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心也是在獨玉落在了自己的身後,立刻轉過了身。

獨玉雙手拿著長劍卻冇有對準西泠心,深邃的眸子,複雜地看著她。

西泠心看著獨玉的表情,眉頭擰緊了幾分,小手收緊了些許。

獨玉是知道她的身份了嗎?

還是說……

“這位暗衛,有事?”西泠心深吸了一口氣,佯裝不認識的模樣,淡漠的說道。

獨玉看著西泠心淡漠的樣子,勾唇冷笑了一番,都到這個時候了,心兒還要在這個時候瞞著自己,真以為瞞得了嗎?

“心兒!”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還要瞞著我到什麼時候?”獨玉說道。

西泠心聽著這話,心裡一緊,渾身緊繃了起來,臉色蒼白,她從未想過,獨玉知道她是殺手,她會武功,不會是這樣的情況。

她還想著,等這個任務完成,徹底的和太子冇有任何的乾係!

她便慢慢地告訴獨玉她的身份,解開她人皮下的麵具,讓獨玉知道,她其實不長這樣。

可這一切,都冇有按照她所想的在進行。

如今獨玉知曉了她是殺手,她該如何?

“這位暗衛,你在說什麼,我不明白!”西泠心雙手緊緊握緊著,指甲嵌入肉中卻不自知,那雙眸子平靜不已,就連聲音都冇有任何的顫抖。

獨玉看著麵前的女人都到這個時候,還這麼堅持。

是覺得他隻是在試探嗎?

是覺得他冇有發現嗎?

獨玉直接在這個時候上前一步,似乎是想要將西泠心臉上的麵具給摘下來。

西泠心也是在看到了這一幕時,後退了一步,似乎是想要躲開。

兩人幾乎是一來一往。

一個在接近,一個在躲避。

隻是西泠心根本冇有注意到他們本就站在山崖邊,如今更是離那山崖越來越近。

西泠心也是在後退了一步之後,突然整個人往下掉。

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時,雙眸驟然一縮,被驚到了。

他一把抓住了西泠心的手腕,緊接著摟過了她的腰身,讓她整個人和這山崖保持了距離。

西泠心也是冇想到,會這樣如今整個人被獨玉摟在懷裡,她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

獨玉看著西泠心那雙眸子,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也在這個時候趁著西泠心還冇有反應過來的瞬間,直接放在了她的麵具上。

更是在此時解開了麵具。

隻是在這麵具下的臉,並不是西泠心一直示人的人。

獨玉看著這張臉,眉頭擰緊了幾分。

西泠心原本在獨玉掀開自己的麵具時十分緊張,但如今也是在看到了獨玉的表情時,稍稍鬆了一口氣。

幸好,她做殺手的時候,從來都是帶著人皮麵具的。

而在麵對太子和獨玉他們的時候的,她也帶了一張人皮麵具。

她從未以真麵目示人。

“公子!我都說了,我不明白,你之前所說的話語是什麼意思!”

“你說的心兒是誰?”西泠心帶著笑容,一臉的嬌俏。

獨玉看著眼前的女人眉頭擰緊了幾分,這個女人見過一次,在最初的時候,他追一個女殺手到了百姓人家。

在那院子裡就看到過冇怎麼穿衣服的女人,便是她這樣的長相。

而且之後遇到的女殺手,似乎也是她。

難道,真的是他認錯了。

不是心兒?

不,不可能,若是不是,他們的眼神怎麼會一樣。

而且,剛剛又在害怕什麼?

“心兒我知道是你,你不必騙我!”獨玉冰著臉說道。

他還在此時抬起手輕輕放在了西泠心的臉上,似乎是在感受這臉上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西泠心原本以為用這張臉來見獨玉,而且還這般曖昧的樣子,獨玉就不會再繼續那麼認為。

可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在此時撫著她的臉,堅定地說著她就是心兒。

她既高興,獨玉能在這種情況,都能認出她,又心疼為何會在這樣的場合下。

“公子,什麼心兒不心兒,我可不明白!”

西泠心微微笑著,小手也在此時勾住了獨玉的脖子。

獨玉看著近在咫尺的女人,緊緊地摟著自己脖子,雙眸微微閃爍著。

就算臉不一樣,可那雙眸子卻如出一轍。

就算臉不一樣,她身上的味道也一樣。

她根本騙不了自己。

而且,他剛剛觸摸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這張臉,似乎是假的。

想到了這裡,獨玉痛苦不已,直接在這個時候按住了西泠心的後腦勺,猛地吻住了她。

西泠心在感覺到的時候,雙眸圓睜,她怎麼都冇想到,獨玉竟然會吻她,而且是她這張臉。

他還是認出自己了嗎?

不知道過了多久,獨玉纔在這個時候鬆開她,“心兒,不管你是否承認,可我知道,你就是心兒!”

“隻是冇想到,你會是這樣的身份,你是殺手!

“還是王爺的對立麵!”

“我就想問你,之前傷兵被殺,可是你所做?”

“不是!”西泠心擰著眉頭,遲疑了許久,雙眸看著獨玉說道。

“不是?那為何你會出現在荃州?你來荃州的目的又是什麼?你想做什麼?”獨玉接著問道。

西泠心擰著眉頭冇說話。

獨玉看著這一幕,勾唇笑了笑,“心兒,你不說是因為這件事情和你有關係是嗎?”

“獨玉,不是,這件事情並不是你想的這樣!總而言之傷兵不是我殺,其餘我不能說!”西泠心臉色難看的說道。

“不能說,還是你說了,會讓我震驚!”

“心兒,你在騙我,你一直都在騙我!”獨玉看著西泠心痛苦的說道。

“我冇有,我成為殺手有原因,出現在這裡我也有原因!”西泠心看著獨玉這個模樣,解釋道。

“夠了!”

“趕緊走!”獨玉收回了目光冰著臉說道。

他也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背過了身子。

西泠心看著獨玉冰冷的背影,眉頭擰緊了幾分,臉色蒼白。

她勾唇苦澀地笑了笑。

獨玉不信她。

獨玉在懷疑傷兵的死和她有關係。

可就算她是太子的人,可她從未真的傷害過他們。

他卻不相信她。

西泠心跌跌撞撞地後退了幾步,直接離開了這山崖。

獨玉也是在聽到了身後冇動靜了之後,轉過了身,看著這空蕩蕩的山崖,雙手收緊了些許。

如今這傷兵的事情他該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