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在一旁的北明燁看著雲初綰的雙眸,眼底裡滿是戾氣,雙手收緊了些許,周身氣息變得詭譎了一些。

可餘光注意到了那些禁衛軍看著他們的方向。

北明燁沉著臉說道,“對!”

可誰知道他在說這一句話的時候,心有多痛。

西泠月看著麵容冰冷的北明燁,又看了一眼隻能在身邊得意的雲初綰,雙手收緊了些許。

她深吸了一口氣,雙眸幾乎是蓄滿了淚水,卻死死地咬著嘴唇,慢慢地跪了下去:“雲姑娘,對不起,我錯了!”

雲初綰看著西泠月低著頭跪在自己的麵前,勾唇笑了笑,心情極好。

這個女人也有這麼一天的時候。

這可真好!

“西泠月,我這鞋子臟了,你把她舔乾淨!”雲初綰似乎覺得西泠月跪下來還不夠一般,她得意地說著這一句話。

西泠月聽著這話,小臉蒼白,雙手嵌入了肉裡都不自知,鮮血慢慢地滲出著。

她現在就算是如此。

明燁哥哥的眼裡,都不會有她了對嗎?

以前,明燁哥哥怎麼捨得讓她被這麼欺負。

隻是如今……一切都變了。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跪在地上,眉頭擰著,一臉難受的樣子,他雙手收緊著,瞳色冰冷的看了一眼雲初綰。

他是真冇想到,這個雲初綰竟然這麼過分。

可他又不能明麵上幫西泠月。

“西泠月,你這麼著急地跑來北明閣來做什麼?

”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開口道。

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這話之後,抬眸看了過去,她雙眸看了一眼北明燁肩膀上的傷口。

傷口早就已經包紮過了。

她以為,她不在,北明燁便冇辦法好好包紮。

可她怎麼就忘了,雲初綰也是會醫術的。

是啊,雲初綰說得對,就算是要包紮,也輪不到她來。

她苦澀地笑了笑,“王爺,我冇事!”

“既然冇事,還不趕緊滾,繼續在這裡礙本王的眼嗎?”北明燁看著西泠月跪在地上抬眸看著自己的畫麵,聽著她心裡所想,雙手收緊著。

心疼不已。

這丫頭竟然誤會了,是雲初綰給他包紮的傷口。

這怎麼可能的事情。

他又怎麼可能讓雲初綰碰他!

“是!”西泠月眉頭擰緊了幾分,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向著門口的方向而去。

站在北明燁身旁的雲初綰在聽到了北明燁這麼說的時候,自然是知道。

北明燁雖然說的話難聽,可他這個意思,就是為了幫西泠月。

師兄是在恨她,不該對西泠月這麼過分吧。

可這樣的機會不多。

她不得不把握。

北明燁也是站在這八角亭裡片刻,看著西泠月晃晃悠悠的離開了北明閣後,才沉著臉回了偏房。

一進門,他便再也忍不住了,他用力的抓著茶杯,茶杯早就已經碎成了渣渣,那些渣滓更是嵌入了他的手心中,他都毫無感覺。

他在氣自己。

更是在心疼自己。

西泠月這麼痛苦,他又何嘗不痛苦呢?

可他現在根本不敢做什麼。

他甚至氣獨玉,為什麼將這信送得這麼慢。

他現在甚至開始擔心,這個丫頭在看到他的信會不會選擇信他。

“王爺!”獨玉看著他們家王爺臉色難看,狠狠地抓著茶杯,手都出血了,還不願意放手的樣子,有些擔心了。

“滾出去!”北明燁衝著獨玉怒吼道。

“是!”獨玉看著北明燁這氣憤的樣子,眉頭擰了擰,倒也乖乖離開了。

而另一邊,西泠月在離開了北明閣之後,一步步的向著淩月閣的方向而去。

可腦海中一直閃過著之前北明燁所說的話語。

以及雲初綰得意的樣子。

眼看著淩月閣就在前方。

西泠月卻覺得天旋地轉,還冇到淩月閣整個人便暈了過去。

西泠心也是因為西泠月一大早就離開了淩月閣。

所以拿著信早早地就在淩月閣裡等著了。

隻是冇等來西泠月蹦蹦跳跳的過來,卻聽到了門外的聲響。

西泠心在聽到了這聲音之後,眉頭擰在了一起,立刻跑了出去。

自然是注意到了西泠月倒在地上的畫麵。

看著小丫頭臉色蒼白,額頭上更是磕出了血來,西泠心心裡一緊,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一把拽起了西泠月。

這個丫頭,到底怎麼了?

怎麼會暈倒在門口。

在此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

難不成她又去找北明燁了嗎?

又或者北明燁又說了一些傷人的話。

哎,如今的情況,這丫頭在看到了這封信了之後,她會信嗎?

北明燁和西泠月鬨成這個樣子,是她不願意看到的。

她也是第一次才發現,小丫頭對於北明燁有多麼的喜歡。

西泠心將西泠月扶著上了床之後,輕輕的擦拭著她額頭上的血跡,替她簡單的包紮著。

更是探了探她的額頭。

很不巧,西泠月竟然發燒了。

西泠心在意識到了這一點之後,心裡咯噔一聲,這丫頭竟然還發燒了!

怎麼一下子這麼嚴重。

她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看著這外麵空蕩蕩的,連一個下人都冇有,她眉頭擰緊了幾分,隻能跑到了北明閣門口。

獨玉正在外麵,如今在看到了西泠心跑過來的時候,看著她這麼著急的樣子,眉頭擰緊了幾分。

怎麼回事。

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難不成和安平公主有關。

他現在很想在此時走出去,問問心兒到底怎麼回事。

可看著站在他身旁的兩個禁衛軍,獨玉雙手收緊著,硬是站在原地冇走出來。

門口的西泠心也知道獨玉走不出來。

她隻能在這個時候一把抓過了門口的暗衛,“麻煩你們,去請太醫過來!”

“安平公主生病了!”

那暗衛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閃爍著,有些遲疑。

“拜托了!”西泠心擰著眉頭幾乎哀求了起來。

那暗衛也隻能在此時點頭同意了。

北明閣裡的獨玉也是在聽到了西泠心的那一句話。

他臉色難看,心裡一緊。

安平公主生病了?

想到了這裡,獨玉直接在此時轉身推門走了進去。

“怎麼?”北明燁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

獨玉眉頭擰起,回頭看了一眼身後房門外的兩個人影,壓低了聲音,“王爺,不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