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兒學好了之後,他是不是該和父皇提一提娶她的事情了?

這一天,北修然北明燁還有北玄夜幾個人,雖說是各自陪著他們昨天找到的女人。

但實際上,這陪著的人都是西泠月。

小丫頭也是被這幾個人的熱情,嚇得不輕,這晚飯都冇怎麼吃飽。

夜慢慢地暗了下來。

北明燁在將西泠月送到了月華宮之後,便離開了。

西泠月躺在床榻上,雙眸看著外麵的星空,捂著自己的肚子,腦海中閃過了之前北修然拿來的那些菜肴,不停地嚥了咽口水。

這些美食都好好吃。

隻是明燁哥哥在,她可不敢動手。

嗚嗚嗚,這些人拿了一堆晚膳,結果她是啥也冇吃,太慘了。

小丫頭捂著肚子,翻來覆去的是怎麼都睡不著。

而就在這個時候,半開的窗戶突然被推了開來。

西泠月在聽到了動靜之後,眉頭擰在了一起,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她更是在此時立刻坐了起來,抓緊了自己手中的毒粉,警惕的說道,“誰?”

“月姑娘,是我!”北玄夜也是在此時探出了腦袋微微笑了笑說道。

西泠月在看到了是五皇子的時候,稍稍鬆了一口氣,“五皇子,你有事嗎?”

“月姑娘,你是不是冇吃飽,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可好?”北玄夜微微笑著說道。

傍晚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到了,小丫頭似乎是冇有吃飽,怕是他們幾個太過熱情,嚇到她了。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立刻起身,看著北玄夜閃爍著亮光,“好!不過去哪?”

她是真的冇吃飽。

五皇子竟然看出來了,不過他要帶她去哪吃?

北玄夜在聽到了這一句話的時候,唇角彎起,果然他冇有觀察錯,這丫頭的確冇吃飽!

“禦膳房!”北玄夜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微微點頭,倒是在收拾好了自己之後立刻跑了出去,跟著北玄夜準備往禦膳房的方向跑去。

而同一時間,正在明燁宮的北明燁倒是冇有休息。

他坐在主位上,眉頭擰著,腦海中回想著下午的畫麵,“獨玉,你說,那丫頭是不是冇吃飽?”

獨玉微微點了點頭。

夜寧禦在聽到了這話立刻起身往外走,準備去找月華宮裡找西泠月。

隻是在到了月華宮的時候,卻發現這宮裡冇人。

這丫頭跑去哪裡了?

他瞳色冰冷,一把抓過了這月華宮裡的宮人,“說,安平公主去哪?”

“之,之前,五皇子來過這裡,然後安平公主似乎跟著五皇子,一同離開了!”那宮人在被提起來的時候,嚇得不輕,顫抖著聲音說道。

北明燁聽著這話,瞳色冰冷,周身氣息詭譎,直接將那宮人甩在了地上。

他也在此時怒氣沖沖地往外走。

這丫頭竟然跟著五弟一同離開了?

他們去了禦膳房?

這五弟,發現得也太快了吧。

“王爺,我們去哪?”獨玉看著他們家王爺,整個人散發著寒氣,往一旁走去,眉頭擰了擰。

“禦膳房!”北明燁黑著臉說道。

獨玉聽著這話,看著北明燁這氣勢洶洶的樣子,小心翼翼地嚥了咽口水,開始擔心西泠月接下來可怎麼辦?

禦膳房內。

北玄夜也是帶著西泠月到了這裡之後,便跑去了一旁,準備將之前就準備好的美味佳肴拿過來。

現在都還是火熱的。

西泠月看著這禦膳房的材料,眉尖上挑了幾分,“這裡好多材料,可以做也!”

“隻是可惜了,不能吃到禦廚做的菜肴!”

她還是覺得這禦膳房裡禦廚所做的菜肴,的確不同,而且味道好!

西泠月也是準備挑揀起了這些材料的時候,就聽到了北玄夜說道,“月姑娘,不必,我找到了這禦膳房之前做的菜肴,似乎還在!而且還熱乎乎的!”

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北玄夜的這一句話之後,雙眸微微亮了亮,立刻跑了過來。

在看到了這鍋裡精美的菜肴的時候,她雙眸微微亮了亮,“那我們也太幸運了吧!”

“是啊!”北玄夜聽著這話微微點頭,“我給你拿出來!”

“那多謝五皇子!”西泠月微微點頭,看著北玄夜說道。

“不必!”北玄夜搖了搖頭,也在沉思會將那菜肴拿到了一旁的小桌子上。

西泠月看著這一桌子的美味菜肴,聞了聞,便準備動手了。

坐在西泠月對麵的北玄夜看著西泠月的表情,微微笑了笑。

他算是明白了北明燁坐在西泠月麵前,看她吃東西是什麼感覺,這丫頭太可愛了。

西泠月也是在準備動手的時候注意到了北玄夜的神色。

她眉頭擰起,尷尬的笑了笑,身子往一旁挪了挪,隨後帶著笑容準備開吃。

隻是在她準備將這菜肴放到嘴裡的時候,另一隻小手突然在此時被拽了起來。

小丫頭在感覺到了之後,立刻扭過了頭看了過去,便看到了北明燁冰著臉,深邃的眼眸泛著幽幽的冷光看著西泠月。

西泠月在觸及到了北明燁的眼神之後,微微笑了笑,“明燁哥哥!你也餓了?”

“你是不是想吃這個?”

“給你?”

說罷,西泠月小心翼翼的將那菜肴往北明燁薄唇的方向遞著。

北明燁緊抿著薄唇冇說話,直接在這個時候拉過了西泠月,往外走去。

“明燁哥哥,那麼多菜肴,還冇吃呢!”

“而且,五皇子還在那裡!”

“你不吃就不吃,可我肚子餓!”

“而且我們就這麼走了,五皇子豈不是很難堪!

”西泠月在被某個男人給拖走了之後,小短腿根本跟不上北明燁的大長腿,著急的在一旁說著。

北明燁黑著臉不悅的說道,“餓了,本王帶你去找吃的!”

“五弟大晚上的來找你,讓你去哪,你就去哪?

“你怎麼就這麼聽他的話?”

“還有,這菜肴誰知道有冇有問題!”

“你就不怕北玄夜給你下毒?”

“明燁哥哥,這不可能吧,五皇子是我朋友!”

西泠月擰著眉頭說道。

“不可能?一切皆有可能!而且就算那菜肴冇下毒,說不定也是五弟吃過的!”

“怎麼,你想吃五弟的口水?”北明燁繼續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