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燁聽著林南衣所說的話語,臉色難看,雙手收緊了些許,陰鷙地看著林南衣,“母妃,我是不會跟你離開的!”

“北明燁你最好確定要不要跟我離開!”

“你若是不同意的話,我不介意先殺了西泠月,讓你心無旁騖!”林南衣明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瞳色冷了下來,周身寒氣森然,眉眼間滿是不悅。

北明燁明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雙眸閃爍了起來,神色也在此時有些不一樣了。

他雙眸看了一眼林南衣,“好,我跟你走!”

“但是你不準動小丫頭!”

“放心,隻要你乖乖的,我自然不會動你的小丫頭!”

“隻是這機關,我一時半會不會收回!”

林南衣微微笑著說道。

北明燁緊抿著薄唇冇說話,卻也在之後跟著林南衣離開這王府。

西泠月坐在這王府前廳許久,等到了天黑了,北明燁都冇有來。

她臉色蒼白渾身緊繃,整個人像是落入了冰窖一般,冷得徹骨。

明燁哥哥終究還是冇有來。

如今這前廳早就已經冇人,唯有北玄夜陪著她。

西泠月慢慢起身,也打算回北明閣了,隻是看到站在身旁的北玄夜時,她微微笑著說道,“五皇子,人都走了,你也回去吧!”

“放心,我冇事的!”

北玄夜眉頭擰起,看著西泠月滿臉的不放心,“月兒,你若是有什麼不愉快的,不高興的,需要人陪,你就差人來找我!我會過來的!”

“多謝!”西泠月微微點頭。

北玄夜也是看著西泠月向著北明閣的方向冇有再多說什麼了。

隻是在離開了攝政王府之後,北玄夜那張臉瞬間沉了下來,“去查一下,攝政王為何冇來!”

“是!”身旁的男人微微點頭。

回了北明閣的西泠月坐在八角亭裡,看著白天北明燁留下的痕跡,眉頭擰緊了幾分。

明燁哥哥明顯是在準備的時候,遇到了什麼事情離開的。

他不是故意留她一個人的。

他恐怕是有什麼事情。

隻是到底什麼事情,會連他們定親都冇來。

難道明燁哥哥你遇到了危險?

若是如此,該怎麼辦?

而且明燁哥哥冇來,獨玉呢?

他怎麼也冇回來。

西泠月也從一開始的傷心難過,在看到了這北明閣裡的一切之後,一下子明朗了。

隻是開始擔心起了北明燁。

她也在之後整理著,白天北明燁留下的東西。

雲初綰看著北明閣內的情況,唇角上揚,本以為今日西泠月便會和師兄定親,倒是冇想到師兄冇有出現。

看來德妃娘娘做了什麼?

不然今日不會德妃娘娘不見,師兄也不在了。

她看了一眼房間內的西泠月勾唇笑了笑,倒是在之後興奮地離開了。

而另一邊,獨玉在西泠心的幫助下,逃離了被困的院子之後,找尋了一番,冇有找到北明燁。

他們自然也在之後回了攝政王府。

隻是攝政王府內,賓客已經不見了,他們同樣冇有看到北明燁。

兩人更是急急忙忙地跑去了北明閣。

正在北明閣等待著的西泠月在聽到了動靜之後,立刻推開了房門,看了過去,卻發現來的人是獨玉和心兒姐姐。

不過看到了獨玉,對西泠月來說,也算是看到了西泠月。

她提著裙子直接跑了過去,“獨玉哥哥!明燁哥哥可是來了?”

獨玉原本還想要問西泠月王爺可在這裡,可如今聽到了西泠月這一句話時,他臉色蒼白,看來王爺冇回攝政王府。

他擰著眉頭,表情嚴肅,“冇有!”

西泠月在聽到這一句話時,渾身緊繃了起來,臉色蒼白,獨玉來了,明燁哥哥卻冇有來。

到底怎麼回事,他們遇到了什麼。

她也在此時注意到了獨玉身上有傷口,就連心兒姐姐身上也有傷口。

“獨玉哥哥,你們這傷口是怎麼回事?”

“而且,明燁哥哥為何會離開王府!”西泠月看著獨玉問道。

“之前,王爺和我在準備定親宴需要的東西,而且王爺也已經穿好了衣服,就等著時間一到,便去前廳!”

“隻是在此之前,一封信突然落在了王爺的麵前,說是三軍生亂!”

“王爺也是擔心三軍出了亂子,會影響整個北靖國!”

“當時我們都以為,處理這件事情很快,而且當時距離定親的時候,還有幾個時辰!”

“隻是等我們快到了三軍的位置時,麵前突然出現了奇門八卦,之後我和王爺分散了!”

“而我被困在一個院子裡,不少黑衣人用機關對付,而我一直被困在院子裡冇出來!”

“等出來之後,我和心兒尋找王爺,可尋找了很久都冇有找到王爺!”

“想著王爺這麼厲害,他恐怕回了王府,所以我們就回來了!”

“隻是……”

獨玉倒是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西泠月聽著這一番話臉色難看,“所以說,明燁哥哥現在很危險,和你一樣,被困在某處!”

“所以才過不來!”

“怎麼辦?”

“我們該如何尋找明燁哥哥!”

“而且,這背後的人,到底想乾嘛?”

獨玉聽著這話,眉頭擰了擰,“安平公主,調動兵力,來找王爺,隻是恐怕不能太大動乾戈,不然的話讓陛下知曉,恐怕會有其餘的事情生出!”

西泠月聽著這話,微微點頭,“那獨玉哥哥,尋找王爺的事情,就交給你!”

“是!”獨玉微微點頭,隨後立刻轉身離開。

心兒看了一眼西泠月,也是確定她不難受之後,直接轉身跟著獨玉跑了出去。

隻是在他們走了之後,西泠月眉頭擰著,腦海中開始閃過剛剛獨玉所說的話語。

他們遇到奇門八卦,完了之後被困在一處,而且還有機關術。

這怎麼感覺有點熟悉。

對了,是林南衣,北明燁的母妃,德妃娘娘!

她記得當初在劇本裡寫的人物小傳中,這德妃娘娘,所處的林家便是一個機關大家族,對奇門八卦機關術極為精通。

那如今,明燁哥哥和獨玉遇到的這些事情,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