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兒跑來北明閣外,說安平公主生病了!”

北明燁在聽到了這一句話時,原本拿在手裡的茶杯,砰的一聲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他臉色難看,雙眸震驚的看著獨玉,“小月生病了,怎麼會這樣,之前那還好好的!”

難道是因為之前在北明閣裡發生的事情,這丫頭太過難受,氣急攻心?

他也是在想到了這裡之後,立刻起身,想要去淩月閣看小丫頭了。

“王爺,您要乾嘛?”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時,心裡一緊,一把抓住了北明燁的手。

“這丫頭本就身子虛,如今又這樣生病了,本王要去看看她!”北明燁眉頭擰著,著急的說道。

“王爺,您現在若是就這麼去了淩月閣,之前您所做的一切,可就付諸東流了!”

“而且安平公主之前受的苦,不也是白受了嗎?

”獨玉說道。

北明燁也是在聽到了這話,黑著臉,坐了回去,他雙手收緊著,臉色難看。

雖然北明燁如今冇有離開這房間,可他的心思,早就跑到了西泠月的身上。

他現在幾乎什麼都不關心。

淩月閣內。

西泠心也是帶來了太醫,太醫在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西泠月時眉頭擰緊了幾分。

他對這個姑娘也算是老熟人了。

隻是怎麼這個姑娘,一下子又病了?

他給西泠月把這脈搏。

“如何?”

“安平公主的情況好嗎?”西泠心坐在一旁擔心的看著西泠月問道。

“安平公主是因為鬱結於心,一下子傷了身子!

“不過沒關係,我給安平公主開個方子,喝上幾日,應該會恢複正常的!”太醫說道。

“那他什麼時候醒來!”西泠心問道。

“今晚吧!”太醫說道。

“多謝!”西泠心也是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微微點了點頭。

太醫離開了之後,西泠心一直都守在西泠月的身邊,看著小丫頭蒼白著臉,西泠心抬起手輕輕觸摸著她的臉。

偏房內的北明燁倒是一直都冇有離開。

如今在看到了獨玉的時候,他直接開始詢問了,“如何?”

“王爺放心,太醫已經給安平公主看過了!”

“開了方子,會好的!”獨玉說道。

“所以,她為何會這樣?”北明燁問道。

“是因為鬱結於心!”獨玉倒是如實說道。

北明燁聽著這話微微歎了一口氣。

果然是因為他的原因。

她竟然傷得這麼深。

天色慢慢地黑了下來,整個攝政王府都在此時陷入了黑暗之中,偶爾幾間房還亮著燈火。

淩月閣內。

西泠心守在西泠月的床邊幾乎是一天了。

她眉頭擰著不停地打著哈欠。

躺在床上的西泠月緊閉著的眸子,微微顫了顫,似乎是快要醒來了一般。

她也是在下一秒,睜開了眸子。

看著周圍的環境,小丫頭雙眸閃爍了起來,她的目光也在此時放到了一旁。

倒是冇想到,心兒姐姐會一直守著她。

看著心兒姐姐一直打著哈欠的樣子,小丫頭都不敢打擾。

西泠心也是在主要到了西泠月的目光時,才反應過來。

“小月,月姑娘,你終於醒了!”

“太好了!”西泠心看著西泠月帶著笑意說道。

“心兒姐姐,是你照顧我的嗎?”西泠月眨巴著眸子說道。

西泠心倒是點了點頭。

“謝謝你!”西泠月柔聲說道。

“我照顧你是應該的!”西泠心柔聲說道。

“我病的時候,明燁哥哥知道嗎?”西泠月擰著眉頭像是在此時想到了什麼一樣,突然開口道。

“知道!”西泠心看著小丫頭,知道她要問什麼,她眉頭擰著,雙眸閃爍了幾分。

“那他,可有過來?”西泠月沉默了許久,才小心翼翼地問了這麼一句。

“冇有!”西泠心皺眉如實說道。

“我知道了!”西泠月聽著這話微微點了點頭。

她也在此時起身,想要喝杯水潤潤口,畢竟這麼久冇吃東西了。

西泠心在注意到了西泠月似乎是想要起身喝水的時候。

原本想要拿出信的西泠心立刻將那信給塞了回去,一把按住了西泠月,“月姑娘,你身體虛弱,我來給你倒水!”

說罷,西泠心直接起身跑到了一旁給小丫頭倒了一杯水。

西泠月看著坐在自己麵前,擔憂地看著自己的西泠心,雙眸閃爍了幾分。

冇想到,她生病的時候,一直照顧他的人是心兒姐姐!

她和心兒姐姐也隻是普通朋友!

為何對她這麼好!

“慢點喝!”西泠心看著西泠月王柔聲說道。

西泠月微微點頭。

“月姑娘,你這都餓了一天了,我讓廚子做點膳食!”西泠心像是在此時想到了什麼一樣,開口道。

“多謝!”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謝什麼?”

“從你當初一句心兒姐姐,我心兒為你做什麼都是應該的!”西泠心柔著聲音說道。

西泠月雙眸閃爍著,緊抿著薄唇冇有說什麼。

西泠心也是在之後,跑出了淩月閣,吩咐了那些下人,讓他們準備膳食。

西泠月坐在床榻上,雙眸看著外麵的風景,眉頭擰了擰,微微歎了一口氣。

腦海中閃過這北明閣的事情。

隻是一想到北明閣裡發生的事情,和連日來明燁哥哥所做的,西泠月便止不住的咳嗽。

西泠心跑回來的時候,就聽到了西泠月咳嗽的聲音。

她立刻跑了進去,“怎麼了?這麼突然咳嗽了!

“你彆亂動,廚子準備的膳食很快就上了!”

“恩!”西泠月微微點頭。

膳食冇多久便端了上來,小丫頭雖然餓,卻冇有什麼力氣,西泠心見此情況自然是親自餵了她。

看著小丫頭一口一口的吃著,西泠心也是稍稍鬆了一口氣。

“月姑娘!”

“有件事情,我要和你說!”西泠心也是在看到了小丫頭擦拭著嘴角,擰著眉頭說道。

實際上,這封信,早就應該在之前就給這丫頭了。

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

“心兒姐姐,你說!”西泠月說道。

西泠心皺眉:“這是王爺給我的一封信,讓我交給你!”

“你看了,便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