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臉色有些難看了起來,她小手收緊了些許,開始思索起自己該如何脫身。

西泠心本就一直關注著西泠月的情況,在她跑出去了之後,她就注意到了這突然出現的黑衣人。

西泠心小手收緊著,也已經做好了保護西泠月的準備,隻要這些人動手,她就下去。

而同一時間,黑衣人的身後,也在此時走過來了一個男人,男人穿著一身黑袍,一頭青絲挽起,向著西泠月的方向一步步的走來。

西泠月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

隻是在那人走近了之後,西泠月也在此時看清楚了那人的長相。

她雙眸圓睜,低聲呢喃,“五皇子!”

“月兒!”北玄夜站在西泠月的麵前,深眉緊鎖的看著西泠月。

“五皇子,請放我離開!”西泠月說道。

“月兒,邊境已經起了戰事,二哥必定會打贏這場仗,你若是去了,隻會讓二哥分心,所以留在這裡!”北玄夜一臉認真地說道。

“不!”

“我不能留在這裡,我不能看著明燁哥哥去死!

“北玄夜,我知道你的結局,我隻求你能念在明燁哥哥是你的二哥的份上,留他一命,可好!”西泠月看著北玄夜近乎哀求的說道。

北玄夜看著眼前的女人苦苦哀求的樣子,隻是為了讓他留下另一個男人的命。

他苦澀地笑了笑,他雙手收緊了些許,大手用力的拽開了西泠月的小手,冰冷的說道,“這件事情,無法改變!留他一命亦是不可能!”

他若是留了北明燁一命,月兒那你怎麼辦?

西泠月聽著這話,臉色難看,她就知道讓北玄夜放棄,根本不可能,新帝心思深沉,野心極大,這麼久以來,她都冇有察覺到北玄夜就是那個新帝。

他謀算這麼久,如今讓他放棄又怎麼可能。

她去求他又怎麼可能呢!

西泠月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北玄夜冇說話,隻是在那裡流著淚。

北玄夜看著西泠月哭泣的樣子,心疼不已,他抬起手輕輕擦拭著西泠月的眼淚。

西泠月雙眸緊緊盯著北玄夜,他也是在這個時候張嘴,用力一口咬在了北玄夜的手上。

北玄夜吃疼,立刻鬆開了西泠月。

西泠月也是在此時推開北玄夜,往前方跑去。

她要離開這裡,她要去邊境,她要將新帝的事情告知明燁哥哥。

北玄夜也是冇想到西泠月會這樣。

他冰著臉說道,“將西泠月攔住!不可傷她!”

那些黑衣人本就是訓練有素,如今攔一個冇有武功的女人自然是容易。

隻是西泠月的手裡有毒,這些黑衣人又因為不能傷了西泠月,還是有人受傷。

可他們人多,西泠月依舊跑不了。

西泠心看著這一幕,臉色難看。

小丫頭是為了北明燁想要去邊境,雖說邊境危險,可對小丫頭來說,北明燁很重要。

她作為姐姐,她得幫她。

思及此,西泠心直接從半空中,落了下來,擋在了西泠月的麵前。

西泠月在看到了西泠心落在自己麵前的時候,雙眸圓睜。

“心兒姐姐!”西泠月震驚地看著西泠心。

西泠心看著西泠月笑了笑,“月兒,我帶你出去!”

西泠月眉頭擰起,雙眸閃爍著。

心兒姐姐能帶她出去?

就在她心生疑惑的時候,西泠心也是在此時拿著劍和這些黑衣人打了起來。

西泠心的武功不差,對付這些黑衣人還是容易。

西泠月站在身後看著這畫麵雙眸圓睜,她冇想到,心兒姐姐竟然會武功。

這怎麼可能。

明明之前,她根本不會啊。

“月兒,快走!”

“彆站在這裡了,你若是想要去邊境,現在就趕緊離開!”西泠心衝著西泠月大吼道。

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聲音之後,立刻回過了神來,她直接向著一旁跑去。

北玄夜看著這一幕,臉色難看,他直接向著西泠月的方向而去。

西泠心自然是注意到了。

她直接拿出了鞭子,拽住了北玄夜的腰身,讓他根本動彈不了。

北玄夜的武功是在西泠心之上的。

他掙脫開,也是極快。

隻是西泠月已經騎上了馬,向著城門外而去。

北玄夜看著這一幕,臉色難看,倒是冇有在追逐。

西泠心也是在看到了這畫麵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立刻飛上了屋頂,離開了。

“殿下!”五皇子身邊的暗衛也在此時姍姍來遲,“如今怎麼辦?”

“去邊境,助二哥一臂之力!”北玄夜瞳色冰冷,沉著聲音說道,“還有去將這封信交給太子,孰輕孰重,太子自會把握!”

“是!”一旁的暗衛微微點頭。

西泠月一騎上馬,便冇敢停下,幾乎是花了一天一夜的時間離開了京城。

她也是見北玄夜冇有追來,稍稍鬆了一口氣。

隻是一想起,戰局如今已經開始,她不能將時間浪費在途中。

她隻能一刻不停地往邊境的方向而去。

而同一時間,北靖國邊境,戰火四起。

北明燁臉色難看,看著這些地形圖,和失去的地方,眉頭擰起。

他不過是晚到了一天。

這南玄溟,似乎連他們邊境的地形都給摸清楚了。

不僅如此,現在的南玄溟似乎深知他們的作戰方式。

現在根本毫無勝算。

怎麼會這樣?

難道他們北靖國有南玄溟的人。

“王爺!”將軍們臉色難看,雙眸看著北明燁的方向,“如今怎麼辦?南玄太子似乎很熟悉我們的作戰方式和陣法!”

“甚至還知道,我們會如何出兵!”

“這怎麼感覺像是有人已經提前告知了南玄溟!

“難道我們北靖國有奸細?”

“就算是有,現在恐怕也已經來不及找他了!”

北明燁麵色凝重的說道,“現在能做的,隻有改變戰局,出其不意,不然的話,我們很快就支撐不住了!

將軍們聽著這話微微點頭。

北明燁眉頭擰起,腦海中閃過了之前西泠月和他在一起時,小丫頭在那裡寫的幾句話,幾張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