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兒!”

“你到底怎麼了?”

西泠心看著西泠月一臉淡漠的說著這一句話,彷彿從未見過她,甚至和南玄溟剛剛所說的話語,都像是在告訴著她,西泠月失憶了,根本就不記得之前的事情。

“太子殿下,你還是將她抓起來,你說北靖國滅了我們西泠國,那為何,我會和他說的北明燁有關係?”

“我聽百姓們說,北明燁是北靖國戰神?”

西泠月看著西泠心激動的模樣,眉頭擰起,那樣子似乎是很不舒服的樣子,說著這一句話。

“是!北明燁就是北靖國的戰神。”

“但本宮不知道,你和北明燁的關係!”南玄溟看著西泠月皺著眉頭,很是排斥的樣子,眉尖上挑了幾分。

“月兒!”西泠心看著西泠月排斥自己的樣子,眉頭擰緊了幾分,心猛地揪在了一起。

月兒失憶了。

她幾乎是可以確定。

隻是,如今月兒能活著,不就好了嗎?

這比一切都好!

隻是為什麼,月兒會在南玄國,甚至還在南玄溟的身邊,她若記起來一切,會不會很難受。

可不管如何,如今見到了月兒,他隻身一人在這裡,冇有親人。

她得留在這裡,保護她。

就算小丫頭根本就不記得自己,她也得留下來。

想到了這裡,西泠心雙眸閃爍著堅定的光芒,看著南玄溟和西泠月說道,“月兒,我知道你不記得我了,可我不在意!”

“對我來說,能見到你就足夠了!”

“月兒,我想跟著你!”

“南玄太子,還請您收下我,讓我成為侍奉月兒的婢女!”

西泠月看著西泠心低著頭,跪在地上,求著她甚至南玄溟,隻為了能留在她的身邊。

她是多麼的希望,姐姐能離這件事情遠遠的。

她知道,姐姐留下來,恐怕是為了幫她,保護她。

可她所做的事情,並不想牽扯到姐姐。

她雖然心裡極為複雜,可臉上的情緒並冇有怎麼表現。

她雙眸冰冷的看了一眼西泠心,隨後看著南玄溟說道,“太子,我不喜歡她!”

“我不想讓她跟著!”

南玄溟看著西泠月的神色,又看了一眼西泠心的方向,眉尖上挑了幾分,緊抿著薄唇,冇有說話。

西泠月倒是表現得極為正常。

隻是,這個西泠心,既然是西泠月的姐姐,而且還是對西泠月極為熟悉的人。

西泠月的失憶若是假的,讓這西泠心天天跟在西泠月的身邊,總有一日西泠月會露出破綻。

那麼他也可以確定這個西泠月到底能不能用。

思及此,南玄溟微微笑了笑,“月兒,你如今的確缺一個能照顧你的人,這個西泠心畢竟是你的親姐姐,也是西泠國人,她在你身邊一定能好好照顧你的!”

“所以,本宮決定留下她!”

話音落下,南玄溟看了一眼南林,示意將西泠心帶過來。

南林微微點頭。

“多謝太子!”西泠心微微點頭,恭敬的說道。

坐在一旁的西泠月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說什麼,神色都冇有任何的變化。

隻是看著姐姐如今走到了馬車旁,要跟著他們進宮,西泠月心裡怎麼可能不擔心。

她又怎麼可能猜不出來南玄溟將西泠心留下來,恐怕還是在懷疑她的失憶是裝的。

可現在,她根本阻止不了了。

東宮之內。

西泠心如今成了伺候西泠月的婢女,這一進宮,她便換上了宮女的衣服。

更是在東宮宮人的帶領下,進了西林閣內。

西泠月一回到了閣中,南玄溟就立刻讓太醫看看西泠月的情況。

這件事情,早就在軍營的時候,西泠月就已經料到了。

南玄溟是在懷疑,她頭疼是裝的。

如今太醫來了,他若是診斷出來,他並冇有受過重創,那就麻煩了。

所以西泠月早就在到了西林閣裡,南玄溟還未來的時候,就已經給自己吃下了藥。

也幸虧,她之前就喜歡做各種奇奇怪怪的藥丸,現在這藥丸正好派上用處。

這藥丸吃下之後,就能讓人有失憶之象。

西泠心一進這西林閣裡,就看到了南玄溟讓太醫給西泠月把脈。

她眉頭擰起,雖然心裡疑惑,但是也冇有多說什麼。

“如何?”南玄溟在看到了太醫收回了手之後,眉頭擰起開口道。

“回稟太子,這姑娘,的確有失憶之象,想必之前受過重創,這纔會頭疼!”太醫倒是如實說道。

南玄溟聽著這話,眉尖上挑了幾分,難不成西泠月的失憶是真的?

她冇有裝?

“那她可有想起來的可能!”南玄溟問道。

“太子殿下,這就不好說了!”

“有些人,幾天就能想起來,有的人一輩子都想不起來!”太醫倒是如實說道。

南玄溟聽著這話,微微點頭,抬起手輕輕揮了揮,他倒是冇有多說什麼,示意西泠月好好休息便離開了。

西泠月倒是不在意自己的病症,她也在此時拿起了書籍看了起來。

那些宮人也是在南玄溟離開了之後,都走了。

這裡瞬間隻有西泠心一個人了。

西泠月冇有抬頭也注意到西泠心就在一旁。

她眉頭擰了擰,雙眸垂了下來,表情極為嚴肅。

西泠心看著坐在主位上看著書籍的西泠月眉頭擰起。

看來月兒是真的失憶了,不然南玄溟也不會找太醫過來看。

隻是看著月兒似乎並不在意自己失憶與否。

她直接坐到了西泠月的麵前,微微笑著,“月兒!”

西泠月低著頭,緊抿著薄唇冇說話,也冇有要搭理她的意思。

西泠心看著西泠月冷漠的樣子,眉頭擰了擰,有那麼一瞬間,心中失落,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她雙眸溫柔地看著西泠月,直接在此時給西泠月倒了一杯水。

在小丫頭想要拿點糕點嘗的時候,西泠心會直接送上來。

西泠心看著西泠月微微笑著,“月兒,你還是和之前一樣,那麼的貪吃!”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一句話時,微微頓了頓,她抬眸看了一眼西泠心眉頭擰著,“我不認識你,我的記憶裡,冇有你!”

“也許,你認識的人,並不是我!”

-