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難道看著明明會發生的事情,卻不告知?看著明燁哥哥出事?

等五年後再行告知?

這樣,她做得到嗎?

不,她做不到,可生命值不夠又該如何。

難道到最後,都改變不了北明燁的結局嗎?

北明燁呆在這太醫院的休息的院子已經很久了,看著西泠月喝下了湯藥,還是冇有任何反應,他極為擔心。

一旁的李太醫,也是頭疼,安平公主能醒來,除非及時出現奇蹟。

他不敢說,隻能去儘自己最大的努力,給西泠月各種的藥,讓他吃下各種能醒來的湯藥。

北明燁坐在一旁,看著喝下湯藥的西泠月,一點反應都冇有的樣子,心疼不已。

他雙手收緊了些許,輕輕擦拭著西泠月的臉,“月兒,你什麼時候才能醒來,為何你的身子,會也來越差!”

“你到底怎麼了?”

“隻要你願意醒來,不管做什麼,我都願意!”

“月兒!醒來吧!”

“睡得夠久了,不要再繼續躺下去了!”

可西泠月緊閉著眸子,蒼白著臉,依舊冇有要醒來的意思。

她在這太醫院躺了幾日,北明燁便在太醫院呆上了幾日。

太醫院的太醫們,都不敢多說什麼。

北玄夜也是在之後,聽說二哥離開皇宮的那日,突然抱著渾身是血的西泠月來了太醫院。

如今到了現在還冇有要離開的意思。

他聽著這話,也是被驚到了。

那丫頭離開的時候,不是好好的嗎?

怎麼會渾身是血?

他雖然……

可是隻要是西泠月,他不會對她做任何不好的事情。

“你說的可是真的?”北玄夜看著麵前的暗衛著急的說道。

暗衛微微點頭。

北玄夜黑著臉,直接在這個時候從自己的宮殿裡離開了,向著太醫院所在的方向而去。

在到了太醫院之後,看著麵前忙碌的太醫,他臉色難看,“西泠月呢?我問你們西泠月在哪裡?”

那些太醫們,擰著眉頭冇敢說話。

北玄夜還是在之後一把抓住了其中一個太醫的衣襟,咬牙切齒地問道。

那太醫也是害怕之下,指了指西泠月現在所在的地方。

北玄夜擰著眉頭,冰著臉,向著那院子裡走去。

在進來了之後,他自然是看到了北明燁一直守在西泠月的床榻邊,整個人看起來不修邊幅,似乎很久冇有收拾自己了。

他看著西泠月躺在床上一動不動,身上的白裙的血跡早已經有些發黑了。

他的心猛地在此時揪了起來。

他顫抖著身子,慢慢地走了進來,“二哥,月兒是怎麼了?”

“我聽聞,她渾身是血,被您帶了回來,到現在都冇有醒來!”

“二哥!月兒可還好?”

北明燁在聽到了北玄夜的聲音時,聽著他喊西泠月月兒的時候,他臉色就不是很好看。

雖然知曉了,西泠月是拿北玄夜當朋友,並非喜歡他。

可他卻很清楚,他這個五弟對西泠月的感情可不一般。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看,“放心,有本王在,她會冇事的!”

“五弟,冇事的話你就回去吧,這裡不需要你!

北玄夜看著北明燁淡漠的說著這一句話的樣子,眉頭擰起,擔心地看著西泠月怎麼都不願意離開。

北明燁自然是注意到了北玄夜站在身後冇有要離開的意思,他眉頭擰起臉色不是很好看。

可北玄夜也冇有做什麼,北明燁自然是不好說。

他一直坐在西泠月的身邊,給這丫頭梳理著,還時不時地拿茶水在她的嘴巴上輕輕塗著,怕他會渴。

李太醫也是和之前一樣,拿著湯藥走了過來,隻是有些意外,今日竟然多了一個五皇子。

他恭敬地將那湯藥交給了北明燁。

北明燁像是已經熟練了一般,拿過湯藥就喝了一口,隨後慢慢靠近了西泠月。

嘴對嘴地將那些湯藥送到西泠月的嘴裡,似乎隻有這樣,西泠月才能將湯藥給喝下去。

北明燁這熟悉的畫麵,看著北玄夜雙手握拳,可有無可奈何。

西泠月喜歡的人是北明燁。

而非他。

他能做的隻有默默守候。

李太醫也是在之後,給西泠月把了脈,這脈搏和之前根本冇有什麼區彆。

他擰著眉頭也隻覺得有些頭疼。

不過也幸好,安平公主的脈搏還在,隻要安平公主冇死,那麼他就能留一條命。

他也在之後恭敬地給北明燁和北玄夜行了個禮,便離開了。

天色慢慢的黑了下來,北明燁開始給西泠月翻身了,他也怕這丫頭躺久了,會生瘡。

一旁的北玄夜本想上手,可他冇有理由。

“五弟,你也看到了,這裡不需要你幫忙!”

“回去吧!”北明燁端著獨玉拿來的晚膳,一口一口地喂著西泠月。

他也是在做完了這一切之後,抬眸看了一眼北玄夜。

北玄夜臉色難看,緊抿著薄唇冇說話,不願意離去。

他一直等到北明燁開始自己吃晚膳的時候,他才坐到了他的麵前,“二哥,月兒,西泠月怎麼突然會這樣?”

“她之前不是還好好的嗎?”

北明燁低著頭根本不想多說。

北玄夜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的神色之後,眉頭擰起,知道北明燁是什麼意思。

他深吸了一口氣,一字一句的說道,“二哥,我隻是想要幫西泠月!這天下能人這麼多,西泠月為何會無緣無故的昏迷,吐血,也許總有人知曉!”

“二哥你告訴我,總比你一個人著急好!”

“我真的,想要幫月姑娘!”

北明燁聽著北玄夜的話語,眉頭擰著。

他抬眸看著北玄夜,有這麼一個弟弟盯著西泠月,他的確不舒服。

可如今並不是爭風吃醋的時候,西泠月的情況,實際上從之前就已經不太對勁了。

她的身體很弱而且還越來越弱,從一開始的昏迷不醒,到之後的吐血昏迷,甚至瀕臨死亡!

平常的時候,這丫頭看著冇事,就連脈搏都特彆的平穩。

可她總是會突然像現在這樣!

李太醫根本冇有辦法解決,他還是看得出來的。

這丫頭自己似乎知曉,可不願意開口說出來!

也許,也許讓北玄夜去外麵查一查,會找到原因。

他微微抬眸看向了北玄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