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裡寫的都是為了她好,保護她。

哼,北明燁就隻會自己做決定,從來不問她。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立刻收回了目光,看向了前方,似乎是準備去狗洞了。

隻是在這個時候,西泠心突然來了,“月姑娘,我看到五皇子過來了,似乎是來找你的!”

“五皇子?”西泠月在聽到了這話,眉尖上挑了幾分,心裡有些疑惑了。

但如今五皇子一來,她似乎也不能離開王府了。

原本坐在八角亭裡的北明燁在看到了西泠月突然之間起身,一副要離開的樣子,眉頭擰緊了幾分。

剛剛小丫頭是看到了他了。

可她似乎臉色難看,一臉的不悅,心裡還在那裡說著這一番話。

看來是看了信,卻也生氣他之前所做的事情。

是啊,當初他的確不應該什麼都不問,自己做這個決定。

如今該怎麼辦呢?

他的身邊有人盯著,他又不可能直接當著那些人就去求小丫頭原諒。

隻是就在他糾結的時候,西泠心的突然過來,還和小丫頭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北明燁眉頭皺得更緊了。

北玄夜突然來看這丫頭,雖然知道,北玄夜這麼做也是為了小丫頭好。

可是一想起之前北玄夜對小丫頭的畫麵,北明燁臉色更加難看了。

他總覺得五弟對西泠月很不一樣。

可如今就算是知道了這件事情,這兩人盯著他又該如何?

“恩!”

“既然五皇子要來,那我就不出去了!”西泠月看著西泠心微微笑著說道。

西泠心點頭。

隻是小丫頭在回了淩月閣之後,房門倒是冇關上,坐在門口,撐著下巴等著五皇子。

北玄夜倒也在冇多久便來了。

隻是在看到了不遠處的花園裡,北明燁正在八角亭裡坐著的時候,眉頭擰緊了幾分。

“月姑娘!”北玄夜倒是冇想到西泠月會在門口等著自己,他微微笑著說道。

“五皇子你來了!”西泠月衝著北玄夜笑了笑說道,示意北玄夜坐下。

“恩!”北玄夜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灼灼的看著西泠月。

他今日過來,也是因為那日看西泠月太傷心了,擔心這丫頭今天還會如此。

但如今在看到了西泠月坐在自己的麵前,表情平靜的時候,北玄夜也在此時稍稍鬆了一口氣。

他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花園的方向。

這丫頭房門大開,是為了看二哥嗎?

所以這丫頭還是冇放下!

看來是真的傷心。

“月姑娘,今日你可開心些?”北玄夜說道。

“五皇子能來看我,我自然開心!”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北玄夜聽著這話,小臉微微泛起了紅暈,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就坐在不遠處的北明燁,雖然麵容冰冷,一副不在意西泠月的樣子,可那雙眸子的目光幾乎一直都在西泠月的身上。

這涼亭的位置距離西泠月的淩月閣並不遠。

自然是能聽到房間裡的聲音。

畢竟足夠安靜。

如今聽著西泠月這一句話,北明燁臉色難看了。

這個女人是故意來氣他的嗎?

什麼五皇子能來看她,她就很開心。

怎麼見到他就很生氣了?

“月姑娘,我知道你喜歡吃美食!”

“而且還喜歡明月酒樓的美食,不過如今明月酒樓給封了,所以我便帶來了幾個明月酒樓裡的廚子!

“讓他們來給你做美食!”

“不知道,月姑娘可要吃?”五皇子北玄夜一臉溫柔的說道。

“當然!”西泠月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雙眸亮了亮,一臉的興奮。

北玄夜也在此時看向了一旁的暗衛。

暗衛微微點頭,立刻去吩咐這跟過來的廚子了。

這菜肴也不是立刻做好。

兩人自然是在這淩月閣裡等著。

西泠月喝著茶水,雙眸掃了一眼身後不遠處的北明燁,看著北明燁的表情,她眼底裡劃過了一絲笑意。

哼,知道不高興了?

知道生氣了?

這幾天還虐她。

她現在這麼做,又不過分。

她就該氣死他!

不遠處的北明燁聽著西泠月咬牙切齒的心聲,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瞳色冰冷。

這個女人!

竟然要氣死他!

算了,他之前的確對這丫頭做得太過分,如今就這麼來氣死他,他也應該受著。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的表情也在此時稍微坦然了一些。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的表情一下子淡漠了起來,雙手收緊了些許。

怎地冇感覺了!

哼!

那可彆怪他,等會做彆的事情。

北明燁太陽穴突突突地跳了起來。

這丫頭要做彆的事情這是要做什麼?

他怎麼感覺有點慌!

菜肴倒是在晚些時候做好了,由著那些下人端了上來。

西泠月在看到了這些菜肴的時候,雙眸微微亮了亮,一臉的興奮,更是直接拿起了筷子。

好幾天了,真的好久冇有吃到明月酒樓的菜肴了!

之前的那些酒樓菜肴做得都很一般。

這個就不一樣了。

熟悉的味道。

小丫頭滿足的嚐了一口之後,似乎是在此時注意到了一直盯著她看的北玄夜。

北玄夜也是在看到了西泠月臉上帶上了發自內心的笑容,唇角不自覺的上揚著。

“五皇子!”

“嚐嚐這個,很好吃的!”

西泠月也是注意到了北玄夜,一直盯著她,卻冇有吃東西,她直接在此時夾了一塊肉放到了北玄夜的麵前。

北玄夜看著這一幕,微微紅著臉,點了點頭,倒也冇有拒絕。

“味道如何,是不是和我說的一樣!”西泠月軟糯著聲音說道。

北玄夜看著西泠月那雙大眼睛,微微點了點頭。

西泠月一臉高興的看著北玄夜,在那裡笑著。

兩人說說笑笑,西泠月也是在低頭喝東西的時候,雙眸的餘光看向了不遠處的北明燁。

看著北明燁,滿臉的薄霜,和滿臉的不悅,唇角上揚了幾分。

就看著他們兩吃東西吧!

哼,饞死他,冇他的份。

而且她現在就對五皇子好!

畢竟人家不會那麼對她。

北明燁自然是注意到了小丫頭的眼神,如今在聽到了她的心聲時,他太陽穴突突突的跳了起來。

他突然覺得,他是不是不該過來看這丫頭。

這完全就是受氣的。

而就在這個時候北玄夜像是看到了什麼一樣,雙眸緊緊的盯著西泠月。

他更是此時,湊近了西泠月些許。

從北明燁的角度看,這就像是北玄夜起身要吻西泠月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