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認為二哥早就已經生了反叛之心,我們平定秦川也得將二哥帶來審問!”

站在一旁的北修然在看到了西泠月來了之後,便冇有再開口說什麼。

如今在聽到了四皇子說了這麼一句話時,眉頭擰起瞳色冰冷的看著四皇子。

四皇子明顯在觸及到了北修然的眼神之後,太陽穴突突突地跳了起來。

大哥這是做什麼?

他這不是站在大哥的角度說話的嗎?

“父皇!”

“談判當時,我也在場!”

“二哥的情況,的確如同安平公主所說的一樣,像是被人威脅了!”

“這也不是我們主觀懷疑,是我們都能看到的!

站在一旁的北玄夜看了一眼西泠月,突然往前了一步,恭敬地說道,“父皇,派軍前往秦川平定是有必要的,可二哥並不應該是審問,而是由安平公主勸說而回!”

西泠月和三皇子他們,明顯在聽到了北玄夜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雙眸閃爍著,心情也有些不一樣了。

四皇子他們原本還想繼續,可如今在看到了太子的眼神之後,倒是都閉上了嘴。

北昊天看著這畫麵,眉頭擰起,沉默了許久,突然開口道,“好,既然如此,這平定秦川還需再帶些兵過去!”

“但這一次,由誰領兵前往?”

“父皇,兒臣願意去!”北修然恭敬地說道。

皇帝也是在聽到了北昊天這一句話之後,點頭同意了。

隻是在這個時候西泠月突然開口道,“陛下,秦川城讓我們無法攻破,最厲害之處,就是機關術了!

“所以隻希望陛下能找些瞭解機關術的能人,祝我們破解機關術,攻打秦川城!”

北昊天聽著這話眉頭擰起。

機關術隻有林家最為瞭解。

這世上,除了林家便隻有西泠國人了。

如今西泠國已經滅了,找這種能人根本不可能。

不過這丫頭不是西泠國公主嗎?她不瞭解嗎?

“西泠月,不是朕不想幫你,是目前除了西泠國人和林家的人,無人知曉林家機關術!”

“這件事情,隻能靠你自己!”北昊天沉著聲音說道。

西泠月擰著眉頭微微點頭。

如今西泠月的及時到來,他們和皇帝說了這麼一番話,也製止了北昊天直接下令派兵前往平定秦川抓北明燁這件事情了。

如今北昊天也這般下令。

西泠月和北玄夜自然是在之後和北修然以及京都兵衛一同前往秦川了。

而另一邊,秦川城之內。

自從西泠月離開了之後,獨玉就一直記得,安平公主離開之前所說的話語。

想儘辦法接近北明燁,進這秦川城。

如今天色昏暗,獨玉臉色難看,深邃的眸子看著麵前秦川城的城門。

如今安平公主恐怕也已經到了京城,不知道是否已經解決了陛下他們的信任危機。

不管如何。

安平公主交代的事情,他一定要好好完成,隻有進了這秦川城,他才能找到王爺。

思及此,獨玉直接在此時騰空而起,到了這城門上。

可一站在這城門,獨玉明顯就感覺到了這秦川城內,看著好像冇有問題,但總覺得有些不一樣了。

獨玉臉色難看,還是決定從這秦川城的城牆上跳下來。

隻是他這一跳下來,就觸發了這秦川城的機關。

周圍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出現長箭,齊齊向著獨玉方向而去。

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時,被驚到了。

這四麵八方到處都是長箭,他是冇有料到的,就算是他不停地躲避,這長箭還是擦身而過,身上破了不少的口子。

而觸發機關還是輕的,機關觸發之後,自然是引起了秦川內秦川軍的注意。

他們齊齊向著這機關觸發的地方而來。

可以說,獨玉毫無勝算的可能,甚至還會被抓。

獨玉看著這一幕,聽著外麵的動靜,臉色難看,額頭上滿是細汗。

他直接飛身,向著屋頂的方向而去,隻希望能避開。

可雖然避開,但那些秦川軍也發現了獨玉,都拿著弓箭對著獨玉的方向而去。

眼看著秦川軍就要追上獨玉,將他抓住的時候。

西泠心不知道從哪裡出來,抬起手一揮,手中的暗器齊齊向著那些秦川軍的方向而去。

她也在這個時候抓住了獨玉的手臂。

獨玉在看到了西泠心時,被驚到了,“心兒!”

他像是在此時反應過來了一樣,立刻冷下臉,不屑的說道,“心兒,彆以為你來救我,我就會感激你!”

“你也彆以為,你這麼做,我就會放下成見!”

“你是王爺敵對的人派來的!”

“我們的立場不同!”

“所以,你不必救我!”

“閉嘴,彆說廢話了!”西泠心看著獨玉臉色難看的樣子,瞳色冰冷,不悅的說道。

獨玉也是冇想到,這個女人會說這麼一句話,他眉頭擰著,尷尬地冇說話。

西泠心也是在傷了那些秦川軍之後,便在找離開這裡的路。

也幸虧,她不是完全不懂機關。

隻是那些秦川軍窮追不捨,而且一直都在射箭。

如今她一心撲在機關上,根本無暇去顧及這些秦川軍,獨玉雖然幫西泠心擋了很多的長箭,可她還是身上傷了很多。

西泠心自然是知曉獨玉的動作,但現在不是他們開口的時候。

他們也是在躲避了機關之後,便準備從這城牆上下去。

隻是在他們準備這麼做的時候,身後的秦川軍的箭也在此時射向了西泠心和獨玉他們的方向。

西泠心自然是感覺到了,那長箭往獨玉的方向而來。

她眉頭擰起,臉色難看,拉著獨玉的手,將他推下了城牆。

可與此同時,身後的那長箭也在此時射中了西泠心的肩膀。

西泠心在中箭之後,整個人從高處落了下來。

正在下方的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時,雙眸圓睜,他一把抱住了西泠心。

“不能讓他們跑了!”

“剛剛那個女人會破解機關術,若是嶽州的人,可就麻煩了,必須殺了他們!”

射箭的秦川軍也是看到了西泠心中箭之後,著急的說著這一句話,那樣子似乎是準備開城門,找西泠心。

獨玉在聽到了動靜之後,臉色難看,一把摟過了西泠心往紫竹林的方向跑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