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稟父皇,的確是有事情!”北明燁微微點頭恭敬的說道。

“父皇,南玄溟信中所寫內容,不管我們是不是按照他所說的做,結果都不會變!”

“恐怕到時候,他都會撕毀停戰協議,和親之事隻是藉口罷了!”

“所以如今,最重要的就是趕緊練兵以待。不然的話恐怕會來不及。”

“而且兒臣認為若是可以阻止這場戰爭就好了。

皇帝北昊天聽著北明燁所說的,微微點頭,此事如今細想下來,的確如同明燁所說的一般,這南玄國和他們北靖國必有一戰。

而且如今他的身子虛弱,倘若真的打起來,北靖會很難,如今有明燁已經夠了。

“明燁,此事就按照你所說的進行!”北昊天沉著聲音說道,“練兵以待!”

“另外,書信一封告知南玄溟,我們願與他們和談!”

“是!”北明燁和站在下方的皇子們,紛紛點頭。

原本吵鬨的人群,如今明顯在聽到了北明燁所說的情況之後,都一致對外了。

他們也是知曉,南玄對他們北靖國虎視眈眈,他們如今最為重要的便是應對這場戰爭。

北昊天也是在之後示意這些皇子們,可以離開了。

這正德殿內,一下子隻剩下北昊天和北明燁兩人了。

“明燁,你也走吧,去三軍那裡,排兵佈陣!”

“還有,去把虎符拿來!”北昊天沉著聲音說道。

一旁的李公公微微點頭。

“明燁,如今兵權在你的手上,朕信你能阻止這場戰事!”北昊天將那虎符直接交到了北明燁的手上,一臉認真地說道。

“父皇,放心,倘若和談未成,兒臣一定會拚儘全力!”北明燁說道。

說罷,北明燁也是在之後,準備離開了。

隻是北明燁從正德殿出來了之後,一直都冇有看到西泠月。

他眉頭擰緊了幾分,臉色難看,恐怕這一次,他和月兒都有的忙了。

正在病床裡的北昊天似乎是看到了北明燁站在門口一直冇離開的畫麵,他雙眸閃爍著,一下子明白了怎麼回事。

“明燁,你和西泠月的婚期,快到了吧!”

“朕想看到你們成親!”北昊道。

“是!”北明燁微微點頭。

他也在此時向著正德殿外走去。

而同一時間,西泠月也在這個時候,拿著湯藥走了過來。

她在看到了北明燁在門口的時候,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明燁哥哥,你放心吧,陛下交給我,北靖國的安危交給你,若是和談,我想出一臂之力!”

“好!”北明燁抬起手輕輕揉了揉她的髮絲一臉的不捨,“我若有空,必然看你!”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微微笑著,“明燁哥哥,你快去吧!”

“月兒,婚期將近,不管如何,我都會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北明燁一字一句的說道。

西泠月微微點頭。

北明燁也是在這個時候轉身離開了。

西泠月站在正德殿門口,看著北明燁離去的方向,眉頭擰緊了幾分。

不管如何,她都要阻止這一次的戰爭的發生。

她都要阻止,劇情的提前。

明燁哥哥,我不會讓你死的,絕不。

西泠月也是在想到了這裡之後,往正德殿內走去。

而北明燁也是在西泠月轉身進了正德殿的時候,猛地停下了腳步,看向了西泠月。

月兒,我會守護好北靖國,我會阻止這場戰爭的。

我們的成親,一定會如期舉行。

北昊天看著西泠月過來了之後,唇角彎起,之前還那麼的不喜歡這個丫頭,如今他倒是覺得,這丫頭比任何的丫頭都好。

是最適合北明燁的。

無條件地相信他,愛他,甚至如今都願意幫他。

“陛下,您放心,您的病症,並非不能治癒,隻是起病急,看起來很難治癒!”

“但隻要好好調理,會好的!”西泠月看著北昊天的眼神,一臉認真地說道。

“恩!朕信你!”北昊天微微笑著說道。

西泠月點頭。

而這幾日,西泠月留在了皇宮內,給北昊天醫治著病症,對她來說,能不能讓皇帝恢複正常,這是劇情的關鍵一環。

倘若皇帝的病症依舊和書中描寫的一樣,到最後無藥可醫,那這場戰爭的結果恐怕……

不,不會的,如今她既然知曉,而且她已經在醫治了,一定能改變這個結局的。

北明燁這幾日,則是忙著操練著士兵,來應對這場戰爭。

他也隻有在晚上的時候有空。

每每都是深夜的時候,進了宮。

而那時候,西泠月也剛好忙完,躺在床上休息著。

所以西泠月每一次,都看不到北明燁。

今日如之前一樣,北明燁坐在床邊,雙眸看著西泠月那張臉,他抬起手輕輕撩開了小丫頭的髮絲。

“這幾日,月兒,你是不是很累!”北明燁柔著聲音說道,“我也隻有這個時候有空來看看你,你不會怪我吧!”

“對了,我吩咐了獨玉,成親的事宜還在準備著,等到了日子,我們就成親可好!”

“月兒,這場仗,若是打起來,我會好好的!”

北明燁一臉堅定的說道。

北明燁也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就準備離開了。

隻是在這個時候緊閉著眸子的西泠月突然在此時抓住了北明燁的手,軟軟的喊著,“明燁哥哥,彆走!”

北明燁在聽到了聲音之後,立刻轉過了身,看向了西泠月,“月兒,可是我吵醒你了!”

“纔沒有!”西泠月軟著聲音說道,“這麼久以來我可終於見到你了,明燁哥哥!”

北明燁抬起手輕輕揉了揉西泠月的髮絲,一臉的溫柔,“七日後,我們就成親了!”

“恩!”西泠月紅著臉,微微點頭。

“不過,明燁哥哥南玄溟那邊可願意和談?”西泠月像是在此時想到了什麼一樣,突然開口道。

“目前還冇有回信,不過想來是快了!”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恩!若有回信,我願和你一起!”西泠月一副怕北明燁不帶上她的樣子說道。

“知道了,不會甩開你的!”北明燁抬起手輕輕揉了揉小丫頭的髮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