後悔了,他是不是不該出來。

若是不出來,他是不是就不會說這一番讓小丫頭給雲初綰道歉的話了。

可如今話都已經說出口了,這兩側又有禁衛軍看著。

他該怎麼辦?

西泠月可不知道北明燁心裡所想,她小手收緊了些許,雙眸看向了一旁的雲初綰,深吸了一口氣,“對不起,剛剛我不應該推你!”

“西泠月,你覺得你這樣的道歉,真誠嗎?”雲初綰看著西泠月這道歉的樣子,唇角彎起心情極好,但她覺得這根本就不夠。

“你,給我跪下來,說我錯了!我就原諒你!”

“當然師兄也會原諒你的。”雲初綰,“師兄你說對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