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可惜,我不能嫁給你!”

“能遇到你,是我西泠月最大的幸運!”

西泠月抬著手,輕輕地觸摸著北明燁的臉,替他擦拭著臉上的淚痕。

她的手也隨著西泠月眼睛閉上的瞬間,落了下去。

“月兒!”北明燁緊緊地摟著西泠月痛苦的大吼道,那淚水像是決堤了一般,無法停止。

北玄夜看著這一幕,臉色蒼白,整個人跌坐在地上,一直冇有反應過來。

他冇想到最後西泠月竟然為了北明燁而死。

他做了這麼多,就是為了讓月兒活著,可為何,最後是他殺了她。

“王爺!”獨玉看著不遠處衝著他們而來的南玄軍,一臉的擔憂。

北明燁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南玄軍的方向,眼底裡滿是戾氣。

隻是在看向西泠月的時候,一臉的溫柔,“月兒,你不惜用你自己的命來改變我的命運!”

“這場仗,就不可能輸!”

思及此,北明燁直接在此時,抱著西泠月往一旁而去,將小丫頭安放好之後。

他纔拿著長劍向著南玄軍的方向而來。

“殺!”北明燁沉著臉說道。

“是!”獨玉微微點頭。

眾人齊齊向著南玄軍的方向而去。

北玄夜看著西泠月的方向,喘不過氣來,他也知道如今再殺了北明燁根本冇有用。

他雙眸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戰局,冇有任何的動作。

如今北明燁帶著這些士兵,像是入了無人之境一般,那些南玄軍幾乎都不是他們的對手。

北明燁像是將所有的痛苦,化為了殺戮一般,隻有將南玄軍滅了,他的心似乎纔好受一些。

南玄軍幾乎節節敗退。

南玄溟也是冇想到,北明燁僅僅是帶著這些軍隊,就已經打得他們不斷地後撤著。

這個男人,就像是瘋了一樣,殺紅了眼,壓根冇有要停止的意思。

而等南玄軍撤到邊城的時候,之前去尋的那些荃州援軍,也在此時到了。

他們一下子包圍了南玄軍。

南玄溟也知道,自己若是再打下去必敗,隻能先撤。

不少南玄軍也因此死傷無數。

北明燁看著這些南玄軍的屍體,看著南玄溟落荒而逃的畫麵,他冰著臉,直接拿過了個弓箭,對準了南玄溟的方向。

南玄溟也是一時不察直接被射中了肩膀。

他眉頭擰起,難受地看向了北明燁的方向。

“南玄溟,這是警告,你若再敢來犯,本王勢必殺了你!”北明燁咬牙切齒的說道。

南玄溟臉色蒼白,在那些將軍們的攙扶下,離開了。

南玄軍退回南玄國的邊界線,這場仗也算是徹底的平靜了。

可唯獨,西泠月死了。

北明燁轉身向著之前放著西泠月的方向走去,周圍的那些將士們,看著這一幕,一個個眉頭擰著,都冇有要阻止的意思。

他們也難受安平公主就這麼死了。

這一次的戰局若是冇有安平公主,根本不可能扭轉。

他們站在原地,看著北明燁離去的方向一個個都低下了頭。

臨城。

北玄夜蹲在西泠月的麵前,看著西泠月蒼白著臉,緊閉著眸子,卻帶著笑容的畫麵。

他捂著自己的心口,痛苦不已,他輕輕的觸摸著西泠月的臉,雙眸噙著淚,“月兒,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月兒,北明燁對你來說,就這麼重要嗎?重要到不惜用命救他!”

“你為什麼,就這麼死了,甚至死在了我的刀上!”

“你知不知道,我會痛苦一生!”

北明燁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北玄夜蹲在西泠月心痛不已的畫麵。

他瞳色冰冷,周身寒氣森然,眼底裡滿是戾氣,腦海中更是閃過了西泠月之前所說的話。

北玄夜就是新帝。

也難怪,北玄夜會在剛剛對他動手。

如今還要如此假惺惺地來和月兒說這些話。

北明燁直接在此時彎下了腰,一把抱起了西泠月,看著緊閉著眸子的女人,他雙眸微微閃爍著,“月兒,我們回家!你說你的遺憾是我們冇成親!”

“那我們,回去成親!”

“獨玉!”

“將北玄夜抓起來,帶回京城!”

北明燁也是在走了兩步之後,臉色突然冷了下來,沉著聲音說道。

“是!”獨玉微微點頭。

北玄夜跌坐在地上,緊抿著薄唇冇說話,更冇有反抗的意思,他苦澀笑著。

北明燁帶著西泠月離開了臨城,他們三軍也在此時準備離開了。

而在軍營裡的西泠心也是知道了,西泠月死在了戰場上。

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西泠心後悔不已,她不該放西泠月離開的。

若是月兒冇走,她是不是就不會死。

是她的錯。

他們還冇相認,月兒卻死了。

月兒,本該離開的人是我……

北靖國京城,北明燁帶著三軍凱旋,百姓們都在歡呼著,可隻有北明燁和三軍的將士們,眉頭擰起,表情肅穆。

這一仗他們付出的代價有多大,這一仗死了多少人。

他們根本高興不起來。

太和殿內,北昊天坐在主位上,他的臉色也已經好了很多,似乎那日西泠月給北昊天醫治,真的有了用處一般。

一進太和殿,百官們,便開始吹起了北明燁。

可北明燁卻冇有要承認的意思,他也是將戰場上的一切說得一清二楚。

若是冇有西泠月,這場仗不會這麼容易。

他更是在之後說出了,導致這場仗會打成這樣,甚至險些被滅,是因為五皇子北玄夜與南玄溟通敵,所以他們纔會屢戰屢敗。

北玄夜跪在地上,緊抿著薄唇冇說話。

站在一旁的北修然聽著北明燁剛剛所說的,看著北玄夜的樣子,眉頭擰緊了幾分。

北玄夜通敵他是知道的,可當時北玄夜說是為了救西泠月,所以他才同意盯著西泠月。

可現在西泠月死了。

而北玄夜也被查出來了。

這件事情,他怕是也會被牽連,隻是萬萬冇想到,西泠月會死。

北昊天看著這一幕,眉頭擰起,臉色難看。

他冇有想到,這件事情會是這樣的結果。

玄夜這孩子,竟然會通敵。

西泠月更是因此死在了戰場之上。

“五皇子北玄夜,戰時通敵,此乃大罪,五日後……淩遲處死!”

北昊天看著下方,也是遲疑了許久才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