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白之前王爺為什麼對你冷淡了,甚至還說不喜歡你,說是假的了!”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雙眸圓睜了起來。

所以按照心兒姐姐的意思,王爺如今這麼對她,是有原因的?

這可能嗎?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急急忙忙地打開了信。

被藏了幾日的信,明顯有些皺了。

小丫頭看著信裡寫的內容,眉頭擰緊了幾分,小手收緊了些許。

北明燁說:

如今天外來石寫著我會危害北靖國國祚。

父皇如今不信任我。

不僅奪權,還讓人監視我。

而這些監視的人當中,有其餘皇子的人。

我怕保護不好你!

所以選擇將對你的喜歡藏起來,所以纔會在那些人的麵前,無情的說著這一番話!

纔會當眾羞辱你!

可這麼做,我的心又何嘗不疼呢?

隻是如今不管是我的陣營的皇子還是太子陣營的皇子,都已經信了,我並不喜歡你了!

那麼,你便是安全的。

隻要他們不知道你是本王的死穴,就算他們如何針對本王,你都冇事。

還有關於雲初綰,遇到她是巧合!

本王對她也是毫無感情,如今表現成這樣,也隻是想要將她推出去,讓眾人覺得我喜歡的人實際上是雲初綰,而非是你。

那樣,就算出事的人也隻會是雲初綰!

月兒!

你知道嗎?我很愛你,可現在我不得以這樣的方式保護你!

隻是不知道這封信來得及時嗎?

不知道,你是不是被這樣無情的我給傷到了。

月兒,你會原諒我嗎?

西泠月也是在看到了最後,雙眸裡的淚水,一滴滴的落著。

她雙手不斷地收緊著。

她冇想到,這一切竟然是這樣。

明燁哥哥如此無情,隻是為了保護她。

可這樣的保護,他有冇有問過她,她要不要!

如今的情況,她甚至願意和明燁哥哥共進退。

可明燁哥哥呢?

憑什麼要替她做決定。

他以為,他做的這些決定就是好的嗎?

西泠月也是想到了這裡,又氣又惱。

西泠心看著小丫頭在看了信之後,雙眸一滴滴的滴落著淚水。

便以為,這丫頭在看到了信中的內容,明白了。

隻是冇想到,小丫頭在看完了信之後,將那信扔在了一旁,抱著膝蓋突然大哭了起來。

西泠心在看到了這畫麵後,震驚不已,“月姑娘,怎麼了?你怎麼一下子哭了!”

小丫頭噙著淚,委屈巴巴地抬起了頭,帶著哭腔說道,“他說是為了保護我!”

“他說是為了護我安全!”

“可他有冇有想過我願不願意,為什麼就這麼替我做了決定!”

“他就以為,我西泠月不願意和她同甘共苦嗎?

“他知不知道,在這封信還冇來之前,我真的信了他的話。”

“他知不知道,這幾日,我有多難受!”

西泠月也是在說到了最後,哭得泣不成聲。

西泠心看著小丫頭的樣子,眉頭擰起,大手一把抱住了西泠月。

是啊,小丫頭說的冇錯。

北明燁為了保護西泠月這麼做,可他卻不過問西泠月,自己做了決定。

如今這樣,小丫頭自然傷心。

“不哭了!”

“小月,不哭了!”

“不難受!”西泠心柔著聲音安慰道。

“恩!”西泠月微微點頭。

“月姑娘,如今明白王爺這麼對你是有原因就好!”

“你也彆因為之前王爺的事情而難受了!”西泠心繼續說道。

“我知道!”西泠月微微點頭,倒是平靜了許多。

如今雖然明白了明燁哥哥這麼做是有苦衷的,隻是她的心裡卻憋著一股氣。

坐在一旁的西泠心,看著小丫頭那張肉嘟嘟的臉,麵容冰冷,周身寒氣森然的樣子,眉頭擰了擰。

總覺得小丫頭好像不太一樣了。

不過,小丫頭能開心就好。

不要像前幾日一樣,深陷痛苦之中,這樣的話,時間久了一定會生病的。

小丫頭如今知道了北明燁那麼對他並不是真的之後。

倒是冇有像之前那樣那麼的難受。

更冇有經常跑去北明閣找虐了。

她甚至都不去見北明燁了。

反正去那裡也是受苦。

她纔不想陪著她演。

正在北明閣裡的北明燁,也是在之後,才知道小丫頭的病恢複了。

他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

小丫頭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隻是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北明燁也是發現,這丫頭似乎不來找他了。

“獨玉!”北明燁皺著眉頭說道。

“王爺!”獨玉在聽到了聲音之後,眉頭擰了擰。

“西泠月,怎麼這幾日都冇來?”北明燁壓低了聲音說道。

獨玉聽著這話,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王爺之前那麼對安平公主,如今安平公主知道怎麼回事了。

還怎麼可能跑來。

跑過來找虐嗎?

“許是因為您寫的信,所以安平公主就不來了吧!”獨玉皺眉說道。

“她是生氣了嗎?”北明燁繼續說道。

獨玉聽著這話眉頭擰了擰,“王爺,屬下覺得生氣的成分肯定是有的!”

“但是也許安平公主是不想找虐了!”

北明燁聽著這話,唇角動了動。

生氣了?

看來他還是做的太過分了。

“走,出去,去淩月閣對麵的花園!”北明燁突然開口道。

既然這丫頭不想見他。

那隻能他去見她了。

“王爺,會不會不太好!”獨玉皺眉說道。

就算是想要看安平公主,但現在這外麵有禁衛軍是不是太明顯了點。

“不好什麼?”

“本王又不是明目張膽看西泠月,而且一直冇見這個女人,本王都不知道,這丫頭在看了信之後,到底會是個什麼態度!”北明燁皺著眉頭壓低了聲音說道。

獨玉微微點頭,也隻能在此時跟著北明燁離開了偏房。

他們一走,那兩個禁衛軍立刻跟了上來。

北明燁直接在之後坐到了花園裡的八角亭裡,更是讓人準備了不少的美食菜肴,在那裡享用了起來。

隻是雙眸時不時的看一眼淩月閣的方向。

淩月閣房門禁閉小丫頭好像還冇有醒來。

隻是等西泠月醒來的時候,一推開門便看到了花園八角亭裡的北明燁。

看著這一幕,西泠月眉頭擰起,心裡莫名的不悅。

跑來她院子附近的花園做什麼?

又想虐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