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玉雙手收緊了些許,沉默了許久,微微點頭。

說罷,在這荃州的所有士兵都在之後從城門中出來了,包括北明燁和跟著他的將軍們。

唯有獨玉站在最後,等著所有人傾巢而出了之後,將這荃州的城門給焊上。

“你們幾個焊上城門!”獨玉大吼道。

“是!”周圍士兵大喊著。

暗處的西泠心看著這畫麵,臉色難看,隻是空城,卻不願意落入叛軍之手。

就為了這空城,北明燁和獨玉這般做,值得嗎?

廝殺聲不斷。

叛軍和北明燁的人幾乎糾纏在了一起。

穿著鎧甲的北明燁手執著長劍,幾乎一刀一個叛軍。

他身後的將軍們亦是如此。

這幾乎是他們的最後一戰。

城門外,到處都是屍橫遍野,可他們的士氣有增無減,為了心中的信仰而戰。

而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傳來了馬蹄的聲音,看起來來的人極多。

北明燁幾人在察覺到了之後,都在此時看了過去,就連與他們廝殺的那些叛軍,都停頓了片刻。

隻是在看清來人之後,北明燁雙眸圓睜。

暹城的駐軍?

這是援軍?

這麼快嗎?

西泠月坐在馬上,自然是注意到了城門口,北明燁他們一行人已經陷入了廝殺。

她冰著臉大吼道,“助攝政王!”

說罷,跟來的暹城駐軍,齊齊向著這些叛軍砍去。

如今援軍來了,那些叛軍自然是不敵。

很快就敗下陣來,這些叛軍自然是察覺到了不對之後,就準備跑路了。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這些叛軍要走的時候,直接一刀殺了他們。

不僅如此,他還在此時讓人將叛軍的首領給活捉了。

正在城門上的獨玉也是在看到了戰局變了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

所有叛軍伏法,這場仗也算是結束了。

北明燁坐在馬上,麵上掛著血跡,深邃的眸子,看著這城門幾乎全是血水的畫麵,眉頭擰緊了幾分。

西泠月坐在不遠處的馬車,雙眸看著北明燁,稍稍鬆了一口氣。

她改變了結局了。

讓這些援軍提前來了,而不是等明燁哥哥與那些叛軍戰了之後,才結束。

所以明燁哥哥安全了。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

而就在不遠處指揮著那些駐軍,和倖存的士兵們,將傷兵抬進這荃州的北明燁也在此時聽到了西泠月的心聲。

西泠月的聲音?

她來了?

思及此,北明燁突然放慢了速度,猛地在此時扭過了頭看了過去。

自然是看到了在最後麵,坐在馬上的西泠月。

看著小丫頭熟悉的臉,北明燁雙眸閃爍著。

她來了,是不是代表,她已經做好了選擇。

是不是說明,她明白了她喜歡的人是誰。

西泠月也是在北明燁看向自己的時候,渾身緊繃,心突然開始跳了起來。

北明燁自然是注意到了小丫頭在看他。

兩人四目相對。

縱有萬般的話想說,如今也已經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北明燁也是在這個時候,準備向著西泠月的方向而去了。

隻是在這個時候,北玄夜突然駕著馬到了西泠月的身邊,“月兒你冇事吧!”

西泠月收回了目光,微微點頭。

北明燁明顯在看到了北玄夜跟著西泠月的時候,眉頭擰緊了幾分,雙手突然收緊了些許。

他以為,這丫頭是因為想明白,是因為選擇了他。

現在看來,並不是。

是他自作多情了。

正在不遠處的西泠月,在看到了北明燁突然轉身往荃州的方向而去時,眉頭擰在了一起,閃爍著亮光的眸子,也在此時暗淡了下來。

她微微歎了一口氣,也在此時駕著馬,往前走去。

“月兒,如今救了二哥,我們是不是也該先回京城了?”北玄夜說道。

“不!去荃州,我一開始隻是衝著荃州的藥材而來的!”西泠月說道。

她雖然已經改變了明燁哥哥的結局。

可記憶中的劇本裡的劇情,可不僅僅是這件事情。

這荃州根本就是新帝給北明燁設的局。

到時候恐怕會說明燁哥哥謀反。

她留下來,也許還有作用。

正在不遠處騎著馬的北明燁,自然也在此時聽到了西泠月的心聲。

他深眉緊鎖了起來。

荃州是新帝給他設的局?

所以這丫頭是為了這個而來嗎?

看來他得仔細查查叛軍才行?

“可是如今荃州的百姓都已經離開了,月兒,你就算是跟著二哥進了荃州,荃州除了他們的軍隊之外,已經是一座空城了!”

“這賣藥材的商鋪,又怎麼可能會開著!”北玄夜皺眉說道。

“如今這裡冇事了,荃州百姓們在得到了訊息之後,會趕過來的!”

“畢竟,對於百姓們來說,這荃州是他們土生土養的地方,若不是不得已,又怎麼會離開!”西泠月沉著聲音說道。

她也在此時駕著馬,向著荃州的方向而去。

北玄夜看著這一幕,也是無可奈何,隻能跟著西泠月進了荃州。

荃州的確如同北玄夜所說的一般,隻是一座空城,到處狼藉,幾乎冇有百姓在裡麵。

北明燁一行人和暹城駐軍在進了荃州之後,便直接去了荃州附近能駐軍的地方。

而北明燁和幾個將軍們則是留在了荃州知府的院子裡,而之前抓到的那個叛軍首領也在此時被關進了大牢。

等著明日審問。

荃州戰亂之時荃州知府倒是冇有離開,如今在看到了北明燁他們來了之後,相當的恭敬。

就如同,西泠月他們所想的一般,荃州之前離開的百姓們,如今倒是在聽說荃州平定了之後,都陸陸續續地回來了。

百姓們回來原本荃州的生氣自然也回來了。

他們都在重建著自己的家園。

西泠月和北玄夜是住在距離知府縣衙極近的客棧裡的。

小丫頭幾乎很容易,就能看到北明燁從客棧裡出來的畫麵。

北玄夜自然是明白,這丫頭的用意。

看著西泠月雙眸經常往知府縣衙而去的時候,他眉頭擰著,卻又無可奈何。

“月兒,我聽聞……”北玄夜也在此時突然走到了西泠月的身邊。

西泠月卻在此時突然打斷了北玄夜,“五皇子,我想如今藥鋪的人也已經回來了!”

“我去看看!”

“月兒,我陪你!”

“不必,我就是想自己去!”西泠月直接在此時拒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