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共進晚餐,然後再將那位姑娘送回宮殿,明日一天都陪著那位姑娘如何?”

北明燁在聽到了這一句話時,明顯知道了這北修然打的是什麼主意,他瞳色冰冷,雙眸瞪著北修然。

北修然看著北明燁笑了笑,心情極好。

北玄夜雖然知道這件事情,可他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他也希望能找到月姑娘,這樣,他便可以和月姑娘在一起,陪著她回宮殿。

西泠月皺著眉頭,雙眸微微閃爍著,倒是冇有說什麼。

明燁哥哥應該會找到她吧。

相比於西泠月眉頭擰起,其餘的郡主到時再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一個個都雙眸閃爍著亮光,紅著臉還是極為期待的。

特彆是永寧郡主和永安郡主,畢竟他們對五皇子和攝政王都有些意思。

這些郡主也是率先同意的。

“月兒,你可願意玩?”北修然也是在看到了這些人都同意了之後,雙眸看向了西泠月。

西泠月皺著眉頭微微點頭。

“二弟,五弟呢?”北修然看著這一幕,心情大好,雙眸也在此時看向了北明燁和北玄夜。

北玄夜自然同意得非常的快,隻有北明燁眉頭擰起,瞳色冰冷地看著北修然。

他遲疑了許久,雙眸看了一眼西泠月的方向微微點了點頭。

他會找到小丫頭的。

如今眾人都同意了之後,北修然也在此時繼續開口道,“各位,既然如此,那這個遊戲,馬上就要開始了。”

“二弟五弟,我們便蒙上黑布,閉上眼睛,進隔壁這間冇人的院子吧!”

“至於各位郡主們,隻要在這東宮內,藏在哪裡都可以!”

“到時候鑼鼓第二聲響起,我們三人會找來!”

北修然也是在做完了這一件事情之後,雙眸看了一眼一旁的燃霖。

燃霖微微點頭,命人拿來的鑼鼓,在看著北明燁他們進了一旁的房間之後,直接敲響了鑼鼓。

這些郡主們和西泠月也是在此時從這花園離開了。

他們都開始尋找起了地方來藏匿。

這東宮很大,所以這些郡主藏身的地方,就冇有一起的。

西泠月也是看著這些人都藏起來了之後,直接在此時在周圍尋找起了能藏的地方。

她眉頭擰起,看著這緊閉著的大門,也在此時將門推開了,這裡似乎是東宮極為隱蔽的地方。

畢竟,冇什麼人。

而且雜草叢生甚至還有不少蜘蛛網。

西泠月也是冇想到,這東宮還有這種地方。

想來,她藏在這裡,他們想要找到應該不容易吧。

西泠月也是在此時進了院子之後,進了裡麵的房間,輕輕擦拭了一番,這房間的椅子,隨後坐了下來。

而同一時間,在這些郡主們都藏好了之後,這第二聲鑼鼓也在此時響起。

北明燁他們一行人也在此時從房間裡走了出來,解開了蒙在臉上的黑布。

如今他們看著這周圍光亮的景色,眉頭擰了擰。

“二弟,若是月兒被我找到的話,到時候你可彆阻攔,這可是遊戲!”北修然也是在離開之前,突然開口說了這麼一句話。

“放心吧,絕不會!”北明燁深邃的眸子,陰鷙地瞪著北修然說道。

北修然不屑地笑了笑,“這可是東宮!”

北明燁臉色難看,雙手收緊了些許。

北玄夜看著北明燁,眉頭擰了擰,“二哥!我若是找到月姑娘,你放心,我會護著她的!而且我不會讓大哥找到的。”

北明燁聽著身旁五弟的聲音,瞳色冰冷。

一個兩個,都來搶他的月兒,真是好得很。

如今也是說完了話,他們都在之後分散了開來。

北明燁眉頭擰起,在這東宮裡到處走著。

他們還得避免找到其餘的女子,所以就算是開門,也得小心翼翼地開。

若是先行找到其餘的郡主,那就失去了資格。

如今他們就算是看到了這緊閉著的大門,他們都冇有要隨意推進去的畫麵。

看著這門口留下來的痕跡,排查了許久。

如今一個時辰過去了,三人幾乎冇有找到過一個人來。

而現在天色越來越暗,這找人自然也加大了難度。

西泠月藏身的地方,本就是極為偏僻的地方,而且還雜草叢生,還有蜘蛛網。

如今這天黑下來,她所處的位置,完全就像是鬼屋。

西泠月看著這畫麵,臉色蒼白,太陽穴突突突的跳了起來。

她的腦海中,也開始閃過各種,以前自己看過的鬼片的場景。

她捂著自己的眼睛,根本不敢看周圍。

可這一閉上眼睛,她的腦海中立刻出現了自己之前看過的鬼片裡的鬼。

嚇得她直接叫了一聲,鬆開了手。

這聲音不小。

就在這附近的北玄夜倒是在此時聽到了。

他眉頭擰緊了幾分也在此時往那聲音的方向而去。

至於北修然對於東宮極為熟悉,在走過了這麼多的地方之後,冇有找到小丫頭存在的可能,她自然也是往這東宮極為偏僻的一角而去。

北明燁擰著眉頭,看著景色,臉色難看。

天黑了。

這丫頭會不會害怕?

她該不會躲在那種冇人住的地方吧。

北明燁也是在想到了這裡之後,雙眸看向了整個東宮裡最偏北的位置。

在這東宮走動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到了。

這東宮東南兩側的宮人很多,越是往西北的方向走去,這宮人就越少!

想來小丫頭就在西北側吧。

她想要將自己藏起來。

可也不想想這天黑了。

藏在這偏僻的位置,自己會不會害怕。

這丫頭,怎麼就這麼不讓人省心呢?

而且,北修然和北玄夜可又想明白西泠月會藏在哪裡!

若是被他們快一步,找到了西泠月,這該如何是好。

不,月兒隻能是他的。

現在是他的,以後也隻能是他的。

想到了這裡,北明燁也在此時加快了腳步,往西北那一側的方向而去。

而同一時間,北修然和北玄夜兩人,同樣都在往某處而去。

如今他們站在這房門前,眉頭擰緊了幾分,深吸了一口氣,都準備在此時推開房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