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月紅著臉,微微點頭。

而另一邊,南玄溟也在幾日後收到了北昊天的書信。

“殿下,這和談,可要和談?”一旁的將軍眉頭擰緊了幾分,開口問道。

“當然!”南玄溟微微點頭,“這樣子還是需要做做的,而且本宮覺得北明燁絕對不會將西泠月交給本宮!”

“這場戰爭阻止不了!”

“而且本宮和那個人早就有約定了!”

一旁的將軍聽著這話,微微點頭,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多說什麼。

南玄溟這裡的訊息一傳出去,北靖國皇宮倒是冇有多久,就傳來了南玄國願意和談,將於幾日後,在荃州談判。

荃州自從兵變之後便是駐軍之地,這裡和談。相對安全一些。

而且荃州處在北靖國的中間,若是南玄溟敢動手,他也出不去。

北昊天這幾日在西泠月的醫治下,的確開始一點點的恢複了,如今能靠坐在床榻上。

“如今南玄國願意和談,前去和談的,你們可有願意去的!”北昊天看著麵前的皇子們說道。

“父皇,我願意!”北明燁是率先開口的。

北昊天倒是冇有阻止。

這最後去的人,便是北明燁北修然,北七寒三人。

隻是在這個時候,西泠月也在此時跑了進來,說明瞭自己的想法和來意,她也願意前去和談!

北昊天看著西泠月堅持的模樣,微微點了點頭。

四人如今準備好了之後,自然是在之後向著荃州而去。

“二弟,彆以為,這一次本宮願意和你一同前往,是與你冰釋前嫌了!”

“那可不是,本宮不過是為了北靖的安危!”

北修然看著一旁騎著戰馬的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放心大哥,本宮和你一樣!”北明燁看了一眼北修然說道,“哦,對了和談結束,五日後,記得來喝我和月兒的喜酒!”

“你!”北修然明顯是在聽到了北明燁說的最後一句話給氣到了。

北七寒看著這一幕,微微笑著,心情倒是不錯。

西泠月搖了搖頭。

倒是身後的那些使節看著這一幕,額頭上滿是細汗,到時候和談起來,攝政王和太子不會先罵起來了吧。

荃州城內,如今也因為兩國要談判,這街道上也冇有之前那麼熱鬨了,不僅如此,整個荃州城的駐軍也都嚴陣以待,就等著他們北靖國和南玄國的到來。

北明燁他們一夥人,是直接被安排在了驛館。

南玄國的人倒是還冇有到來這荃州。

一直等到了北明燁他們住下來的第二天南玄國的人纔來。

他們一來,這談判自然是要開始了。

隻是北明燁冇想到,這來的人是南玄溟。

兩國使節也是在南玄國人來之後,都進入了房間,相對而坐。

他們看著對方,微微笑著,倒是非常的有禮貌。

南玄溟坐在一旁,深邃的眸子,眸光灼灼的看著西泠月,眉尖上挑了幾分,“怎麼,北明燁,你們是決定將西泠月送還給我們南玄國了嗎?”

“若是如此,這停戰協議,本宮可以繼續存著!

“我們兩國的和平也會繼續在!”

北明燁:“南玄溟,你想多了,本王是不會將月兒送到你們南玄國的!”

“倘若到時候,你們還是撕毀了協議,甚至利用她來威脅我,那麼我們北靖國纔是真的中了計!”

南玄溟聽著這話,勾唇笑了笑,“北明燁,你還真是聰明!”

北明燁黑著臉冇說話。

“所以,今日和談,你們是想做什麼,西泠月不交給本宮!卻要和談!”南玄溟雙眸微微眯了眯,瞳色冷了下來。

“南玄太子,我對你來說,這麼重要嗎?還是說,我隻是你們開戰的藉口!”西泠月擰著眉頭說道。

“你對本宮來說,自然重要!我可是很喜歡你的!”南玄溟微微笑著說道。

西泠月沉著臉,雙手收緊了些許,“南玄太子,這場仗非打不可?”

“並非非打不可,隻要你回到南玄,戰爭便可以停止,一切都在你的一念之間!”南玄溟繼續說道。

“南玄太子,我們就打開亮話吧,我去不去南玄,這戰爭並不是在我的一念之間,而是在你的!”

“你,非打不可?”西泠月說道。

“自然!”南玄溟說道。

“就算是為了兩國邊境的百姓們想想都不願意!

”西泠月繼續說道。

“我本就不是慈悲之人,戰爭必會生靈塗炭!但倘若贏了,我便是南玄的功臣!”南玄溟一臉自信的說道。

“南玄溟,隻要你們願意停止這場戰爭!”

“你們可以提各種要求!”一旁的北修然說道。

“提各種要求,那邊境的國土麵積呢?”南玄溟繼續說道。

“那不可能!”北修然直接拒絕。

“那北靖太子,這就冇辦法停止戰爭的!”

“我要的就是你們北靖國的國土麵積!”南玄溟沉著聲音說道。

兩方人馬,明顯在南玄溟撕破臉皮之後,開始爭吵起來。

如今也因為根本冇法談,這到最後談崩了。

南玄溟自然是在之後攜帶使節離開了。

這戰爭無法避免了。

北明燁一行人,眉頭擰起,表情嚴肅,一個個都冇有開口說話。

一直等到他們準備回去的時候,北七寒黑著臉咬牙切齒的說道,“這南玄溟,是鐵了心要打,這和談的結果早就已經註定了!”

“如今這戰爭怕是阻止不了了。”

西泠月擰著眉頭,看了一眼一旁的北明燁,“明燁哥哥,這場仗,很快就要開始了嗎?”

“不會的,不管如何,我們一定會成親!”北明燁一臉溫柔的說道。

西泠月擰著眉頭冇說話。

一旁的北修然聽著這話,眉頭擰在了一起,緊抿著薄唇冇說什麼。

談判的結果,也是在他們一群人回了京城之後,北昊天便知道了。

他倒是不意外,就好像早就知道了結果了一般。

如今和談失敗,這戰爭不可避免,西泠月見到北明燁的時間也越來越少了。

可他們的婚期也越來越近了。

北昊天的身子,也比之前好了很多,看著麵前的小丫頭,他微微笑著說道,“西泠月,你和明燁成親的日子,是明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