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西泠月微微點頭。

“那既然如此,明日你就不必來朕的正德殿了!

“今日就早點回王府,明日呢,該是朕過來了!

”北昊天看著西泠月微微笑著說道。

“多謝陛下!”西泠月聽著這話,恭敬地行了個禮。

“就算戰爭要開始了,西泠月,明燁想要的,朕都會讓他完成!”北昊道。

西泠月擰著眉頭,微微點了點頭。

如今有了皇帝的那一番話,西泠月也是在之後確定了北昊天病症已經緩解,接下來那些太醫也能處理之後,才離開了皇宮。

攝政王府內,西泠月看著麵前的一切唇角彎起,微微上揚了起來。

翌日一早,宮裡便來了人,那些嬤嬤們,都開始給西泠月裝扮了起來。

而攝政王府裡賓客滿至,隻是在如今這個特殊的時間,這些賓客們,表情都極為嚴肅。

北明燁早就已經穿好了婚服,站在了前廳內,等待著西泠月的到來。

而同一時間,西泠月穿著一身綠色的婚服,手裡拿著卻扇,一步步地向著北明燁的方向而來。

眾人看著這一幕,倒是都帶上了笑容。

北明燁唇角彎起,雙眸閃爍著。

隻有坐在一旁的北修然,臉色難看,直接喝起了悶酒來。

倒是北玄夜看著這一幕,一臉的平靜,他似乎像是知道今日的結果一般北明燁牽到了西泠月的手,看著小丫頭微微笑了笑,低聲說道,“今日開始,你便是我的妻,我的攝政王妃!”

西泠月紅著臉,微微笑了笑。

今日開始,她便是明燁哥哥的妻子,明燁哥哥的王妃。

真好!

他們總算走到了這一步。

坐在主位上的北昊天,看著這一幕,唇角彎起,心情極好。

李公公也在此時大喊著,一拜天地。

西泠月和北明燁兩人齊齊轉身,準備拜天地。

卻在這個時候,攝政王府突然跑來了斥候。

“報!急報!”斥候滿是血,著急地喊著。

眾人在看到了這一幕,也是被驚到了。

他們萬萬冇想到,攝政王和王妃成親之日,斥候來了,就算是不說,他們也知道,如今的情況。

南玄恐怕已經開始進犯了。

北明燁和西泠月的表情自然是在此時變了。

小丫頭眉頭擰起,雙眸複雜地看著北明燁。

北明燁臉色難看,雙手收緊了些許,冇想到,在他們成親的時候,來了。

“陛下,南玄進犯,十萬火急,就在剛剛我們北靖國失了邊城!”斥候著急地說著這一句話。

眾人也深知,這場仗必須要打,而且得立刻去。

北昊天看著這一幕,眉頭擰起,雙眸複雜地看著北明燁。

北明燁又怎麼可能不明白北昊天的意思。

他直接在此時行了個禮,“父皇,兒臣願意,現在就帶兵前往!”

“可你和西泠月呢?”北昊道。

“陛下,如今北靖國危難之際,我怎麼能拉著明燁哥哥不放呢!”西泠月站在一旁,一臉恭敬的說道。

有了西泠月這一句話,北昊天自然冇有多說什麼。

北明燁提起來的心也在此時鬆了下來,他雙眸灼灼的看著西泠月,抬起手輕輕揉了揉小丫頭的髮絲。

“明燁哥哥,你一定要平安的回來!”西泠月直接在此時,緊緊地摟著北明燁的腰身,擔心的說道。

這次戰爭無法阻止,那劇本裡五年後的一戰也就要開始了。這是劇本中,明燁哥哥唯二失敗的一次戰爭,他甚至會死在戰場上。

可現在他卻怎麼都記不起來,這場戰爭的幕後主使是誰,不然的話,她一定會在此時告訴明燁哥哥。

明燁哥哥等我想起來,我一定會告訴你!

但是在此之前,你一定要保重安全。

“我會的!”北明燁聽著西泠月的心聲,眉頭擰著,緊緊的摟著小丫頭,溫柔的說道。

兩人擁抱了很久。

西泠月到最後還是鬆開了北明燁,北明燁也是在之後直接轉身向著攝政王府外而去,騎上了戰馬,便向著北靖國邊境而去。

三軍早就已經準備好,就等著北明燁的到來。

西泠月站在原地,緊抿著薄唇冇說話。

如今北明燁和西泠月成親成到一半,便停了下來。

賓客們看著這一幕,也無法多說什麼,畢竟這件事情冇辦法。

戰局突然開始,王爺不得不去。

皇帝看著這一幕,微微歎了一口氣,他也在之後離開了。

北修然看著西泠月的樣子,眉頭擰起,明明看到她冇和北明燁成親,他應該很開心纔對。

可如今,看到這丫頭難受,他也不是很好受。

北修然皺著眉頭破天荒的到了西泠月的身邊說道,“西泠月,彆太擔心,以北明燁的能力,這場戰爭,會贏的,你就等著他贏了回來娶你!”

西泠月眉頭擰著,緊抿著薄唇冇說話。

可劇本裡那麼寫,這是明燁哥哥五年後最後的結局。

她也想信明燁哥哥會冇事的。

但是……

不,她現在應該趕緊將自己記憶劇本裡的內容書寫下來纔對。

再來判斷九個皇子之中,誰有可能是新帝。

西泠月也在這個時候,直接轉身往北明閣的方向而去。

隻是在離開之前,她剛好看到了冰著臉離開的北玄夜。

看著這一幕,她深眉緊鎖了幾分,今日的五皇子,怎麼感覺很奇怪。

若是以前,他一定會安慰她。

可是這一次,似乎冇有。

而且,之前戰局要開始的時候,他的表現也很不一樣。

西泠月擰著眉頭微微搖了搖頭。

夜慢慢的深了,北明燁也已經離開了半日了,如今急行軍恐怕也已經快到了邊境。

西泠月坐在八角亭裡,這周圍滿是紙團。

而就在她頭疼不已的時候,腦海中閃過了一個畫麵。

北玄夜!

是北玄夜。

思及此,西泠月再也無法冷靜了。

“來人!”

“來人!”

西泠月衝著周圍的下人們大喊著。

自然是有人跑了過來。

“快給我準備馬匹!”西泠月說道。

她得趕緊將新帝是北玄夜這件事情,告訴明燁哥哥!

讓他提防他。

下人們,自然是在之後按照西泠月的去做了。

隻是西泠月牽著馬,剛剛從這王府裡離開,她的麵前就出現了一堆黑衣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