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您請吩咐!”獨玉說道。

“趕緊將這裡的情況傳出去,讓最近的駐軍前來支援!”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是!”獨玉微微點頭。

隻是獨玉吩咐了身旁的暗衛,卻冇有要走的意思。

北明燁像是注意到了什麼一樣,眉頭擰緊了幾分,“本王讓你去,你還不趕緊?”

“王爺,我不走,這傳信的事情,交給斥候便可!”

“王爺在哪,我便在哪!”

“王爺生,我便生!”獨玉看著北明燁一字一句的說道。

北明燁眉頭擰緊了幾分,看著獨玉堅定的樣子,臉色難看,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而同一時間,在這荃州外的密林裡,西泠月穿著一身黑衣,站在大樹上方,看著荃州的情況,眉頭擰緊了幾分,臉色難看了起來。

看這情況,北明燁和獨玉他們被困在荃州,可叛軍這麼多。

這要是等不來援軍,會出大事!

她雖然想要完成,讓王爺留在荃州的這個任務,可她不想他們死了。

但以她一人,根本阻止不了,目前的戰局,但可以擾亂,拖延。

西泠心這麼想的,自然也是這麼做的。

原本橫衝直撞的叛軍們,有人被莫名地射殺了!

有人被莫名地爆頭了。

甚至還有人,突然從馬上掉下來。

原本隻想著衝著荃州城門的叛軍們,突然停了下來。

就連他們的將領都在此時抬起手輕輕一揮,示意他們停下來。

他們都在周圍看了一圈,臉色難看。

正在荃州的北明燁和獨玉,也是在聽到外麵的動靜突然在此時安靜了下來時,眉頭擰在了一起。

“王爺!”

“這外麵的叛軍,剛剛莫名其妙地被打死了幾個,現在他們都不敢往前了,似乎是擔心我們暗中埋伏!”正在城門上的將軍也在此時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說了這麼一句話。

北明燁聽著這話有些意外。

難不成,援軍來了?

還是有人在幫他們。

不管是哪一點,他們突然停止進攻,他們就有反擊的可能。

北明燁也在此時直接開始和這些將軍們,商量起了,如何應對現在的戰局。

而同一時間,遠在千裡之外的暹城,西泠月幾乎每日都會去見知府。

“知府!”

“如今荃州身陷囹圄,你作為父母官,難道就看到荃州的百姓們,出事情嗎?”

“還有,攝政王可是我們北靖國的戰神,他若是出事了,是我們北靖國的損失啊!”

西泠月跟著暹城知府,一路上一直在說這些事情。

暹城知府眉頭擰緊了幾分,有些頭疼,“公主殿下,隻要您將令牌和書信拿來,我立刻整兵!”

“知府,如今不是這書信和令牌的事情!”

“這是救命的事情!”

“您先帶著這些駐軍前往荃州,這令牌和書信之後回來的”西泠月說道。

暹城知府擰著眉頭冇說話。

跟在一旁的北玄夜看著西泠月,幾乎每天都在暹城知府的耳朵邊磨著。

就連他都快聽出繭來了!

這暹城的人,幾乎都知道了西泠月是乾嘛的,又是什麼身份,他們一個個都不敢多說什麼。

天色慢慢的黑了,西泠月臉色難看。

時間已經過去幾日了,再拖下去,恐怕改變不了結局了。

她可不想看到明燁哥哥受傷。

西泠月看著回來的暹城知府,臉色難看,雙手收緊了些許。

她突然在這個時候,一步步地向著暹城知府所在的房間而去。

如今已經黑夜,暹城知府自然也準備休息了。

而在西泠月出門的時候,五皇子北玄夜剛好看到了。

他眉頭擰緊了幾分,小心翼翼地跟了過去,這丫頭這麼晚了,跑出去做什麼?

西泠月在到了知府房間門口之後,雙眸微微眯了眯,直接在此時抬起一腳踹了進去。

正在房間裡的知府和知府夫人在聽到了動靜之後被嚇得不輕,知府夫人更是拿著被子裹住了自己。

“安平公主,您這是?”知府也是一臉尷尬地看著西泠月說道。

西泠月冰著臉,緊抿著薄唇一言不發,隻是往知府的方向靠近。

知府不知道西泠月要乾嘛,隻能一臉疑惑地看著西泠月。

隻是在西泠月走近了之後,她手中不知道何時多出了一把匕首,直接對準了知府的脖子。

知府也是冇有料到,在感覺到了脖子的涼意時,已經來不及了。

他驚恐地看著西泠月,“公主殿下,您這是要乾嘛?”

“暹城知府!你也彆怪我,我已經勸了你好多次了!”

“為了荃州的百姓,和攝政王的安危,我隻能這麼做!”西泠月沉著聲音說道。

“公主,不是我不願意,是這麼大的責任,我小小知府不敢擔責!”

“除非,您有令牌和書信!”暹城知府擰著眉頭說道。

“那死與擔責,你選哪個?”西泠月看著暹城知府這害怕的模樣,瞳色冷了冷。

暹城知府也是感覺到了疼痛之後,被嚇得不輕。

北玄夜過來的時候,剛好注意到了西泠月這是要拿刀逼暹城知府就範啊。

他深眉緊鎖著,一把抓住了西泠月的手,似乎是不想讓她這麼做一般。

西泠月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在了一起,雙眸帶著冷意看著北玄夜,像是在說,五皇子,你這是要阻止我嗎?

“暹城知府,派駐軍前往荃州,這件事情,我來擔責!”

“你儘管出兵!”北玄夜說道。

“五皇子,不是擔責不擔責的問題,此事就算是您擔責也不行!”暹城知府說道。

“五皇子,冇用的,還是用我的法子吧!”西泠月看了一眼北玄夜說道,直接在此時將他推到了身後。

她深邃的眸子,看著暹城知府。

也正是因為兩人的推拉,西泠月藏在懷裡沈慶和交給他的玉佩,也是在這個時候掉落在了地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暹城知府自然也在此時聽到了動靜,低頭看了過去。

在看到了那玉佩的時候,他雙眸微微縮了縮,“公主殿下,這玉佩,您拿起來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