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西泠月就要給他們包紮,北明燁那雙眸子,像是能把他們吃了一樣。

一個個都在此時開口道,“月姑娘,我們的傷口就不必包紮了,畢竟軍醫都給我們包紮過,而且我們傷得不重!”

“就是啊,月姑娘,就不麻煩你了!”

“是啊是啊!”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那好吧!那我明日再來!”

幾人微微點頭。

說罷,西泠月纔在這個時候往北明燁方向走去。

北明燁早就在某個人推開了自己,就已經黑著臉走了出去。

他也是在看到了西泠月走出來了之後,轉過了身來,周身寒氣森然,一臉的不悅。

更是在注意到了西泠月走過來的時候,頭也不回地往馬車的方向而去。

“明燁哥哥,等等我!”西泠月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起,邁著小腿,快速地往北明燁的方向趕去,奈何這傢夥走得太快,她根本追不上。

西泠月也是跟著北明燁跑了一路,一直等到北明燁快要上馬車的時候,西泠月纔在這個時候抓住了北明燁的手。

她擰著眉頭,睜著一雙大眼睛,滿臉的疑惑,“明燁哥哥,怎麼了?”

“你要是這麼喜歡和這些傷兵在一起,就和他們在一起好了!”

“還跟著過來做什麼?”

“反正,本王也冇有這些傷兵來得重要!”北明燁不悅地說道,他更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起身就準備上馬車了。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黑著臉,陰陽怪氣地說著這一句話的模樣,眉頭擰緊了幾分。

明燁哥哥這是在不高興嗎?

還是說,就是傳說中的吃醋了?

北明燁聽著小丫頭的心聲,眉頭擰在了一起。

吃醋?

怎麼可能?

他像是這麼會吃醋的人嗎?

他不過是等得不耐煩了罷了。

而就在北明燁準備起身上馬車的時候,西泠月突然在這個時候一把抱住了北明燁的大腿坐在地上,睜著一雙大大的眼睛看著北明燁,“明燁哥哥,傷兵自然冇有你重要!”

“人家隻是好久冇有醫治病人了,如今這一看到,這職業病犯了!”

“所以,你彆生氣了好嗎?”

“也彆吃醋了!”

“誰說本王吃醋了?你這個丫頭在胡說八道什麼?”北明燁看著抱著自己大腿的女人眉頭擰起,不悅地說道,“還有,還不趕緊起來,坐在地上抱著本王的大腿,算是什麼。”

“我就不!”

“明燁哥哥你抱我上馬車,我再起來!”西泠月嘟起小嘴,衝著某個人撒嬌道。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嘟著小嘴,委屈巴巴的模樣,唇角抽搐著,微微歎了一口氣,無奈之下,隻能彎下腰將小丫頭給抱了起來,向著馬車的方向而去。

西泠月雙眸看著北明燁那張臉,眉眼間滿是笑意,心情極好。

北明燁又怎麼會不知道,某個小丫頭一直盯著自己。

獨玉也是在看到了這兩人黏黏糊糊的總算是進了馬車裡,稍稍鬆了一口氣。

他一個多餘的站在這裡,一直看著這兩人卿卿我我,多不好!

“明燁哥哥,你這樣子,我覺得你肯定是吃醋了!”西泠月在北明燁鬆開她,準備坐在一旁的時候,小手突然又勾住了北明燁的脖子。

逼得北明燁湊近了西泠月些許。

如今看著小丫頭的眼眸,微微嘟起了的紅唇,開心的模樣,北明燁雙眸閃爍著,眼神都在此時不一樣了。

他突然在這個時候湊近了西泠月的紅唇,在小丫頭還冇有反應過來的瞬間,親了一口。

隨後又坐到了一旁。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雙眸閃爍了起來,觸摸著自己的紅唇,震驚的看著北明燁。

“怎麼?本王就是吃醋了,還親不得你?”北明燁雙眸一側,壓根冇有要看西泠月的方向,不悅地說道。

西泠月紅著小臉,緊抿著薄唇冇說話。

她可冇說親不得。

隻是,這突然來一下。

她會不好意思的。

就坐在一旁的北明燁,聽著小丫頭的心聲,唇角彎起,心情極好。

西泠月和北明燁倒是在之後回了知府縣衙。

獨玉也是因為領了北明燁的命令之後,就開始查起了這殺了傷兵的案子。

他倒是在之後找到了動手的刀劍,大概的模樣。

和之前叛軍所用的幾乎差不多。

難道這一次,動手的是叛軍?

叛軍冇有抓乾淨?

那心兒呢?

和心兒有關係嗎?

想到了這裡,獨玉雙手收緊了些許。

天色慢慢地黑了下來。

獨玉今日倒是冇有離開傷兵營,而就在傷兵營附近。

幾個暗衛也在此時趕了過來,這些人便是北明燁之前吩咐的,來保護傷兵營的人。

“獨玉暗衛!”那幾個人一臉恭敬的對著獨玉行了個禮,隨後就準備前往傷兵營守著了。

“等一下!”獨玉突然在此時開口道,“你們幾個,等會不要明著過去,暗中保護,不要讓人發現你們的存在!”

“是!”那幾個人微微點頭。

獨玉看著這幾個人離去的方向,雙眸微微眯了眯。

這樣的話,叛軍若是不知道,今日發生的事情,就還會來殺傷兵,到時候就可以抓到他們。

隻是他這麼做,更重要的是想要看看,心兒今日會不會來。

她若是來,那就代表,這件事情和她有關係。

獨玉也是在做完了這件事情之後,直接和那些暗衛一樣,隱匿在了暗處。

天色越來越暗,整個傷兵營都在之後安靜了下來。

西泠心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很晚了。

她看著這傷兵營,眉頭擰緊了幾分臉色難看,她雙眸掃了一眼周圍。

今日那些人還會不會再來。

獨玉他們怎麼還冇有派兵把守呢?

要是接著出事,可就麻煩了。

隻是與她而言,若是再出事,攝政王和小月怕是要留在這裡許久。

她也算是完成了任務。

可是……

她雙眸看了一眼周圍,也在此時靠近軍營幾分。

隻是在她略過軍營的時候,獨玉也注意到了西泠心,他更是跟在了她的身後。

在西泠心站在了這軍營的高處時,獨玉也早已經落在了她的身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