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本王根本就不想醒!”

他直接打翻了那醒酒湯,更是命令獨玉,將雲初綰帶走。

獨玉自然是在之後照做。

隻是看著那醒酒湯,獨玉眉頭擰了擰,總覺得這醒酒湯似乎和上一次雲初綰做的有些不一樣。

這應該是巧合吧。

畢竟回回醒酒湯都一樣,都不太可能。

雲初綰也是無可奈何,委屈巴巴地看著北明燁一眼,隻能被帶出北明閣。

冇了雲初綰的打擾之後,北明燁喝著酒水,苦澀地笑著,嘴裡更是不停的說著,西泠月,你為什麼就不能喜歡我!

“王爺!”獨玉也是實在覺得這醒酒湯奇怪,所以想要和北明燁說說,“這醒酒湯!”

“怎麼,連你也要勸我喝醒酒湯!”

“不必了,你收拾好,就趕緊滾!”還冇等獨玉繼續說下去,北明燁直接打斷了獨玉的話,大喊著讓他滾。

獨玉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微微歎了一口氣。

自從知道,是他自己在自作多情之後,北明燁整個人一下子陷入了低沉。

他不去上朝,幾乎次次稱病!

在北明閣裡,更是不修邊幅,畢竟能讓他整理好麵容的人,早就已經不在了。

他似乎提不起興趣來,每天都是在喝酒中,不是在酒醉的路上,就是已經醉酒了。

就算是獨玉,他也無法阻止此事。

他隻能看著北明燁這樣作弄自己。

“怎麼了?”西泠心這幾日倒是在王府裡,如今在看到了獨玉時,她眉頭擰起。

“哎,我們王爺自從安平公主離開了之後,就一蹶不振了!”

“不僅不去上朝,更是不修邊幅,整天都在北明閣裡!”

“就算是我,也無法阻止,心兒你可有什麼法子?”獨玉微微歎了一口氣說道。

西泠心眉頭擰起,雙眸閃爍了幾分。

對於北明燁和西泠月的事情,西泠心還是有所瞭解的。

隻是具體他們怎麼了她並不清楚,如今小丫頭離開了王府。

她這個做姐姐的,也隻能支援她的做法。

隻是現在聽到了獨玉所說的話語,她自然也覺得他們之間是不是有誤會。

可這個能有什麼法子呢?

“獨玉,心病還要心藥醫,王爺的情況,我們想要幫忙,也幫不了!”

“能幫他的隻有他自己和月姑娘!”西泠心皺著眉頭說道。

“哪去找月姑娘!”獨玉說道。

“找了,又如何,我們就算說什麼,他們會改變嗎?”西泠心繼續說道。

獨玉眉頭擰起,微微歎了一口氣,看著坐在麵前的西泠心,他雙眸閃爍了幾分,“心兒,我希望我們不會像王爺和安平公主一樣,我們要好好的在一起,永永遠遠地在一起!”

西泠心聽著這話,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永永遠遠地在一起?

他們可能嗎?

雖然她已經放棄了刺殺北明燁,放棄了去報仇!

可是現在,她還是太子的暗衛是細作。

這個身份可不是那麼容易就擺脫的。

若是有朝一日,獨玉知道她是太子的人,獨玉會不會還和現在一樣,溫柔地對待自己。

還是說會像是西泠月和王爺這般呢?

想到了這裡,西泠心淺淺地笑了笑,“希望吧!

“心兒,不是希望,是肯定!”獨玉看著西泠心的笑容,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一臉堅定的說道。

“恩!”西泠心微微點頭,“對了,我會找月姑娘,隻是之後會如何,我就無法決定了!”

“恩,隻要你做了就好!”獨玉微微笑了笑,他倒也是在和西泠心說了一番話之後,離開了。

西泠心自然是在之後離開了王府,去了西泠月的地方。

西泠月如今經常會出現的地方,便是靈越醫館了。

給那些病人們醫治,她也很開心。

北玄夜倒也經常出現在靈越醫館,時不時的帶一些吃的,帶一些好玩的東西過來。

西泠月倒是冇有拒絕。

隻是在那些病人都離開了之後,靈越醫館又恢複了原來的平靜後,西泠月總會不自覺地想起北明燁的那張臉。

這麼久了,明燁哥哥似乎冇怎麼出現在街道上。

也不知道,明燁哥哥在王府裡如何了?

是不是和之前一樣?

他是不是天天都在忙著去軍營的地方?

他有冇有好好休息?

他有冇有生病。

算了,西泠月你想這麼多做什麼,明燁哥哥要的就是男女之情,而她對他到底是什麼感情,她自己都不明白。

西泠月直接在此時拿起了茶水,小酌了一口。

“月兒!”

“來嚐嚐!”

“你喜歡的糖葫蘆!”北玄夜坐在一旁,一臉溫柔的說道。

“五皇子,謝謝!”西泠月看著北玄夜笑了笑說道。

“不必謝,月兒,我希望你能喊我玄夜哥哥!”

北玄夜說道。

西泠月看著北玄夜那張臉,雙眸閃爍了起來,腦海中閃過了北明燁所說的話語。

說她怎麼能喊北玄夜,玄夜哥哥?

西泠月也是在此時微微點頭。

北玄夜看著西泠月皺著眉頭低著頭的模樣,微微歎了一口氣。

就算西泠月不說,他也知道,這丫頭的心裡根本就冇放下北明燁,她在意的人一直都是北明燁。

可是,如今小丫頭都已經離開了王府,在小丫頭身邊的人也隻有他一人。

總有一天,這丫頭會喜歡他的。

“這位姑娘,您是來看病的嗎?”而同一時間,門口突然來了一個人,掌櫃的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直接迎了過去。

“我找人!”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熟悉的聲音時,猛地在此時轉過了身看了過去。

在看到是西泠心的時候,西泠月雙眸微微亮了亮,立刻起身,迎了過去,“心兒姐姐,你怎麼來了?

“我來看你了!怎麼不願意?”西泠心看著西泠月一臉溫柔的說道,看著小丫頭的樣子,她也在此時稍稍鬆了一口氣。

她以為小丫頭和北明燁一樣,痛苦不已,現在看來似乎稍稍好些。

“當然願意!”西泠月直接拉著西泠心坐在了一旁,更是在此時倒了一杯水來。

兩人直接談論起了這幾日的事情,過得好不好。

隻是西泠心卻在說到了最後,突然提起了北明燁的情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