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他們被找到了,可就麻煩了!

西泠心臉色蒼白,肩膀上的傷口不斷地流著血,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她跟著獨玉往紫竹林的方向而去。

本就是深夜,這紫竹林內,更是伸手不見五指!

那些秦川軍在打開了城門之後,也是因為天色太黑,而且不遠處就是紫竹林了,他們也就冇有繼續追逐了。

而是將此事準備告知林南衣和林氏族長。

“獨玉,彆跑了,他們不會追來了!”西泠心臉色蒼白,回頭看了一眼身後虛弱的說道。

獨玉在聽到了這話之後,也在此時停了下來,扶著西泠心坐到了一旁。

西泠心臉色慘白,眉頭擰著,看起來很是痛苦。

獨玉看著這一幕,眉頭擰了擰,沉著聲音說道,“心兒,我說過了,我們立場不同,你不必這般救我!”

“我也不會因為你救我而感激你!”

“我們之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我明白!”

“可我看不得你死!”西泠心沉著聲音說道。

獨玉聽著這話臉色難看,看著她肩膀上的長箭,雙眸閃爍著,現在得趕緊回去才行。

她肩膀上的長箭,以他的能力無法處理。

思及此,獨玉直接在這個時候一把背起了西泠心,向著嶽州城的方向而去。

西泠心看著這一幕,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唇角彎起。

可也因為太過疼痛和失血過多,西泠心也是在最後暈了過去。

獨玉的確感覺到了西泠心趴在自己的背上,冇有任何的反應。

他臉色難看,心裡莫名地有些擔心了起來。

今日,若是冇有心兒,也許他根本不可能跑出來,說不定已經被抓了。

他雖然知道,這個女人和他的立場不同,是為了彆人辦事。

可一直以來,她似乎都冇有做過分的事情。

可是他們的註定不是一路人。

就算在一起,到最後也會讓自己遍體鱗傷。

而且,這個女人從一開始就是在騙他,如今的名字恐怕也是假的。

若不是她今日這般幫他,他怎麼可能會這般著急。

獨玉黑著臉,也是在之後將西泠心背到了嶽州城縣衙。

這一進縣衙,獨玉便在那裡大喊著,“來人,來人,救人啊!”

原本就是深夜,這縣衙本就冇人,可如今在聽到了獨玉的聲音之後,傷兵所內的軍醫也在此時趕了過來。

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之後,大吼道,“軍醫,快救人!快救人啊!”

軍醫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就注意到了獨玉身後的西泠心,看著她已經中箭的畫麵,表情嚴肅。

他也是在示意獨玉將西泠心背進了房間裡,便準備給西泠心處理起了傷口來。

西泠心本就已經昏迷過去,可如今將這箭拔出來,又將她給疼醒了。

她麵無血色,疼得渾身發抖。

在將箭拔出來了之後,軍醫便開始止起了血來,可這般用力的動作,讓西泠心疼得死去活來。

獨玉看著這一幕,大手緊緊地抓住了西泠心的手,“心兒,會冇事的,馬上就不疼了,再忍忍!”

西泠心深眉緊鎖著,微微抬眸看向了獨玉的方向,那眼神複雜。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軍醫才完全的處理好了西泠心的傷口。

軍醫一走,這房間裡,一下子就隻剩下獨玉和西泠心一人。

隻是如今,西泠心早就已經暈了過去。

獨玉看著滿臉是汗,麵無血色的西泠心,心疼不已。

他抬起手,小心翼翼地擦拭著西泠心的臉上的汗水,一臉的溫柔,“心兒,你若是和我一個立場多好!”

“你若冇有騙我多好!”

“你若是還和當初的心兒一樣,多好!”

“可為何,如今會變成這樣!”

“我們兩人,註定不可能在一起的,如今糾纏,也隻會讓我們徒增痛苦!”

“心兒,你怎麼能為了我,受傷呢?”

獨玉守了西泠心一晚上。

西泠心也是翌日中午的時候,才醒來。

獨玉因為守了一晚上,如今還趴在床邊,緊閉著眸子,睡了過去。

西泠心一睜開眼,就看到了獨玉睡著的畫麵。

看著獨玉那張臉,西泠心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獨玉,我何嘗不想我和你一樣,是為了王爺辦事的!”

“可這事情,根本不可能!”

西泠心也是在之後閉目養神,獨玉一直到很晚才醒來。

他看著靠坐在一旁的西泠心喝著水的時候,雙眸微微閃爍著,“我守著你一晚上,是因為你是因我受傷,若不是這個原因,我纔不會留在這裡!”

西泠心微微點頭。

獨玉看著西泠心的表情,冇有多說什麼。

隻是一想起,昨日夜闖秦川城,結果不僅冇找到王爺,反而差點被抓到了。

如今已經知道了這秦川城危險重重,那他該如何接近王爺呢?

畢竟,隻有接近王爺,他們纔有無限可能。

秦川城內,昨日晚上,有人夜闖秦川城觸動機關之後,還能全身而退這件事情,如今也在此時,傳到了林南衣的耳朵裡。

“全身而退?”

林南衣眉尖上挑了幾分,有些震驚。

那此人一定是懂機關術的。

若是懂機關術,被嶽州城的人知曉,那就麻煩了。

“可抓住了嗎?”

“一定要抓住那個人,將他殺了!”林南衣咬牙切齒的說道。

“放心!”林氏族長說道,“不過,昨日夜闖的,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那個男人不懂機關術,倒是那個女人才懂!”

“不過隻要將這兩人都除了,我們也不必擔心嶽州城能破機關術。”

林南衣微微點頭。

而他們兩人談話的時候,北明燁如今並冇有被限製自由,在這林府可以自由的進出。

他剛好在此時聽到了林南衣和林氏族長兩人的對話。

北明燁眉頭擰了擰,兩人夜闖秦川城,而且還是一男一女。

那兩人會是誰。

不管如何,他隻覺得那兩人是為了他而來。

他隻希望來的人,冇有西泠月,畢竟這秦川城機關重重,這丫頭來會受傷。

隻是如今他被困在這秦川城,無法將他的情況送出去,也無法告知西泠月她身邊的兩人有問題。

他得想法子,傳出去訊息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